盧西安・佛洛伊德:以畫筆與顏料分析人的精神|人與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2月8日是盧西安・佛洛伊德(Lucian Michael Freud)的生日。相信大家一看到這姓氏就已經猜到了——沒錯,他是精神分析始創者西格蒙德・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的孫子。西格蒙德的精神分析理論撼動了世界,而盧西安則成為了當代身價最高的藝術家之一。

盧西安・佛洛伊德(Lucian Michael Freud)(Wikimedia Commons)

從柏林到英國的佛洛伊德家族

1922年盧西安於柏林出生,其父是建築師恩斯特・佛洛伊德(Ernst L. Freud,西格蒙德的第四個孩子)。佛洛伊德家族因有猶太血統,1933年恩斯特為逃避納粹的迫害而首先逃難到英國。其後,警覺性較低的西格蒙德在局勢進一步惡化後,1938年亦來到倫敦。

佛洛伊德:夢的解析,速寫精神分析祖師的一生

佛洛伊德家族中的各成員各有發展,盧西安進入英國的美術學院,後來亦選擇成為畫家,成為了跟祖父一樣是精神分析師的姑姐安娜(Anna Freud)以外,整個家族中最有名的一位。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與他的女兒安娜・佛洛伊德(Anna Freud),攝於1913年(Wikimedia Commons)

早期的超現實主義探索

盧西安經歷過畫風的轉折,一開始曾受德國表現主義(German Expressionism,最著名的是孟克(Edvard Munch)《吶喊》(The Scream)一畫)影響,但他本人否認。盧西安亦曾追求超現實主義,繪畫不自然地並置的物件。

超現實主義的「文法」——馬格列特:挑戰人類常識與視覺習慣的超現實主義者|人與物

盧西安這時期的人像畫,多幅都以自己第一任妻子 Kitty Garman 為模特兒,在他筆下她有着不尋常地巨大的眼睛;而他的非人像畫於色彩、構圖、物件之間的關連性與置放方式,都不難找到超現實主義的影子。

+6
+6
+6

其後盧西安與其他英國畫家不太嚴格意義下的倫敦畫派(the School of London),他們的共通點是都偏向具像藝術(figurative art),不太跟隨當時崛起的抽象表現主義(abstract expressionism)。畫派中盧西安跟畫家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是親密好友,兩人會互相作為模特兒畫對方。盧西安尤其羨慕這位朋友奔放的筆觸與形體,培根亦鼓勵他嘗試新畫風。

培根:視覺與觸覺互融;眼睛彷彿能觸摸與下筆,手彷彿能看見

中、後期風格的成形

盧西安於五十年代開始專注於畫肖像與裸體畫,《女孩與白狗》(Girl with a White Dog)象徵他的轉折期。畫中可見他同樣以妻子為模特兒,而她這次接近展示出全身像,五官比例亦調整過。我們可以注意到盧西安以光暗與透視法,像真地呈現沙發表面布料的摺痕與材質。布幕、沙發以至門的一部分,都呈現出完整場景的寫實感,不論是置於物件以至構圖的方式,都跟以往作品非常不同。

《女孩與白狗》(Girl with a White Dog),1950–51年(Tate Gallery)

六十年代盧西安終於確立了自己成熟的風格,他使用厚塗法(Impasto),使人物與物件都呈出飽滿感。盧西安在繪畫人體時,為了使顏色獨立、分明,他甚至每劃一筆就會洗一次筆刷,讓顏色多變而不是混在一起。盧西安習慣背景多使用暗啞色,跟人物多變的明亮色形成對比。

盧西安《反思(自畫像)》(Reflection(Self-Portrait))(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每次繪畫新的模特兒,盧西安都習慣會先畫頭部,好讓自己熟悉所畫之人。盧西安一直不太懂得拿捏一幅畫什麼時候才算是「完成」,他有種獨特的直覺,就是當他覺得自己在畫別人的畫時,那幅畫就該算完成了。就盧西安的「完成品」來看,相比人物身體的其他部分,可見他畫得最仔細的是頭部。

我們看盧西安的中、後期作品,首先會被畫作的真實感震攝,人物的神情極具說服力(雖未必是模特兒自身帶有的)。仔細點看,我們會看到人物是由模糊的線條與色塊構成,可是他的作品雖帶粗糙感,但絕不粗略,可見其色彩之中但蘊含着極為豐富的變化,面部特徵尤為細緻,觀者愈專注認真看,愈會發掘出更多細節。

佛洛伊德的模特兒

盧西安個性上是個私密的人,幾乎只以家人與朋友(亦有情人)為模特兒繪畫,亦沒有理會世界藝術風潮的更替,只不斷地畫他的人像畫。

曾擔當盧西安模特兒的藝評家 Martin Gayford,憶述第一天來到盧西安的工作室時,畫家說:「這個姿勢夠自然嗎?我希望對模特兒盡可能不投入我的理念。」

盧西安習慣站着或(較老年時)坐在高椅上,面對於坐着或躺着的模特兒,繪出俯視視點的畫面。有評論認為他作品經常描繪人物坐臥在沙發或臥床之上,是受到祖父那有名而具標誌性的躺椅影響,佛洛伊德讓他的被分析者(病人)躺着上面,談論自己的夢與精神異常徵狀。

西格蒙德・佛洛伊德的躺椅(Freud Museum London)

盧西安會嚴格區分白天的自然光源作品與晚上的室內人工光源作品,他每天就隨着日與夜,努力地交替畫着兩種作品,他的模特兒就按這兩個時間來到他工作室,模特兒之間幾乎不會見面或有交集。

因盧西安的畫法,就單幅作品而言,他作畫過程通常都非常緩慢。即使在畫背景時,盧西安仍要求模特兒照樣在場。《莉亞,裸體肖像 2007》(Ria, Naked Portrait 2007)一共花了十六個月才完成,每天都要模特兒來工作室(只有四天例天),每節時間五小時,總共花了二千四百小時才宣告「完成」。

《莉亞,裸體肖像 2007》(Ria, Naked Portrait 2007)(The Lucian Freud Archive)

盧西安雖然在英國畫壇的名氣極大,但亦受過刻薄的劣評。他曾經主動提出為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畫像,但英國媒體對這幅王室人像畫反應不太好,《太陽報》就刻薄地說這簡直是幅「歪曲事實的滑稽漫畫」(a travesty),並說把女王畫得如此醜,盧西安應該被鎖進倫敦塔(the Tower)裡。

《Queen Elizabeth II》2000-01(Wikiart / Lucian Freud)

擁有最高成交金額作品的在世藝術家

盧西安他在1995年創作的《睡着的救濟金管理員》(Benefits Supervisor Sleeping),2008年以3360萬美元賣出,讓他成為史上有着最高成交金額的在世藝術家。其後,他更早的《在休息的救濟金管理員》(Benefits Supervisor Resting)於2015年以5620萬美元賣出,再破前幅畫作,可惜盧西安已於2011年離世。

人像/肖像畫是藝術史中的古老繪畫體裁,盧西安的作品,可說在這部歷史中新添了一頁。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Kunsthistorisches Museum Wien)總監 Dr. Sabine Haag 曾這樣形容盧西安:「他最大的悖論,或是他最大的成就,就是他的作品在藝術史博物館中會顯得太當代,在當代的美術館中又顯得太接近藝術史。」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