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夫妻合力在家造小人 創作和生活高度貼近的「軟雕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朱衛兵和計文于是一對相差12歲的上海夫妻,結婚前,朱衛兵在服裝廠裡做童裝設計,計文于是小有名氣的全職畫家。 女兒出生後,朱衛兵不再工作,專心照顧女兒,心情一度低落,她和同樣陷入創作低谷的丈夫一起,嘗試用布做雕塑,發現了和生活高度貼近的「軟雕塑」。既有可愛的「小人」系列,也有以李白詩句為靈感的瀑布作品。

撰文:邵沁韻 責編:鄧凱蕾

夫妻二人白天在同一個工作室,創作同一個作品,晚上又回到同一個家,難免發生矛盾。計文于說:「吵架是我們的相處方式,吵得越兇,我們的感情就越好,好作品也自然而然出現了。」

按圖查看朱衛兵和計文于夫妻的作品▼▼▼

+12
+12
+12

軟雕塑家夫妻

計文于和朱衛兵的工作室,位於上海閔行區的一個普通居民小區裡。這裏之前是倆人住了十幾年的家,幾年前才改成工作室,至今還放著種了十幾年的綠蘿。

每天,他們從河對岸的家出發,步行十分鐘就能到達這裡。在工作室的大桌子前,各坐一頭,便開始工作。縫紉機就放在窗邊,這是太太朱衛兵喜歡的工位。這裡雖然是工作室,卻也有廚房,平時他們會在這裡做簡單的飯食。

和其他藝術家夫婦不同的是,他們總是一整天都待在一起、創作同一件作品。其中最可愛的就是「小人」系列。

計文于說:「我們的相處方式就是不停地聊天、互懟,有時候就是無意識地一人接一句,在這樣的過程中,一件作品就出來了。」

專做「小人」系列 不擔心影響收藏行情

計文于和朱衛兵的許多作品裡都有一群「小人」。

計文于說:「小人系列甚至有點影響我們在收藏市場的'行情',有些人會覺得不能買這個系列的作品放在家裡,因為擔心家裡真的會進『小人』。但我覺得,當我們在俯瞰著一個個小人的時候,就像是在看芸芸眾生,一群人一會兒擁到這裡,一會兒跟風又跑到那裡。」

波蘭雙年展的策展人Tomasz Wendland博士到他們的工作室看到作品以後,讚歎道:是在用中國的方式回應著西方的當代藝術。

夫妻倆的一件作品,靈感來自李白的詩「飛流直下三千尺」。在做到水的時候,二人都犯了難:如何用布做出瀑布的感覺?

直到有一次他們路過婚紗店,看到了婚紗的下擺都是一卷一卷的,突然來了靈感,想到了用婚紗的結構來做水。朱衛兵說:「最困難的是要做出瀑布的垂墜感,我們當時做了6、7米高,後來就想到,一定要從形態上固定住,這個問題就解決了。做出來的水很特別,又像水流又不像,裡麵包含了很多細節。」

之後的作品中,朱衛兵越來越能表現出水的意境。另一件名為《水很深》的作品,幾個小人在「水」裡面走,邊上淌著水花。計文于說:「她做得太好了,水花甚至要比小人好看。」

相差12歲的夫妻 在同一時期陷入低谷

計文于和朱衛兵在一個朋友的聚會上相遇,那時計文于39歲,朱衛兵27歲。12歲的年齡差曾經讓朱衛兵有些猶豫。

朱衛兵大學讀的是服裝設計,畢業之後就留在服裝廠工作,做童裝設計。當她還在苦惱該如何設計出有新意的衣服時,計文于已經是位「老」藝術家了。

《獅子王》的演唱者Elton John,就是計文于的藏家之一。當時他在倫敦做個展,結果展覽還沒開幕,作品就全部被預訂一空。

朱衛兵說:「我原本覺得我們年紀有點差太多,但後來我父親也說沒什麼,計文于這個人說起話來很幽默,相處久了,就有了好感。」

1999年,倆人結婚了,一年之後,就有了女兒。為了專心照顧女兒,朱衛兵辭去了工作,但又不甘心做一個全職太太,捨棄自己的職業理想。於是每天晚上把女兒哄睡後,她就拿著自己熟悉的布,試著做一點東西。當時的計文于也陷入了瓶頸期:「我覺得自己面臨了一個危機,我在沒畫之前就知道結果,越畫越憋屈,朱衛兵一直給我介紹布,我就關注布了。」

【相關圖輯】日本首位獲LEGO認證的積木大師!用樂高砌出名畫《神奈川衝浪裏》(點擊放大瀏覽):

