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香港市井氣息迷住 俄羅斯畫家嘆充滿驚喜:處處都是差異對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別看Evgeny牛高馬大,笑起來卻很腼腆。他扛着一個四四方方的大黑色畫板袋,內有他的塑膠畫板及各式各樣的素描作品。又有一個小背囊,裝着十多枝常用的畫筆。

來自俄羅斯南部的他,儘管之前多次來港旅行,但今年2月份才正式留港工作,在機構教美術。別看他才來了八個月,只會說幾個簡單的粵語詞彙,但因不斷地在城市中遊走,又喜愛選取有趣的街景作畫,於是對香港的視角也十分獨特。他更會在Facebook上發表自己的畫作,還拍攝高速短片展示素描過程。

Evgeny經常在城市各處遊走,尋找有趣的街景作畫,每次一站就是兩個半鐘頭以上。(潘思穎攝)

(fb:Evgeny Bondarenko)

堅尼地城(fb:Evgeny Bondarenko)

奧運站(fb:Evgeny Bondarenko)

Evgeny Bondarenko自稱urban sketcher(城市素描者),喜愛畫高密度又生機勃勃的景象,內裡有不同的組合和紛繁雜亂的元素,如橋、建築、廣告牌、細密排佈的電線管道等等。也喜歡一些具有市井生活氣息的環境,譬如茶餐廳。

他的畫筆下有中環街道、葵涌貨運碼頭、從奧運站旁的行人天橋、公路和鐵道的交匯,也有銅鑼灣寫字樓望出去的一線海景。

對他來說,香港十分與眾不同,「處處都是差異和對比,充滿驚喜,可能這個地點是這個模樣,你再走1,000米,就會發現完全不同的景觀。比如現在我們在中環卑利街的咖啡館裏,走15分鐘就是海濱,完完全全和這裏不同。」

(fb:Evgeny Bondarenko)

Evgeny關於山道的畫作。他發現頭頂的行車天橋很有意思,於是思考如何在紙上用較好的角度展現,結合周邊的樓梯和樹木,讓看畫的人能夠感知到畫家當時的體驗。

他憶起俄羅斯的生活,從一個地點,也許要開車很久才看到完全極端的景觀,所有事物看起來都很「漫長」。或者從火車車廂向外望,看到的總是無邊無際的田野,很久才能看到不同的東西。

香港像是一部神奇電影,又帶着一些未來感。他認為這裏各種各樣的道路、交通、建築規劃都很聰明,樓宇雖多但還是有着秩序。「這種大都市的感覺,我過去只在日本漫畫裡見過,當時我還在想,這個畫家的想像力好厲害!」他笑着說。

不斷探索 尋找景象、視角​

每個星期二,Evgeny都固定在中環的一間咖啡館裏開展一個鐘頭的素描活動,有心人可以和他一起拿着紙筆素描。之後他會在附近到處走動,尋找合適作畫的地方,他說附近暫時還有大概五個地方想畫。

其餘時間,他有時去中環、有時去西貢、有時在九龍各地遊走。有的時候他知道自己要去畫哪一處的街景,有時候需要不斷探索尋找適合作畫的景象。為了更好的視角,他大多站着作畫,一站就是兩個半鐘頭以上。他希望每個休息日都能畫兩張左右。

Evgeny認為港島的街道一方面通常較陡峭,在街上向下向上望總能看到不同的排列組合;另一方面是商鋪、寫字樓林立,生生不息。他畫過山道、西邊街、中環自動扶手電梯、銅鑼灣等地方,尤其山道的高架行車天橋,他覺得十分有趣,於是思考如何將頭頂的天橋與周邊的樓梯、樹木全景式地展現在畫作裡。

Evgeny筆一條隱蔽的後巷,滿佈雜亂的管道和冷氣機,遠處卻是高聳入雲的住宅高樓,形成強烈對比。

他又喜歡荔景,從地鐵站走出去可以看到多條鐵路、高速公路的交錯及川流不息的車輛。他也喜歡一些不知名的後巷,比如一張畫作中,前面是一個餐廳廚房後門走出來的小巷,小巷裏有一個供夥計休憩抽煙的凳子,兩邊樓房佈滿了管道和冷氣機,遠處卻是高聳入雲的住宅高樓,天空只有小小的一塊,「就好像水泥森林向着這渺小的人類壓下來。」

相對於港島,九龍更多的是城市的另一側面,他曾經多次在深水埗明哥的餐廳裏作畫,又看到了很多橋下的露宿者。

Evgeny喜愛高密度又生機勃勃的景象,對他來說,香港處處是驚喜。雖然已在這個城市八個月,他仍然覺得香港像是眼前的一部神奇的電影。(潘思穎攝)

「當我站在一個地方,我就會去思考這個地方有什麼信息、有什麼元素,然後就將這些元素清楚地組合起來,並在畫作中注入我自己的經驗,讓人們看畫的時候也能感受到我當時所感受到的東西。」他說。

訪問結束,記者跟他在中環的街道上尋找作畫地點,最終在嘉咸街街市中停下來。在一個綠皮屋旁,Evgeny先畫了一個小草圖,然後開始在大畫紙上作畫。午飯時間的嘉咸街熱鬧非凡,遊人好奇地停下來盯着畫紙,經過的上班族則只是望一望,並不停下腳步。Evgeny安靜地在鬧市中作畫,又好像與這嘈雜的人流融為了一體。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