鏗鏘說|杜琪峯電影藏政治隱喻? 無懼再拍警匪片:香港人好聰明

撰文:葉詩
出版:更新:

香港著名電影導演杜琪峯(杜Sir)拍過逾50部電影,更憑《鎗火》、《PTU》、《黑社會》三度奪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周五(12日)受蘇玉華所邀擔任港台節目《鏗鏘說》嘉賓,本集以「登『峯』造極」為題,從1996年創立銀河映像說起,他認為電影不應該追求票房成績,而是對一般人帶來的影響。
近日蕭若元及游學修就「香港電影已死」的議題討論得如火如荼,甚至在業界掀起話題,杜Sir在節目中亦有呼應此命題:「20年前我已經聽過香港電影死咗,嗰位先生咁講佢都唔識咩係電影,佢識搵食但唔識電影;佢靠電影搵食但唔係做電影,所以做電影嘅年輕人千祈唔好聽,呢句說話係廢話!講個啲人根本唔了解電影,佢自己冇得撈,以為人哋都冇得撈。」他續言:「我唔鍾意啲人講以前有巨星,冇人話你聽將會出現個周潤發、周星馳,一切都在混沌之中碰撞出模樣,有信念的話,即使達成唔到,至少都對自己有交代。」

杜琪峯(杜Sir)拍過逾50部電影,更憑《鎗火》、《PTU》、《黑社會》三度奪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導演,周五(12日)受蘇玉華所邀擔任港台節目《鏗鏘說》嘉賓,本集以「登『峯』造極」為題。(節目截圖)

至於創作自由收窄,杜琪峯表示沒有因此感到懼怕,他坦言無形的界線必然會出現:「你唔使諗,佢實會出現,一鋪比一鋪令你覺得更大挑戰,我哋呢種創作人正一『橡皮蝨乸』,撳極都唔死!創作係好靈活,問題在於個內容係咪自己真正想講。我哋做創作、做電影,唔需要挑戰任何嘢,我鼓勵小朋友一定要繼續做落去,只有你唔做先係投降。」

談起年輕人近年覺得前路茫茫、沒有希望,問起貴為大導演的杜Sir是否理解年輕人的心情:「我諗大部份香港人都理解、唔只係我,我覺得喺咁樣嘅時代裡面更加考驗韌力,我講電影圈年輕一代有嘅係時間、年輕嘅衝動,可以做時代賦予嘅任務。」

點擊圖輯睇杜Sir講自己的事業低潮:

+25

蘇玉華在節目中提到,杜Sir曾說過自己小時候的學業成績平平,17歲就不再升學,如果當年沒有加入電視台,或者成為一個貪污的警察,她問他是否真的這樣想?杜Sir笑言自己未做過警察所以不清楚,不過他重申:「喺心底裡面我覺得做犯法嘅嘢遲早都要還,我相信日後會話畀大家聽對錯。」

至於接下來還會否拍警匪片,杜Sir便指可以換個角度:「從矛盾性較低嘅題材去諗,例如今天拍警匪片《神探》,同警察冇關係,唔係根據警察形象去創作,就唔會直接觸碰到大家抗拒嘅位置,只要肯去諗就一定搵到可行嘅路,尤其是香港人好聰明,冇必要去硬碰。」

重拍《PTU》可選楊明及王喜,杜Sir指不認識楊明,不知道對方長相:「我冇睇無綫20年。」(節目截圖)

杜琪峯要重拍《PTU》都唔揀楊明 「冇睇無綫成廿年唔知佢咩樣」

《鎗火》5分鐘駁火戲成經典 杜琪峯:其實係唔夠貨交要拍長啲

至於觀眾皆認為杜Sir的電影有不少的政治隱喻,例如2003年的《黑社會》被指關於選舉,他就指自己沒有刻意去寫:「所有創作都係源自生活同社會,例如03年嘅大遊行要求落實普選,呢個就係社會嘅聲音;去到拍《黑社會》又衰,黑社會字頭又有得選,其實兩者一啲關係都冇,但社會氣候會將兩件事連埋一齊,時代畀我呢種感覺我就寫成咁,我冇刻意㗎,冇嗰啲訴求就唔會出現呢個議題。」

點擊圖輯睇杜Sir寄語香港人:

+16

杜Sir的電影不時以宿命作命題,他表示自己的宿命就是從辦公室助理變成導演,而香港的宿命,他就表示:「香港永遠要令自己成為好另類嘅地方,佢就永恆;如果將寄入框架就不幸,仲有一息尚存都應該充滿希望,積極面對未來,尤其是鮮浪潮出身呢一代30歲咋嘛,我40歲先成立銀河映像,邵逸夫成立邵氏都係50歲。」最後,杜Sir選擇了將自己執導的《柔道龍虎榜》送予現時的香港人:「當時沙士襲港,同而家差唔多,大家絕望到不得了,但我覺呢刻遇到嘅問題一定會過去,柔道最重要係企番起身,跌低企番身咪得,不停去戰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