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書套路無限loop惹劣評?細評N部古今中外奇幻劇看點

撰文:影視獨舌
出版:更新:

1月22日,騰訊視頻上線了備受期待的《三生三世枕上書》。因為前作的熱度累積,觀眾對這部仙俠+仙戀的作品,本是熱情高漲。但過度套路的人物和敘事,顯然沒能分散疫情帶來的焦慮與壓力,《三生三世枕上書》反響平平。

上月底開播的《三生三世枕上書》在豆瓣網只有5.6低分,網友勁呼睇唔落去,大收劣評:

枕上書的套路三問——三生三世的戀愛能有點新意嗎?

第一世朝夕相處、日久生情;第二世下凡歷劫、重新相愛,第三世打破禁忌在一起,甜虐交織。這種故事套路從2009年《仙劍奇俠傳三》就開始使用。

蜀山道士徐長卿和女媧後人紫萱的愛恨糾葛初看新鮮,到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背叛、挑撥、挖眼睛、跳誅仙台等情節更覺極致,可之後《香蜜沉沉燼如霜》、《宸汐緣》再用這個套路,觀眾一早睇到厭。

除了情節老套,人物配置也缺乏新意。仙俠劇中的男主角不是四海八荒戰神第一,就是五洲六界無出其右,女主角大都外表清新可人,內裡背負身世謎團。然後「宿命」總是阻撓相愛之人的故事發展,觀眾早已心中有數。

+3

此外,就連反派「作妖」的方式都如出一轍。《三生三世枕上書》中知鶴公主假扮新娘破壞東華帝君婚禮,讓人聯想《香蜜沉沉燼如霜》中的穗禾公主也做過同樣的事。最要命的是,這兩個角色由同一位演員王一菲飾演…

死而復生,生而復死——仙俠劇打破單線閉環的傳統敘事,卻只是為了談個戀愛?《宸汐緣》中被反派殺害的十三仙子,被安排重新活過來,也只是湊個大團圓結局?仙俠劇的情節進展更像遊戲中反反覆覆的「刷副本」,在這個過程中,生與死的嚴肅命題被消解了。

仙俠世界只談戀愛合適嗎?

天上地下,人、神、翼三界,人、妖、神共存,仙俠劇建構了龐大的架空世界。這個世界承載着年輕人對極致浪漫愛情的極盡想像。但網生一代的想像力竟貧乏到只關注愛情糾葛這一件事嗎?

無所羈絆的仙俠世界確是想像,但想像不需要與現實掛鉤嗎?韓國有奇幻劇,能做到只談戀愛也讓人覺得情真意切;歐美有魔幻史詩劇,讓人咂舌於人類慾望的生動活力。回頭再看自我設限的仙俠劇,那仙氣飄飄的世界,竟然毫無落地之抓手。

迪麗熱巴在《三身三世枕上書》中的扮相被網友詬病,似乎不只是髮型的問題。以鮮、嫩為賣點,白鳳九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飾演的配角搶戲,但這次真當了主角,只為報恩就與愛慕對象糾纏不清,角色缺乏合理的性格內涵和情感邏輯。愈發抽離現實的戀愛,越甜,越突顯出仙俠世界的蒼白。

《三生三世枕上書》瘋狂撒甜,惟被指劇情空洞:

+8

濾鏡加持的人物形象能不干癟嗎?

《三生三世枕上書》中太晨宮的主場景,充斥着道具荷花和艷麗過頭的調色。如果僅憑仙俠劇的空鏡頭,甚至無法區分——畢竟雲霧繚繞的天界、幽暗陰森的魔界都是一般模樣。

《三生三世枕上書》中太晨宮的主場景(《三生三世枕上書》截圖)

仙俠劇的進化與提純

近年,仙俠劇一路高歌猛進,與武俠劇漸行漸遠,越發朝着「提純」的路子去了。緣何如此?一切還得從頭說起。

2005年《仙劍奇俠傳》播出,引發收視熱潮。其以一名店小二成長為逍遙大俠的故事為主線,闡述拯救蒼生的主題。彼時,情深緣淺的糾葛還需為成全大義讓路。為阻攔反派為禍人間,避免天下生靈塗炭。李逍遙攜趙靈兒、林月如等人與拜月教鬥法,為白河村村民解殭屍毒,幫蛤蟆鏡尋負心漢…最終,在鎖妖塔坍塌之際,林月如選擇犧牲自己保全李趙二人。而靈兒最後也殺死了水魔獸受了重傷死去,只剩李逍遙孤單一人。追隨道義與個人情感不能兩全的矛盾設置,使得這部劇讓人念念不忘。

