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東區「唔使瞓」微生物醫生心繫檢測 凌晨與張竹君商疫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抵抗新型冠狀病毒是一場沒有硝煙之戰,假若公立醫院臨床醫護是前線士兵,化驗團隊就是為前線送上彈藥最必不可缺的支援部隊。

東區醫院臨床微生物部團隊「抵禦力」頑強,在過去4個月檢測逾一萬個新冠病毒化驗樣本,在高峰期病房接收了全港四分之一確診病人,實驗室須由朝9晚6,擴大至24小時運作。

行醫23年的胡家倫醫生有份統籌港島東醫院聯網的化驗工作,同事形容他「唔使瞓」。胡家倫授受《香港01》專訪時透露,會校定鬧鐘半夜查閱化驗結果;疫情最嚴重時,曾與衞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在凌晨1、2時傳訊息,交代群組爆發情況。他強調每一份化驗報告都要準確無誤,做好把關角色不會計較是否辛勞。

(抗疫系列報道)

專訪|東區化驗團隊處理逾萬樣本 難忘佛堂群組:似進無盡山洞

專訪|化驗師親歷鼻咽抽樣痛楚 每日見樣本編號如親身認識病人

港島東醫院聯網臨床病理部微生物學顧問醫生胡家倫(中)、科學主任(醫務)邱莊儀(左)、微生物學醫務化驗師何曦詠(右)負責新型肺炎病人的樣本化驗工作,日夜忙碌。(高仲明攝)

親身經歷威院沙士病房 感覺震撼

胡家倫現時是港島東醫院聯網臨床病理部微生物學顧問醫生,但這裡並非其首場大型疫戰,而是早在2003年沙士一役。他於1996年在中文大學醫學院畢業,實習一年後正式在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接受感染及傳染病科專科培訓,沙士疫症期間,他肩負起Dirty Team任務。

「曾經喺威院8A及8B病房工作,好深刻。突然一日(醫護)就病晒。大家好緊張,call人返嚟睇X光片。」當時是初出茅廬的傳染病科受訓醫生,他回憶當年協助分析疑似或確診沙士病人,突然於3月11、12日接獲不少同事感染沙士,「親身經歷,感覺係震撼。」他當時也會擔心傳染予家人,幸而在疫情後期他曾驗血清確定沒受感染。這趟經歷令他後來開拓另一醫術領域,於2005年轉至東區醫院微生物部門,鑽研臨床微生物及感染學,至今踏入第15年。

胡家倫醫生授受專訪時透露,會校定鬧鐘半夜查閱化驗結果,以便醫院及早為病人安排治療及流轉隔離病床。(高仲明攝)

轉到背後戰線 如同運送子彈給前線

對比2003年沙士與2020年新型肺炎,胡家倫的崗位已不同,如今不需要直接對着病人,「對前線同事好似幫唔到了,沒有親自落場,但有在背後戰線,呈上準確的化驗報告。(檢測工作)支援打仗,都會覺得自己是前線,雖然不是在戰場最前面。」他形容實驗室醫護人員雖然不是直接開槍,但有運送子彈給前線。

化驗室對病人整體治療速度很關鍵,不論化驗結果是陰是陽,對臨床工作都具貢獻。胡醫生解釋,公立醫院隔離病房一度非常緊絀,曾經要啟用二線病房;假如醫院實驗室能盡快出到報告,確定病人樣本呈陰性,隔離病床便能騰出予患者,有助流轉病床,呈陽性的病人則盡快接受治療。化驗室人員亦須盡早通知衞生防護中心以展開病人接觸者的追蹤,「縮短那些人在社區接觸其他人的時間,是一環扣一環,先可以將傳播率壓低佢。」

對前線同事好似幫唔到了,沒有親自落場,但有在背後戰線,呈上準確的化驗報告。(檢測工作)支援打仗,都會覺得自己是前線,雖然不是在戰場最前面。
港島東醫院聯網臨床病理部微生物學顧問醫生胡家倫

▼點擊下圖看化驗程序▼

東區醫院自1月底陸續接收大批新型肺炎病人,由「打邊爐群組」、「佛堂群組」,以至3月中起大量外國回港的確診病人,3月26日該醫院化驗了304個樣本,數量是其他日子的3倍。

得悉爆發佛堂感染群組:大鑊了

胡家倫負責統籌東區新型病毒樣本化驗,他多次強調化驗不能出錯,必須快而準。揭發北角福慧精舍「佛堂群組」爆發,他憶述是有賴臨床醫護人員機警,仔細問到病人接觸史,「初初以為是打麻雀群組,陸續都有上年紀的女士(呈陽性),前線醒目,都會問下有冇去過佛堂。」當知道是另一群組爆發,他心知「大鑊了」,預料化驗室工作量會大增。

與胡家倫並肩作戰的港島東醫院聯網臨床病理部科學主任(醫務)邱莊儀,形容胡在化驗團隊當中最不眠不休。胡醫生則笑言「都有休息,遲咗啫,唔好咁誇張。」事實上,他在化驗室未實施24小時不停化驗樣本之前,在凌晨2、3時甚至5時都會接收同事的訊息,「唔想同事出咗個報告,無人去審核把關。」他平日亦會校好鬧鐘,在凌晨時份查閱化驗結果。

港島東醫院聯網臨床病理部微生物學顧問醫生胡家倫凌晨時份也會查閱化驗結果。(高仲明攝)

出現醫療人員懷疑感染最令人憂心

此外,亦有緊急情況須立即處理,有些檢測樣本是清晨5時進行,曾經有律敦治醫院的醫護出現染疫驚魂,邱莊儀說:「有同事在(化驗室)外面眼濕濕,在走廊等結果。」反映當時他們擔心不已。

胡家倫續說,「通常醫護人員懷疑有事,就會成個ward(病房)好擔心。有人曾處理過某個病人,會否是隱形病人? 一個negative(陰性) 報告,佢地就會好放心,好信任我哋。」

與張竹君凌晨交流群組爆發:佢都好辛苦

衞生防護中心張竹君醫生自1月底開始從無缺席疫情記者會,她更曾被記者問及有否放過假。胡醫生或許透露了小小端倪。他說醫院化驗結果必須通知衞生防護中心覆核,「張醫生半夜三更都會睇訊息,佢都會有反應『話OK,知道,我哋會去做嘢嘞』,會溝通番係咪邊個群組呀。」胡醫生直言:「佢(張竹君)都好辛苦。」 

胡家倫表示,在4月開始,本港疫情放緩後,化驗室人員都終可鬆一口氣,但不可以掉以輕心。面對抗疫新常態,即使沒有大爆發,實驗室亦要做好把關,應對可能有下一波疫情撲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