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過出租車的福布斯富豪秦榮華 為尋木頭買入私人飛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秦榮華出生在台灣宜蘭山區,爸爸是伐木工人,他從小就跟木頭打交道。日本殖民時期,台灣當地林場的木頭大部分都被日本人拉回日本國內使用,秦榮華年輕時就有一個心結,「長大後一定要賺大錢,把日本的木頭全部買回來。」

他擁有教科書一般的奮鬥經歷。秦榮華當過清潔工,開過出租車,從社會最底層的工作做起,1992年,他問朋友借了錢,隻身來到大陸創業。27年後,產業涉足汽車零件、地產、文旅等,並躋身福布斯華人富豪榜。

事業成功後,他近年在浙江嘉興建立了一個擁有全中國最多日本大型木頭的原木工廠。從窮小子到億萬富翁,秦榮華認為最重要的是不忘本心。

為何富商秦榮華會開拓木頭事業?(按圖查看)▼▼▼

+25
+25
+25

秦榮華的原木情結

今年8月,在浙江嘉興,一条第一次與秦榮華見面,時間是清晨5點。

當大多數人都還在熟睡,這位登上福布斯富豪榜的50後,就已經起床工作了。他甚少有酒局和飯局,作息極其規律:晚上八九點上床睡覺,第二天凌晨三點起床,開始思考和工作。「你看我40年沒有請過一天假,就是睡眠好,還有老婆管得緊。」

作為一名企業家,秦榮華十分低調。因工作需求購置的私人飛機,外觀全刷成白色,沒有任何裝飾或公司LOGO。他在嘉興的長期住所,就在企業的工廠區裡邊,隔壁就是員工宿舍,每到中午,便一個人到公司食堂吃午飯。「我和我的員工,我們是一個一起拼搏的團隊。」

早在90年代初,秦榮華就借了錢,一個人從台灣跑到寧波創業。他租下一個約800平米的破廠房,買了幾台設備,開始生產汽車零配件。當時的秦榮華三十歲出頭,沒房、沒車,就住在廠房旁邊的出租屋裡,跟員工同吃同睡。

如今,當年的小廠房已擴張成為敏實集團——全球汽車行業中的佼佼者。「奔馳、寶馬、勞斯萊斯、本田、豐田……現在在街上跑的十輛汽車中,大約有五輛都在用我們供應的零件。」

當主業穩健發展後,他回想起自己小時候立下的一個小目標......

以下是秦榮華的自述。

我1957年出生在台灣宜蘭的太平山上。從小就跟木頭打交道。我爸爸是伐木工人,小學二年級之前,我和家人一直住在山裡。

日據時代,太平山、阿里山和八仙山並稱為台灣的三大林場。當時很多人都以伐木為生。最鼎盛的時期,光太平山就有兩三千人居住。在山上,我們家的房子都是用木頭蓋的,很破舊。而且全家要根據伐木的位置經常搬遷,木頭伐到哪裡,我們就搬到哪裡。

山上沒有電,家裡照明靠的就是一盞煤油燈。但是母親經常不捨得用,怕費油,所以幾乎每天六點過後,天一黑我們就得睡覺了,一直睡到天亮。

那個年代物資匱乏,在山上連吃都吃不飽,更不要談什麼娛樂活動了。唯一最讓我興奮的,就是跟著爸爸去森林,遠遠地看著他工作。

首先伐木工人需要爬到四五十米高的大樹上,把樹枝都修剪掉。之後,在樹幹先開一個小角。角度得順著當天的風向,風往哪邊吹,樹就往哪邊倒。

樹要倒的時候,我們所有人都躲得遠遠的。「轟」的一聲,一棵大樹倒下來,周圍五六百平方米都夷為平地,很壯觀。

我的父母親,他們這一輩子就是為了砍木材這件事情生活著,把我養大。但是當時台灣最好的木頭,基本上都被運到日本去了,對台灣來講,留下來的只有一點工錢。所以我年輕的時候就已經想好了,有一天我一定要把木頭從日本買回來。