+3

在那之後,仙俠劇一度沉寂。直到2010年,根據國產單機遊戲改編的《仙劍奇俠傳三》播出,沿襲情感糾葛的隱藏主線,仙俠劇打怪升級的套路愈發明顯,這個階段一直持續到2014年。《仙劍奇俠傳三》的情節安排十分緊湊。唐家堡和霹靂堂的6集,上演了一出生化危機的好戲。為了製克如殭屍一般的毒人,啟用「滅絕之火」 的最強神器,吹奏隔空傳物的「幻音笛」…就連尋找靈珠的過程,也牽扯出線索無數。

情節繁複迷人眼,掉進細枝末節之中反而失了仙俠江湖的全貌。此外,《仙劍奇俠傳三》還曾深陷改編風波,被遊戲黨痛斥人物改動過大。男主角由專情變「渣」,女配角從白蓮花變心機女,原有的單線戀愛,也橫插一筆變成了三角戀…林林總總,都是為了強化情感糾葛。

更多最新精彩劇評:

《彼岸之嫁》劇評:人鬼神四角冥婚戀夠獵奇 深情吳慷仁至搶Fo

大明風華劇評:向大熱英劇《王冠》取經?棄史劇精英式敘事反食糊

【獨孤皇后劇評】不靠主角威能!紮實劇情兩招鋪排陳喬恩成后之路

《愛的迫降》劇評︰孫藝珍流落北韓 不和玄彬談次戀愛實在太浪費

耀眼、他人即地獄、浪漫的體質…2019從5大韓劇學會的人生必修課

到了2012年的《軒轅劍之天之痕》,套路升級,對五大神器的追尋將打怪劃分了不同階段,六個人物的情感糾葛亂成一鍋粥,當似曾相識的殭屍段落出現,觀眾已消化無能。2014年的《古劍奇譚》更是組團出道,主角尋玉衡、除狼妖、求仙藥…一路過關斬將,最終手刃大boss歐陽少恭。

這一階段,受遊戲改編的影響,風風火火打怪升級的情節占主要部分。同時,加深人物情感羈絆的改編方法,也從無意識開始走向自覺。

以2015 年《花千骨》的熱播為標誌,仙俠劇進入創作高峰期。這個階段淡化了俠義救世的主題,不追求重重闖關的曲折劇情,創作筆力轉而集中於仙俠戀上。神仙們少了福濟蒼生的「職業操守」,從「度他」轉而「度己」。

師徒戀愛的禁忌,生死劫的困擾,為救所愛而釋放洪荒之力禍亂六界;消魂釘的懲戒、放逐蠻荒之地等情節大都圍繞男女主角的情感關係展開。之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宸汐緣》、《三生三世枕上書》等多部仙俠劇作品,也都在這個路上越走越遠,最終造就了仙俠劇的現狀。

+6

宜向韓國奇幻劇、歐美魔幻史詩劇取經

仙俠劇的創作遇到了瓶頸,想要打開思路,不妨向外看。一方面,如果繼續走奇幻言情的小路,有韓國奇幻劇可供借鑒。

首先,「三生三世」的輪迴,不能再是三段毫不相關的故事,必須彼此勾連、互相作用。如韓劇《德魯納酒店》(호텔델루나)建構出一所「月之酒店」,往返現實和陰間、掌管人類生死。

而後,人物也要藉中介產生作用。如《德魯納酒店》中通過燦星的夢境,觀眾窺得酒店老闆張滿月的前世故事,進而藉這些片段推測今生的人物關係。這個過程中,酒店經理具燦星還會以第三者的身份介入,成為故事的一部分。冷眼旁觀他人的愛恨情仇,同時陷於自身的命運的困境,在時間流逝中,酒店管理人員的執念得以消解,內外作用形成強勁的戲劇張力。

+5

在韓劇《鬼怪:孤單又燦爛的神》中,類似的創作實踐,更高一籌。男主角能不老不死、穿越時空,但在拔劍消滅反派後,他永生不滅的鬼怪之軀化為虛無,「人性」與「神性」的種種較量,着實亮眼。

另一方面,如果擺脫戀愛的創作枷鎖,不妨借鑒歐美劇。在奇幻瑰麗的想像背後,構建更加宏大縝密的故事架構。

美劇《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以家族為中心,構建了位高重權的拜拉席恩家族、勇敢善良的史塔克家族、企圖謀取王位的坦格利安家族等多方勢力。在世界觀建立完畢後,隨即祭出終極懸念:在這場權力的遊戲中,誰才是「鐵王座」的主人?

伴隨劇情進展,是猜不到的主角、群像敘事,打破了觀眾對單個主角的審美期待,美劇《權力遊戲》系列劇構建一了個完整的世界體系和人物譜系,其內涵的多義性靠觀眾探索。

+6

對於國內創作者來說,學習美劇的特效製作,成果已然顯著。但從世界設定和人物塑造上還需避免簡單模仿,觀照現實、體察人性,不能再套着中國文化的外殼還講西式內核的神話故事。

【本文獲「影視獨舌」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dushem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