+29
+29
+29

一邊帶娃 一邊用布做出「軟雕塑」

對計文于來說,布是一種完全陌生的材料,是女性才會碰的材料。但禁不住太太成天在他耳邊安利:「那時候家裡到處都有布,我對它自然而然就有了興趣。」

當時,計文于正巧在畫一幅龍舟主題的作品,朱衛兵覺得主題很有趣,於是說服了丈夫,先用這張畫小試牛刀,看看如何用布這種材料,把二維的作品變成三維立體的。

布帶來的挑戰,讓原本陷入事業低谷的夫妻二人都興奮了起來。初次嘗試遇到了很多困難——龍鬚、小的照相機、一些圖案,這些應該怎麼做?最有挑戰的部分是做河水。朱衛兵靈機一動,用布一擰,順著布的特性去創作,一下子感覺就到位了。

第一個作品,夫妻倆邊討論邊做,耗時整整7個月。做成之後,朱衛兵很興奮:「我之前完全沒想到自己能做出這麼個東西,很想繼續做下去。」

布作為創作的材料,是很難駕馭的。和既可以圓,又可以方的大理石不一樣,布是不可控制的,棉花塞進布里鼓出來的圓每次都不一樣。雖然還想像不出可以做出哪些作品來,但夫妻倆都覺得,找對了突破口。

朱衛兵說:「傳統雕塑強調體量,材料一般用大理石、金屬比較多,我們用到了布、填充棉這些軟性的材料,所以就自然而然地把它叫做軟雕塑。」

相較於傳統雕塑的高高在上,計文于覺得軟雕塑跟生活更加貼近:「布很溫馨,就像一個女孩抱娃娃的時候,她不會抱一個大理石娃娃,而是會抱一個布娃娃。」就這樣,朱衛兵開始了一邊帶孩子、一邊和丈夫討論作品的日子。女兒鬧的話,就塞些碎布給她在一旁玩。

他們的一些作品與女兒密切相關。女兒小的時候,夫妻倆買過一輛童車,後來朋友又送了一輛。孩子長大後,很多人會選擇把童車扔掉,但是計文于和朱衛兵不是喜歡扔東西的人,他們將童車保留,並且做成了兩個作品。其中一件,是女兒小時候在童車裡鬧騰的可愛模樣;另一件,則是女兒小學之前就做題得了100分的場景。

計文于說:「這一代的孩子從幼兒園就開始做題了,而且從小就得過許多100分,我們覺得值得為這個現像做一件作品。」

有段時間,女兒在空調底下老是感冒,他們就給她買了一個蚊帳。「陽光灑在蚊帳上,紗飄起來,很詩意。」計文于看得出神的時候,朱衛兵就鑽到蚊帳裡體會了下:「裡面就像天堂一樣」。

當時正值2008年金融危機,他們身邊的很多畫廊老闆都在想,怎麼才能在今年活下去?也給了夫妻倆很大的衝擊。

「整個世界都變糟糕了怎麼辦?所以我們創造了一個伊甸園,在裡面你會覺得足夠安全。」他們一連做了3件與蚊帳相關的作品,甚至在蚊帳裡「種」了5棵樹,外面還有一群正在飛翔的鳥兒。

計文于說:「多關注周遭的事物、感悟生活,就能獲得很多創作靈感。」

越吵架、越親密

在同一個工作室每天朝夕相處、製作同一件作品,結束工作後又回到同一個家。兩個人的意見經常不統一,有時一天要吵好幾架。朱衛兵說:「我覺得世間最難做的一件事就是合作,哪怕是夫妻之間。」

每次吵得臉紅脖子粗的時候,他們都會發現對方的話有幾句也是很有道理的。二人在各自的堅持中妥協,在碰撞之中做出了一件件最初根本意料不到的作品。兩個人反而因為吵架,關係越來越好,彼此也越來越分不開了。

在培養女兒的觀察能力方面,夫妻倆也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有一次,學校老師要求孩子畫一棵樹。他們把女兒帶到小區裡,先是觀察一棵棵樹的不同特點,有的樹皮是毛的,有的樹葉子是下垂的……

同一棵樹在一天中的不同時刻、一年中的不同季節,也會有不同變化,他們叮囑女兒留心觀察,把細節記錄下來,然後再動手作畫。

計文于有時還會帶著女兒看遠處兩個陌生人談話,讓女兒通過遠處二人的動作和表情,想像他們對話的內容,然後寫下來。

女性有了家庭有孩子以後,還能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朱衛兵覺得自己很幸運。計文于則說:「和她在一起之後,她離服裝越來越遠了,我離畫越來越遠了,但是我們倆越來越近了。」

【相關圖輯】女體與蔬果結合的夢幻美感 90後美女攝影師靠另類自拍闖出一片天(點擊放大瀏覽):

+17
+17
+17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