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大最值錢NFT收藏系列 總成交額過百億 CryptoPunk竟然屈居第二

撰文:TheValue.com
出版:更新:

2021可說是NFT之年,相關新聞消息割據全球媒體版面,各大品牌集團爭相加入戰團,拍賣交投屢創新高,風頭一時無兩。

雖然NFT冒起時間極短,但最值錢的頭十位收藏系列,累積成交額已達US$34.2億(約HK$266億)之高,相當驚人。當中,有能夠賺錢養家的遊戲、原始8-bit格式JPG、新世代數碼版球星卡、買了才知道是甚麼模樣的數碼藝術、乃至虛擬俱樂部頭像等等。乘此熱潮,The Value就與大家一起盤點五大NFT收藏系列。

雖然NFT冒起時間極短,但最值錢的頭十位收藏系列,累積成交額已達US$34.2億(約HK$266億;NT$940億)之高,相當驚人。(Thevalue.com提供)

第一位、Axie Infinity|邊玩邊賺的NFT版Pokémon

推出時間:2018年
遊戲代幣推出時間:2020年
NFT擁有者人數:約110萬
NFT成交總額:US$12.8億

越南遊戲公司Sky Mavis出品,玩法類近Pokémon,玩家培育外型像四腳魚的精靈Axie,與電腦或玩家作3對3回合制對戰。除了血量、速度、士氣等基本數值以外,每隻精靈還有不同技能組合,加上相生相剋的屬性設定,故每場對戰都要思考最佳策略,方能致勝。

遊戲中每隻精靈、每塊土地、每件道具都是NFT,所以悉數是可以自由交易的數碼收藏品。精靈可以交配繁殖,生成的下一代精靈亦會是NFT。由於NFT憑藉區塊鏈技術而生,故此類遊戲泛稱NFT遊戲或區塊鏈遊戲。

至8月16日為止,《Axie Infinity》NFT成交額累積逾US$12.8億,列位全球之冠,遠超緊隨其後的《CryptoPunks》與《NBA Top Shot》(後兩者成交額分別約US$6.8億 - 7億)。

遊戲成功之處在於「邊玩邊賺」的賣點,疫情下更意外吸引大批發展中國家失業民眾加入戰團,叫人嘖嘖稱奇。

按近期市況,《Axie Infinity》中最便宜又堪用的精靈,索價大約在0.1枚以太幣(約US$320)水平。由於遊戲需要3隻精靈才能對戰,意味入場門檻差不多是0.3枚以太幣(US$960)。

如果追求最高質稀有的精靈,價格可達US$10萬以上。今年7月,其中一隻精靈就以369枚以太幣(約US$81.5萬)易手,非常誇張。

高昂入場費難免令玩家卻步,廠商於是推出「獎學金制度」化解問題,有財政實力的玩家購買精靈,出租予其他玩家使用。租客用借來的精靈完成任務,賺取遊戲代幣,與擁有者分成,比例多為租客70%:擁有者30%。

疫情之下,環球經濟飽受重創,發展中國家民眾生活尤其艱難。委內瑞拉、菲律賓等地愈來愈多失業國民加入《Axie Infinity》當租客,賺取遊戲代幣再把之出售賺取外匯,形成了「發展中國家沒錢有時間玩家,已發展國家有錢沒時間玩家」的特殊勞資關係。

此波租風潮之熱,更令伺服器一度不勝負荷。《Axie Infinity》NFT交易市場近期極為火熱,兩款遊戲代幣AXS和SLP亦水漲船高,截稿日價格分別為US$68.3和US$0.2。

AXS代幣於2020年11月推出,當時每枚價格大約僅US$0.146。從US$0.146到US$68.3,即不足一年升值了逾465倍。

雖然有意見認為《Axie Infinity》只是一時泡沫,但其NFT擁有者人數如今已經超過100萬,加上廠商宣佈將加入電競比賽和專用伺服器等利好消息,外間估計熱潮起碼會持續好一段時間。

順帶一提,《Axie Infinity》的虛擬土地亦相當值錢,成交紀錄已經超越US$50萬,堪比現實世界樓房。

第二位、CryptoPunk|殺入傳統拍賣的8-bit頭像

推出時間:2017年
NFT擁有者人數:約2,800
NFT成交總額:US$7億

今年5月,9個《CryptoPunk》以綑綁形式登陸紐約佳士得,和一眾大師名畫於晚間拍賣同場獻技,終以近US$1,700萬高價易手。其後,單個《CryptoPunk》#7523號在蘇富比網拍上陣,結果又寫下US$1,175萬成交紀錄。

上述兩次拍賣以後,這個8-bit JPG頭像NFT系列在藝術界變得無人不知。最近,實體印刷的《CryptoPunk》更與NFT數碼版本一同拍賣。

《CryptoPunk》累積交投金額至今達US$7億,和後起急追的《NBA Top Shot》在伯仲之間,兩者近期經常互換榜上名次。擁有者如今大約2,800多名,由於頭像總數只得10,000個,故此人數算是合理。

