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來東涌.2】退休三俠「開荒牛」:惟有享受最後一段寧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東涌河仍屬天然河流,水質極佳,同時貼近民居。跟隨綠色力量高級保育經理呂德恆走近河邊,親眼目睹民居生活的污水源源不絕流入這條珍貴的河流,更覺得居民的保育教育何其重要。

東涌新市鎮計劃、河畔公園的工程即將展開,前線人員或許保育河流意識不高,單靠環團監察,遠水不能救近火。綠色力量「賞.識東涌河」的3年計劃,正要教授、實踐東涌居民「自己河流自己保育」。

呂德恆指,參與計劃的東涌居民大多是中年、退休街坊,而他們都不是居於河邊的村民。今天訪問三位東涌退休「三劍俠」,當初皆因東涌是理想退休地方而搬進來,誓要守住東涌僅餘的天然景觀。

曾先生指東涌向來基建多,但社區設施卻未有完善,「跑徑徑斷開幾段,海旁啲路爛路嚟。」(鄧倩瑩攝)

當年入嚟樹多過人

為何會住進偏遠的北大嶼山東涌?曾先生憶述千禧年以前的東涌,就像沙田未變成新市鎮的時候,是一個旅行的地方。那些年香港國際機場還在建設中,他參加本地旅行團到東涌:「個旅行團的景點就係睇起緊嘅機場。」大家都笑了,難怪港珠澳大橋也成景點。但那時東涌一片爛路,沒有樓宇,「得少少木屋,山、水。」唯一一間餐廳就是大家樂,但沒有完整的廚房,飯盒都是用船運過去,地盤工人搶購一空。他原本居於屯門,對岸正是東涌,「見到對面起咗幢新樓,200萬咋喎,就買咗。」那年是2003年。

另一位居於東涌12年的吳生,說:「當年入到嚟,樹多過啲人,就決定𠵱度係我退休的地方。」另一位街坊Vincent居於東涌8年,說:「入嚟住,因為唔會樓對樓,嗰時我未退休,但𠵱度太適合退休,就退休囉。」如今,人比樹多。吳生依然說:「但這裏依然是低密度住宅區。」

三人參加綠色力量活動,才認識東涌河的珍貴。(鄧倩瑩攝)

最美的黃龍坑村和大東山 

東涌之所以適合退休,不是社區設施特別完善,而是有山有水。這三位退休的東涌街坊,行遍大嶼山各山頭。曾生指指富東邨後兩座山:「我都行過。」東涌最美的,曾生說是大東山。他老人家很是浪漫,說自己躺在大東山上:「我竟然看到天上有架船,望真啲,先知原來景觀很闊,望到遠處海上的船,還以為在天上。」吳生最愛東涌的黃龍坑村,「黃龍坑休憩公園好靚,馬灣涌村側有斜路上去,一入去可以見到赤臘角新村,嗰度有一間好著名的天后廟。」

曾先生認為東涌「有山有水」,是退休理想地,他最愛大東山。(資料圖片)

一直不知有東涌河 

可是,行遍東涌各大山嶺,卻不知東涌河的珍貴。吳:「好多時經過河口紅樹林,一直好奇源頭喺邊度。」直至參加綠色力量「賞.識東涌河」,才知東涌河生態價值何其高。吳:「原來天然河流同人工河流有很大分別。」曾先生又說:「最近好多社區服務團體都講要保育東涌河,我哋先有意識。之前覺得有條河,咪有條河,有雀咪睇雀,唔會諗到保育,唔特別留意。」吳:「以前唔知條河的珍貴,唔會諗冇咗條河會點。」曾:「但現在會諗。」失去東涌河又如何?他們說:「傷心。」、「失落。」,曾:「每個地區要有特色,冇咗條東涌河,少咗樣特色嘅嘢。」

幸而政府發展東涌新市鎮的同時,史無前例地保育天然河流,不將其人工化,更建河畔公園,讓市民親水。然而,前線工程人員對河流保育意識令人擔憂,建造過程中的河流監察,亦有賴這批東涌居民。吳生:「之前政府冇乜宣傳,唔知原來東涌有咁好天然資源。」

他們都參加了環團、社區組織的活動,保育意識才得以提高。如他們參加了「東涌安全健康城市」的導賞員計劃,進一步認識東涌河原來有東河與西河之分。曾先生:「我參加了樓長計劃,啲街坊都問我幾時帶佢哋行東涌河。」

(左起)曾先生,陳先生(Vincent)及吳先生搬入東涌,皆因東涌是理想退休地。(鄧倩瑩攝)

新市鎮規劃尚未完工 基建卻趕上馬

這幾年政府集中宣傳的不是保育,而是基建,如港珠澳大橋,又有東涌新市鎮擴計劃,為旅客而設的昂平360。東涌擁有各大基建,社區設施卻一直未有完善。如根據規劃署網站,東涌屬於北大嶼山新市鎮,發展分四期,當中逸東邨和旁邊的山丘屬第3期發展。逸東邨於2001年入伙,旁邊的市鎮公園至今仍未動工。另一問題是運動設施分佈不平均。東涌社區發展陣線成員趙羡婷指出整個東涌的康樂設施嚴重不足,而且設施多集中在東涌北,「無論是體育館、球場、公園、圖書館,都建在私樓那邊。」

而曾生和吳生說最苦惱的是單車徑「斷開」,「分開三、四次,斷開咗,又要入返大馬路,再行,又入過,好唔完整。」曾先生又說:「缺乏跑步徑。如果有個海濱就好。𠵱度市中心啲路靚,一到海皮,啲路起得好是但,啲路爛嘅,尤其欣澳隧道,成個東涌我哋去過晒,有啲地方做得唔好。」

東涌原來的市鎮還未有真正建好,竟又擴建。

東涌新市鎮擴展計劃,填海工程令居民「冇魚釣」。(資料圖片)

填海趕絕水中魚類

曾先生:「填緊海啦,要起好多樓。市區化,唔係郊區㗎喇。」

吳先生說,新市鎮擴建填海工程展開,「我釣魚都少咗啲。唔係冇位釣魚,係冇魚。」從前東涌有很多鱲魚,而且有很多漁民,每早凌晨5時便回到逸東村,「有個市集畀佢哋賣魚,我會踩單車去買。」雖是非法漁檔,「嗰啲真係海魚,好食,平過街市。」曾生說。從前擺滿市集,什至有外來人來買魚。如今魚少了,只餘下兩、三檔魚檔。

他們說東涌令他們最自豪的地方,是有山有水。但新市鎮未建好,東涌就幾乎淪陷。他們的心態是:「我哋活在當下,盡可能享受最後一段寧靜。」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