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手接龍二・97】倔強跑手・或許沒有完美句號 仍然倔強征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跑手接龍」用接龍方式連結跑手,先是連結受訪者,繼而組隊參賽、成立跑步群組,再辦跑步活動。

每名「跑手接龍」受訪者,都要推介一名跑友作為下一篇文章的主角。記者整理訪問資料後,以受訪者第一身的角度撰文。

上期「洪七跑手」陳啟彬留給「倔強跑手」蘇文浩的話是:「我們由對手變成戰友,也許再沒有機會在跑道上一起奔馳。但跑手的靈魂是一輩子的。轉換跑道,換個身份。希望走到下一座山之時,也有你共同奮鬥!」

倔強是我的特質,沒有這種特質就沒有跑道上的我。母校長沙灣天主教英文中學有一個傳統,由中一開始圍住學校跑圈,中一跑16個圈,漸漸增加到中四的25個,每個圈250米,就是6.25公里。

中一體育課,不知時從那裏冒出鬥志,跟隨長跑隊員步伐,跑完一圈又一圈,愈跑呼吸愈不順,身體愈跑愈重,就是不願意讓他脫離視線,跑到第9圈,他突然停下腳步,我就在身旁超越他,並展開跑步生涯,跑到現在成為物理治療師都未停步,更會回母校教導師弟跑步,可說是無盡旅途。

在中學他由跑手變成教練,繼續傳承圍學校跑25圈的傳統。(受訪者提供)

我不知算是有速度,還是無速度的跑手。初中時,800米在校內跑得不俗,但老師認為我速度欠奉,定格為耐力型跑手,只許我跑1500米,情願叫一名沒有跑過800米的400米選手參賽。倔強的我當然不服,但我不是與掌權者控訴的人,抱住復仇心態默默起革命,倔強征討,並在2年後的教區田徑賽取得800米金牌,一吐烏氣,身心舒暢!

我已算是速度型跑手嗎?教練帶我到香港體育學院訓練後,我又驚嘆人外有人,由800米到10公里都高手雲集,單是余顯華就不是我能超越,但代表香港出賽是我的夢想,所以中五時就一躍到半馬拉松距離爭入港隊,又變回耐力戰。

知天下之大,方知吾之渺小,我落選了。踏入大學,還要繼續跑嗎?一首《無盡》激勵了我,「夢想於漆黑裏仍然鏗鏘」,大學有世界大學生運動會,我就以此為目標,繼續追夢。我對800米有情義結,又由半馬拉松踏回800米的旅途,並與「洪七跑手」陳啟彬爭一長短。

2016年,奪得大專亞軍的一槍。(受訪者提供)

800米集結耐力、反應、爆發力和策略,可能是練得最辛苦的項目,半馬拉松每月練80公里,以為800米可以大幅減量,怎料都要練60公里,技術和體能的訓練量只會比前更高。

如果有看過上一篇「跑手接龍」就知道陳啟彬在大學最後一年的大專田徑賽在最後200米超越領先者並掄元,我就是被他超越的人。

落場無父子,離場是朋友。(受訪者提供)

800米要了解對手,思考策略,我的策略針對主要對手陳啟彬而設。那年我狀態大勇,一年間刷新了800米、1500米和10公里紀錄,習慣先守後攻的我決定先聲奪人,領先眾人,頭一圈耐力為先,他莫塵莫及,第2圈他漸漸迫近,最後200米,他超越後勁不繼的我,奪得冠軍,正式宣布我與大專冠軍無緣,亦與世界大學生運動會無緣,果然最後沒有完美句號。

衝線後,我不想與他交談,落場無父子,我都教導學生要盡力勝過對手,不要是朋友就留力。運動員就是要光明正地大勝過對手,要對手留力才取勝又有什麼意思,但我仍需要時間沉澱。那年就是我的巔峰,至今仍在跑,只因旅途就是有低與高,不想熱血結霜,就要用剩餘力氣去闖。

穿起母校戰衣參加越野賽。(受訪者提供)

01跑手Maverick Facebook專頁 : 賣文說跑

* 秉承「接龍」概念,跑手接龍將集合各路跑步手,並會定期舉行跑步活動,將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連結起來!如果你也熱愛跑步,歡迎一齊來跑出生活平衡點!即加入跑手接龍Facebook群組。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