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LEX專題│VRHK始創成員收藏大公開 鬼罕阿曼國突種部隊雙紅深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香港對Rolex有所研究的朋友,相信近年都會聽過VRHK(Vintage Rolex Hong Kong)這個秘密團體的名字——成員不多,只有十幾二十個,卻盡皆是最頂尖級別收藏家,厲害到連日本權威男士潮流文化雜誌《Lightning》,也曾經專誠派員由日本到訪香港,專訪他們的手錶珍藏。

早前《一物》找來VRHK始創成員Ming公開收藏之餘,也大談腕錶見聞。第一集就不說這麼多,直截了當分享Ming的鬼罕珍藏就是了。

Ming在潮流業界有着多重身份,更有一個別名叫「14毛」或者「毛兄」。(攝影:龔嘉盛)

Ming在潮流業界有着多重身份,潮著Casablanca Paris恤衫的他,對日本銀器和Leica相機都有深入的研究和資歷,更有一個別名叫「14毛」或者「毛兄」,名字和社團無關,起源是因為早年他曾於東京表參道Goro's專門店,在平常人排隊買一條亦難求的情況下,他卻一炮過成功買入14條羽毛銀器,因此得名。

日本權威男士潮流雜誌《Lightning》曾經專誠派員由日本到訪,專訪Ming的手錶(攝影:龔嘉盛)

不過,縱然銀器和古董相機功力同樣資深,但始終腕錶才是他從少到大涉足的領域,「早在16、17歲開始,就踏上鑽研腕錶之路了,不過第一次收藏的並非Rolex,而是Girard-Perregaux芝柏。」

Rolex GMT 1675 Gilt Dial。(攝影:龔嘉盛)

Rolex GMT 1675 Gilt Dial

Ming第一枚介紹藏品是GMT Master 1675,「這不算是很稀有的型號,但它的狀態卻十分之好,有時一枚錶價的高低,除了建基在型號款式外,其新舊程度、錶身有否缺憾、錶面狀況等同樣重要,一模一樣的腕錶,只要品相不同,隨時有幾萬甚至六位數字的分野。例如眼前這枚1675一般市價大概25萬元,但正正因為Condition極佳,數年前到我購買時,已高達三、四十萬了。」

佩戴者能夠按住自身個人品味喜好,而更換不同的圈片。(攝影:龔嘉盛)

據Ming的見解,Rolex GMT Master近年之所以愈來愈受人追捧,主要原因在於其高度的變化性,佩戴者能夠按住自身個人品味喜好,更換不同的圈片,道理就如著衫一樣,配襯不同衣服球鞋,就會襯托出不同風格效果,深受時裝潮流人愛戴,也是Ming的Daily Watch。

Rolex Submariner 5513 Maxi I。(攝影:龔嘉盛)

Rolex Submariner 5513 Maxi I

Ming另一枚珍藏是大家並不陌生的Submariner 5513,當中的Maxi I更是份外受收藏家歡迎,「因為Maxi I屬這類型的第一期,所以其錶面刻度上的夜光刻度面積特別大,而且我這枚5513 Maxi I保養得十分好,其夜光很黃很搶眼,非常難得。」

Ming強調,這枚5513 Maxi I的檸檬黃特大夜光,要在黑暗的狀態就會發揮到極緻(攝影:龔嘉盛)

Ming當年也是持續請求一位資深老伯級收藏家差不多半年,最後才願意轉讓給他。「還記得當年我們在一間茶餐廳交收這枚5513 Maxi I,買了後我有事外出約半小時,回來茶餐廳後將它戴在手上,誰不賣給我的那位老伯卻驚訝地問我:『嘩!你這隻手錶好靚喎!哪裡買回來的?』竟然將30分鐘前還屬於自己的愛錶忘記得一乾二淨,都算是奇聞一則。」

Rolex Sea-Dweller 1665(Sultan of Oman and retailed by Asprey特別版)。(攝影:龔嘉盛)

Rolex Sea-Dweller 1665(Sultan of Oman and retailed by Asprey特別版)

至於第三枚珍藏,則算是今集Rolex收藏專題的主角——來自中東阿曼蘇丹國的別注Sea-Dweller 1665。「1665屬於一隻早期的Sea-Dweller,特別是有兩行紅色字在錶面上,因此又名『雙紅』。而我所收藏的這一枚,則再有一些相對特殊的歷史背景。」

Ming換上了軍錶帶。(攝影:龔嘉盛)

卡布斯·本·賽義德。(WIKI)

原來這是一場關於上世紀阿曼蘇丹國政變,和父子世代之爭的故事。

上世紀1930年代至70年代的阿曼帝國,一直由賽義德·本·泰穆爾的君主所統治,他是保守的統治者,哪怕是對自己親兒卡布斯·本·賽義德也不例外。自幼就將兒子軟禁,不准他玩樂、不准他到海邊、更不准他與別人進行跟學術無關的對話。

這枚1665特別之處就是在錶底蓋部份,刻有Asprey字樣。(攝影:龔嘉盛)

到卡布斯16歲的時候,就被父王送到英國留學,期間不但培養了對騎術和古典音樂的興趣,更接觸到西方的人文思想,明白到唯有開放且進步求變,阿曼國才能從禁錮思想中得到解放。然而回國後,卡布斯進步的改革思想,卻與父親賽義德的保守主義有着強烈衝突,1964年更被父親軟禁長達6年之久,如是者1970年在英國政府協助下,卡布斯帶領80多名英國特種部隊SAS成員,發動一種政變,最終推翻父親賽義德政權,並將父親流放至倫敦,王國名稱從此改為阿曼(The Sultanate of Oman),成為一名開明的統治者,改寫國家的命運。

英國特種部隊SAS。(Deadliest Fiction)

Ming再道出這腕錶獨特之處:「為了答謝該80多名參與政變的SAS特種部隊,卡布斯在70年代就委託英國珠寶商Asprey,製作一百多枚阿曼國別注版Rolex Sea-Dweller 1665送給這批成員。」

Ming手頭上的,正正是當年百多枚手錶中的其中一枚,特別之處就是在錶底蓋部份,刻有Asprey字樣,內部更刻有專屬獨立編號,「正常早期1665只會刻有編號有尾的3個數目字,但Asprey版1665則會將整個號碼刻上其中,與別不同。」

「除了我收藏的這個版本外,當年百多隻別注1665中,有些會在錶面刻上KHANJAR & QABOOS紅色雙刀Logo,余文樂就擁有其中一隻了。」

Rolex Daytona 6241「Paul Newman」。(攝影:龔嘉盛)

Rolex Daytona 6241「Paul Newman」

最後登場的則是Rolex Daytona 6241「Paul Newman」,「這枚應該是很多Rolex愛好者看到都會『嘩』一聲的作品,其實不計型號的話,Paul Newman大致分為4個Combination:即是黑面、白面、黑膠圈和鋼圈。而我手上這個黑面配黑膠圈的組合,算是坊間最受歡迎的一種配置,如此黑白相間的效果十分特別。」

雖然對Paul Newman的設計十分欣賞,但Ming也慨嘆過分的「名牌效應」,使到Paul Newman近年的價值攀升到一個不合常理的地步,平均要二百萬港幣一枚,去到拍賣會時,往往來得更高。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