《CryptoPunk》被譽為NFT祖師,長期雄霸全球最大NFT交易平台OpenSea成交榜第一名。不過它之所以成為加密數碼藝術先驅,卻原來是無心插柳的結果。

《CryptoPunk》原先只是一個實驗項目。2017年6月,紐約軟件公司Larva Labs設計出一個軟件程式,合共生成了1萬個24 x 24像素的8-bit頭像,各有隨機生成特徵。公司最初希望這些頭像能成為手機app或遊戲的角色,惟最終未有成事。

Larva Labs於是改變策略,首先自留其中1,000個頭像,再把餘下9,000個免費發放給擁有以太坊錢包的用戶。數日之內,此9,000頭像就被搶奪一空。那時是4年前的夏天,OpenSea也尚未面世。

大家獲得頭像後,可以自由轉賣。每個頭像都有自己的專頁,仔細列明長相特徵和完整交易記錄。每件作品的擁有權記錄均可追溯,會記錄於區塊鏈之中,為現今NFT市場奠下基礎。

意思也就是,獲得該9,000頭像的幸運兒,以後的天價放售幾乎就是無本生利。

藉由電腦演算法賦予不同的膚色、髮型、鬍子、口紅、眼鏡、帽子等組合,每個頭像的長相都是獨一無二。當然,有些角色外觀極為相似,或許只是多了一顆痣的分別。由於創作靈感源自1970年代的倫敦龐克文化,故許多頭像都頂著雞冠般狂野的髮型,象徵特立獨行、不依常規的審美觀。

10,000個頭像中,男性角角佔6,039個,女性佔3,840個。餘下的121個則屬非人類角色,分別為88隻綠皮膚僵屍、24隻長毛猿猴、9個淺藍色皮膚外星人。

所謂「物以罕為貴」,上述以US$1,175萬天價成交的單一頭像,正是淺藍色皮膚外星人。

2021年7月的頭十位NFT成交,除了第三、九位以外,其餘悉數是《CryptoPunk》頭像。冠、亞軍都是長毛猿猴,分別以2,250枚及1,600枚以太幣成交,折合約US$547萬與US$376萬。另外6個上榜頭像都是綠皮膚僵屍。

【延伸閱讀】NFT加密藝術|數位藝術創作成2021新潮流 必知Crypto Art的5件事(點圖放大閱讀)▼▼▼

+37

第三位、NBA Top Shot|NBA官方授權的數碼收藏

推出時間:2020年
NFT擁有者人數:約53萬
NFT成交總額:US$6.82億

藝術家、遊戲廠商、時尚名牌以外,各大體育聯賽也積極加入NFT戰團。當中,以NBA官方授權的《NBA Top Shot》最為成功,去年10月才正式上線,至今已累積US$6.82億NFT交投金額,一度超越上述的《CryptoPunk》。

金主方面,除了多間投資公司以外,還包括了Kevin Durant、Klay Thompson、乃至籃球之神Michael Jordan等球星。

我們可以視《NBA Top Shot》為傳統實體NBA球星卡的NFT版本,只是數碼世界內容更為豐富。NFT球星卡包含一個比賽時刻,稱為Moment,大都是入球片段,另外還有該時刻的數碼藝術創作、球星資訊、賽事比分等等。

和實體球星卡一樣,大家可以賭運氣購買NFT卡包,或直接從官網二手市場直接入手心頭好。官方亦會不定期舉辦活動,送卡給粉絲用戶。

+1

《NBA Top Shot》NFT球星卡暫時劃分為四種稀有度,分別為:

普通 Common|鑄造版數10,000或以上
粉絲 Fandom|鑄造版數視需求而定
罕有 Rare|鑄造版數150或以上
傳奇 Legendary|鑄造版數25或以上

物以罕為貴,普通級球星卡最便宜的US$3便有分易,傳奇級別則可以達至US$10萬以上。

2020年2月6日,洛杉磯湖人主場出擊迎戰休斯敦火箭,雖然最終敗陣,但勒邦占士(LeBron James)一記逆時針大風車入樽(Reverse Windmill Dunk)仍然技驚四座。《NBA Top Shot》把這個入球時刻鑄造成傳奇級NFT卡,共59版,版數12於今年初以US$21萬在官方市場破紀錄易手。

大家若到官網瀏覽,會發現尚有Beta測試字眼。事實上,《NBA Top Shot》仍然在嘗試各種機制和玩法,例如粉絲級卡是新加入的,按收藏家需求而決定鑄造數量,故最終版數有可能比普通級更多,也有機會比罕有級更少,價格波動變得更難預測。

與此同時,官方也計劃推出新的稀有度 - 終極 Ultimate,內裡再分成鉑金冰 Platinum Ice和創世 Genesis,預期鑄造版數分別只得3和1。消息指出,如此稀有的NFT球星卡,很有可能會透過拍賣途徑出售。