沒有一個中國人不喜歡木頭

我做的是汽車零部件的生意,經常有機會去日本,他們對木材的需求其實已經飽和了,所以現在日本正在積極推進木材的出口。

日本當地對木材的開發,科學合理。他們認為,從自然角度來說,如果樹木在衰老之前,有計劃地對森林進行砍伐,並種植幼苗實現更新換代,才能使森林更健康、更持續地發展。

而我們中國,是全球第二大木材消耗國及第一大的木材進口國,但能夠被大眾使用的原木資源其實非常缺乏。所以,我就有了把日本木頭買回來中國的想法。

我在浙江嘉興做了一個木頭工廠,大概10萬平方米,總共超過一萬根木頭。這些都是生長了100年以上的巨型原木,直徑都超過1米,比如說櫸木、檜木、櫟木、櫻木、七葉木……

當中有不少是因為自然災害而倒下的樹木,或者是馬路兩旁自然死去的行道樹,我們都會買回來,對它進行加工和利用。

這裡大部份的原木都來自日本,還有一些來自非洲、緬甸、老撾、柬埔寨等地。所有的木頭,都是我親自前往原產地,一根一根地挑回來的。

挑木頭的過程其實很有趣,為了找到好的木材,我是一有空就全世界地跑。在日本的木材市場我算很有名了,所有人都知道我是個「木痴」,會挨家挨戶找喜歡的木頭。

有一次我去日本的岐阜開會,聽說當地有幾根非常漂亮的櫸木。但是工作完都接近凌晨12點多了,第二天一早就得離開。於是只能連夜開車去郊區挑木頭。凌晨兩三點,和當地人挑著燈,在森林裡走了兩個小時,把要買的木頭都挑好。下山時,剛好是清晨的7點多,再馬上趕去機場搭​​飛機回來。

我想其實沒有一個中國人不喜歡木頭的。相比於金屬、水泥的冰涼感,木材是跟人距離最近的建材。無論你是睡在上面,還是站在上面,木都給你一種溫潤親和的感受,這種質感是其他材質無法媲美的。

我更願意把木製器具稱作為作品,而不是產品,因為它真的是有生命力的東西,能夠很好地提升家居的生活品味,這就是原木的魅力所在。

原木作品每一件都獨一無二

原木從日本運到嘉興,一般得10天左右。所有的木頭都會被放到木頭工廠存著。經過設計、開料、風乾、切鋸、膠合、打磨,上漆後就能夠做成一件一件獨特的器具或藝術品了,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的。

我邀請了幾位師傅在這裡幫我,他們都是在這一行幹了幾十年的老工匠。有一位曾經是家具廠的大老闆,退休後閒著沒事,就來我這裡打工了,負責打樣和創作。現在老師傅和年輕的設計師一起,進行創新,我也會經常跟他們交流心得。

所有的器具,我們都盡力去保留木頭最原始的一面。原木本身的狀態是最美的,那種紋路和厚重感根本不需要有過多的修飾。

一張大桌子,就用差不多15-20公分厚的一整塊原木切片。儘管它在被使用,但對於木頭來說,其實仍是一個庫存狀態,會越用越保值。

有一些木頭並不完美,像空心的、長瘤子的、奇形怪狀的,我們就按著它的特點,做出獨特的物品。

比如一張桌子,就用到一條經歷過1200度熔岩洗禮的香樟木,它表面上被岩漿灼過的痕跡依然清晰可見,桌子還帶有香樟木特有的香氣。我們把它命名為「抱山桌」。

現在,我做的事既可以讓⽇本的木材銷售出去, 又遞補了中國在木材方面的匱乏,做出來的作品幾乎每一個人都非常喜歡,能夠提升大家的生活品味,讓我覺得這件事情真的很有價值。

【相關圖輯】日本建築大師安藤忠雄 患癌仍親到廣東小城考察 建出詩意美術館(按圖查看):

+2
+2
+2

窮小子的逆襲

從興趣出發,我踏足了木材業。而我真正的主業是做汽車零配件的生產。不過小學二年級之前,我連汽車是什麼都不知道。

小時候我一直生活在山區,沒見過世面,連鞋子也沒穿過。當時我們在山上念小學,教我們的都是以前的老兵,連國語都說不准。

為了我的前途,我媽花了很大力氣,決定把我和兄弟姐妹們,送到山下上學。下山那天,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外面的世界。還記得我當時看到一台軍用卡車,它就停在路邊,那是我人生看到的第一輛汽車,輪子比我們幾個兄弟還要高!因為很新奇,我們就湊近想仔細研究。結果裡面的司機按了下喇叭,「嗶」的一聲,把我和弟弟兩個人都嚇壞了,一個勁兒地坐在地上。

