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村花輕生前遭近百留言謾罵 日本終提高侮辱罪刑責遏止網路欺凌

撰文:Japaholic
出版:更新:

2020年5月,日本摔角女子選手木村花因網路欺凌的羞辱言論而自殺,引發了日本社會對網路誹謗中傷問題的關注與討論。兩年後,日本國會終於表決通過有關法律,希望透過追加強化侮辱罪的罰金與懲役刑遏止網路欺凌的歪風。

修法契機:《雙層公寓》的炎上演出與木村花的自殺

這次的修法的契機源於年僅二十二歲的日本摔角選手木村花的自殺。以摔角新星的身分走紅的木村花,在參加Netflix《雙層公寓》的實境秀演出後飽受網路欺凌言論所苦。根據木村花自殺前在自己的推特上所述及的,在死前的那段時間,她每天都會收到近百則謾罵攻擊的留言。

相關文章:雙層公寓|早於木村花輕生前揭節目造假 小林快:曾被慫恿胸襲她(點擊放大閱讀)▼▼▼

+15

導致木村花被大量網友欺凌的,是《雙層公寓》實境秀中的一段演出。木村花因為重要的訂製摔角服被同樣參與節目的小林快洗壞,不僅在鏡頭爆罵了小林快一頓,甚至情緒失控地上前打掉了小林快的帽子。這段演出正是大量網友開始湧入她的SNS謾罵的導火線。

然而,在木村花死後,她的母親響子出面控訴這整段演出其實是出於綜藝節目的刻意編排,製作方為了衝高收視率,本來甚至要求木村花打小林耳光,只是被木村花回絕。同樣參與節目的小林快也透過週刊文春指控,製作方曾經為了演出效果要求他摸木村花的胸部,同樣被他所回絕。

雖然富士電視台否認這些指控,但木村響子已經為此向電視台提起訴訟。在2021年年底的記者會上,木村響子曾表示:「節目毀了許多人的人生。我希望能透過這場官司確定製作方是否有好好保護演出者的人權。」木村花的死也讓日本社會重新審視,仇恨言論是否也該受言論自由所保障的問題。

日本刑法首次改正,提高侮辱罪刑責

在經過朝野黨派的協商討論後,日本國會在2022年6月13日通過了提高侮辱罪罰則的修正案。本來的刑責只有30天以下的拘役或一萬日圓(折合現在匯率約港幣586元),修正後則最高可求處一年的1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0萬日圓以下罰金。而有期徒刑中需要勞動的「懲役」與不須勞動的「禁錮」刑也被統一成新創的「拘禁刑」。拘禁刑在刑務作業外,也要求受刑人必須進行教育課程,以避免再犯。

這是自一九零七年日本刑法制定以來首次變更刑罰種類。修法途中,在野黨的立憲民主黨也提出了對罰則提高的疑慮,認為這會導致人們不敢批判政治家或公務員,導致言論自由萎縮。在朝野兩黨的合意下,最後決定加上檢討條例的但書,於施行三年後再檢視法案是否會對言論自由造成限制。

變相成為箝制民眾批判政府?日本人看法是……

法案表決通過後,木村花的母親招開記者會,表達了對於當初參與修正案聯署的63750名聯署人的感謝。並在會中表達了對於反對意見的想法。

『通過法案並不是結束,而是開始。還有很多事必須做。有些人反對侮辱罪嚴罪化,我想反對的人們並不是反對嚴罪化本身,而是憂心政治家或有權力的人會用來管制言論,因為這個法條可能被濫用而反對。我也同樣反對濫用這個法條。』

『雖然人們總是說『SNS很可怕』『SNS不該存在』,但我認為光把SNS當成壞人無法解決問題。網路就像是一面鏡子,映照出使用者的心。關於嚴罪化,我感覺有許多極端的反對意見,像是會被政治家用來管制言論,只要進行批判就會被逮捕,被剝奪選舉權等。不去考慮修正案的優點,只著重並放大缺點,煽動人們的不安,對於這種作法,我也有點疑慮。』

相關文章:女人不可省略對自己的6項投資 把自己變成人生勝利組不做黃面婆(點擊放大瀏覽)▼▼▼

+15

『修正案會怎麼被使用,是取決於從政治家開始,我們每個人的道德意識。為了被害者,我絕對會守護住這次的嚴罰修正。如果有被濫用的情況,我也會盡力發聲呼籲大家關注。希望媒體也能不遺餘力給予協助。』

木村響子提到的反對意見,在推特上也能看見一些討論。以《貓咪看家》、《沒有名字的貓》聞名的繪本作家町田尚子就在推特上寫到:『根本沒有明確說明什麼算是侮辱罪,限制言論自由的法案今天通過了。報導似乎要營造出這個法案能減少SNS毀謗中傷的感覺。但這個法案可是潛藏著DM發『去死』並不會因此受罰,要政治家下台卻會被逮捕的疑慮啊。』

言論自由與欺凌的權衡

言論自由的保障自由是否包含仇恨言論,如何制定法律才能兼顧人權與避免網路欺凌的問題如今已經跨越國界共通的問題。不知道讀者的大家又是否支持這次的修正案呢?

【本文獲「Japaholic」授權轉載。】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