投資策略方面,除了購買穩健的「藍籌」球星卡以外,也有朋友會考驗自己眼光,低價入手新進年輕球員卡,待他們名成利就之後,便把之高價出售。

第四位、Art Blocks|課金才知道買了甚麼的自動生成數碼藝術

推出時間:2020年
NFT擁有者人數:約12,000
NFT成交總額:US$2.06億

雖然NFT系列數目已經多如繁星,但《Art Blocks》仍然憑著獨特性質成功突圍,自2020年11月面世而來急速升溫,早前甚至出現了收藏家以《CryptoPunk》頭像換取《Art Blocks》數碼藝術的現象,擁有者總數逾12,000人,成交額近年急速上升更超越了當紅的《Bored Ape Yacht Club》。

《Art Blocks》其實是一個平台,讓藝術家編寫電腦腳本語言,再憑藉運算法按參數之不同而生成各式NFT數碼藝術。基於此因,這些作品大都是由幾何圖形、線條、色彩組成的難以名狀圖案,而非風景、人物一類的畫作。

同樣基於上述原因,《Art Blocks》的NFT是不同藝術家之作品,並非出自單一創作者或團體之手。

上面說到,藝術家是先編寫電腦腳本語言(一),再憑藉運算法按參數之不同而生成各式NFT數碼藝術(二)。要留意的是,藝術家雖然會先完成步驟一,但步驟二卻是買家課金鑄造NFT時才發生的。

打個比喻,程式腳本像是母雞,買家每次課金就令之生蛋,蛋再按電腦參數與運算法長成不同的NFT小雞。雖然每隻NFT小雞細看都是獨一無二,但由於是兄弟姐妹,所以外表必有共通之處。

就好像上面兩圖一樣,分別由兩個電腦腳本語言生成,很容易能辨認出為同一系列創作。

這種課了金才知道獲得甚麼的玩法,跟大家買Figure玩具扭蛋盲抽頗為相像,據悉亦是令《Art Blocks》廣受歡迎的主因之一。

第五位、Bored Ape Yacht Club|猿猴高清版CryptoPunk

推出時間:2021年
NFT擁有者人數:約5,200
NFT成交總額:US$1.82億

基本上可視為《CryptoPunk》的猿猴高清版本,同樣藉由電腦演算法賦予不同的身體特徵與衣飾,生成獨一無二頭像。猿猴總數亦是10,000,如今掌握在5,200多人手中,擁有者群組比《CryptoPunk》要大。

雖然《Bored Ape Yacht Club》(簡稱BAYC)成交額與《CryptoPunk》尚有一大段距離,但若考慮到它是今年4月30日才推出的,就明白它現在是如何火熱。

相對《CryptoPunk》來說,《BAYC》雖然也是圖像,但並非8-bit,故無論是表情、造型、衣飾等都更為細緻清晰。或許由於此因,《BAYC》擁有者比較容易把自己的性格、生活投射到猿猴角色身上。

+1

《BAYC》意思為「無聊猿猴遊艇俱樂部」,由官方文本、圖片建構出「隱於沼澤的悠閒聚首處」背景,賦予了整個NFT系列一個故事情節,也令擁有者更易代入。

他們傾向選擇特徵和自己有共通點的猿猴頭像,例如是類近的打扮風格,或是喜怒情感等,以之為虛擬身份與群組其他成員打交道。

以上面#8997號頭像作例子,合共有7個特徵。下面數字為該特徵在整體頭像出現的百份比:

Aquamarine碧藍色背景,13%
囚犯衫,2%
黃金飾釘耳環,4%
喪屍眼,3%
黑色皮毛,12%
雙角,3%
口部快活表情,3%

這個#8997號頭像,4個月前以0.666枚以太幣易手,到上月易手價已達21.5枚以太幣(約US$6.9萬),升幅近32倍。

至於《BAYC》最貴成交紀錄,則為上面金色的#3749號頭像,上月以400枚以太幣(約US$128萬)成交。此頭像的雷射眼(0.69%)和黃金毛髮(0.46%)皆屬最罕有特徵之列。

為了吸引更多買家和維繫收藏家社群,官方也賦予猿猴頭像一些福利,例如擁有者可到官網數碼白板隨意留言塗鴉,以及參加其他官方舉辦的活動。

【延伸閱讀】NFT是泡沫?Meme有深度?時尚品牌裝修師Pietro Terzini講兩句(點圖放大預覽)▼▼▼

+11

【延伸閱讀】災難女孩「本尊」已變美少女 以NFTs賣出經典迷因圖賺390萬(點圖放大預覽)▼▼▼

+13

【本文獲「TheValue.com」授權轉載,更多拍賣新聞、藝術鑑賞、專家訪問,立即下載App。文章經編輯刪節,原文:累積HK$266億成交額 盤點最值錢的10大NFT收藏系列(上)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