我爸爸在一次工作意外當中去世了,因為家裡窮,讀書階段我經歷的,總比其他同齡人要多得多。

家裡的照明都靠煤油燈,讀書、寫字什麼的都非常不方便,從小我就開始近視了。有一次我的眼鏡破了一個鏡片,因為沒錢換。所以我上課的時候,就會瞇起一隻眼睛,只用有鏡片的那一邊看黑板,持續了一段時間。後來學校來了一個年輕的地理老師,她看到我這樣,把我叫到旁邊,把一些錢遞給我,讓我去換新的鏡片。這個是我小時候最美好的一件事情。從那天開始,我每一次地理考試都拿100分。

過了40年後,我帶著我太太,打聽了很久,終於在宜蘭的鄉下,找到了我的地理老師。真的很感謝她當年對我的幫助。

當然也有讓我糟心的事兒,每週三有美術課,同學們都要帶上水彩上課。然而我們家卻沒有錢給我買。所以每一次上課,礙於面子,我就只能跟老師說我忘帶了。老師就會讓我把手伸出來,用尺子打我的手掌十下,作為懲罰。所以我每週二晚上肯定睡不著,因為總是恐懼老師第二天會打我,真的很痛。

我小時候的夢想其實很簡單也很清晰,就是想辦法趕快掙錢,改善我們家裡的生活。

我年輕的時候幾乎不怎麼睡覺,為了掙錢,我做過很多工作。十六、十七歲的我,白天九點開始上課,接著去福利機構當工讀生,打掃衛生,晚上十點多就跑去開計程車,開到清晨五點,再到學校繼續上課,在課堂上打瞌睡。這樣的生活一天接著一天,持續了三年半。

畢業之後,我在台灣找到一個工作,可以比較安定地生活,可我不甘心。當時我的岳父是做汽車零配件的,他把我帶進這一行。1992年,我問朋友和銀行借了錢,一個人跑到寧波創業。

開始肯定是非常苦。什麼都沒有,從零開始。在當地我自己招了大概二十幾個年輕人,租了個廠房,買了幾台設備,就開始生產起來了。

當年我就跟員工住在出租屋裡面,和他們一起吃,一起睡。冬天的寧波很冷,我們住的房子是那種泥巴房,連牆都能透風進來,當然也沒有暖風機,每天晚上只能準備多幾個暖水袋,放在腳上取暖。

有時候實在是冷得睡不著了,就會到隔壁機關單位的值班室裡面,跟值班的聊天,一直到天亮。

我們先從國產車的訂單做起,接著嘗試做大汽車品牌的生意。當年我們是個小廠,想爭取大訂單十分不容易,去找國外大廠合作,別人也看不上你,連考察工廠都不願意來。

為了爭取訂單,我真的什麼辦法都試過。90年代初寧波買一台車要30萬,買一個房子才九萬。但我就敢花七萬去租一天飛機搶訂單。我還記得當時去包了一架公務機,用一天的時間把日本合作方載過來寧波,讓他們到我們這裡看廠房的情況,和他們談合作,完了之後當晚再用飛機把他送回去日本。

1993年的時候,我就敢這麼幹。不過事實證明我成功了,第一年就做了300萬的生意,第二年我們的營收開始迅速增長,之後一步一步地把我的事業做起來。

到了現在,我們在全世界加起來有40個工廠,員工1萬多人。在路上跑的汽車,十台裡面大概有五台,都用到我們的產品。

按照大眾的標準來說,我在汽車零配件行業中應該算是有點成就了。現在我才有能力,可以從事自己以前心心念念的木材行業。

其實做什麼事情,最重要的還是不能忘記初心。能把我的原木交到對的人手裡,有更多有心的匠人,​​加入到我們進來,賦予原木第二次的生命,這是我現在最想做的事。

秦榮華一直沒忘記小時候的夢想,創業27年後終於實現了它。你小時候有什麼夢想,現在實現了嗎?

【相關圖輯】保育教材|四合院變身幼兒園 北京保育比香港走得更前?(按圖查看):

+36
+36
+36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