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專題.經紀人2│本地經紀人暢談轉會內幕 推銷球員有妙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Football Manager(足球經理人)遊戲大受歡迎,玩家在虛擬世界透過簡化的球探系統分析數據,就能輕鬆促成交易,讓大家一過「轉會癮」。

然而,真實的轉會絕非打FM般,按幾個掣就成事。

今集我們找來一位本地足球經紀人分享經歷,究竟要怎樣才能做個好經紀?他們日常工作甚至轉會過程又是如何?

攝影:高仲明

本地球圈踏入2021年,最令人震驚的消息,莫過於港隊中堅梁諾恆加盟中甲球隊浙江綠城,傳聞轉會費高達1000萬人民幣。

30多歲的本地足球經紀人Kevin自言有份促成這單轉會,他2014年入行,以往主打為港超球隊引入外援,但他3年前已把目光轉往內地,介紹港澳台球員到中超、中甲或歐洲搵食,同時推薦外援到國內。

香港足球經紀人Kevin部份旗下球員簡介:

【港足日與夜.經紀人1】FB搵外援 借錢予球員度日 簽約後走數

【港足日與夜.經紀人2】球圈搵食艱難 經紀爆交易內幕

說到經紀人,大家最好奇的一定是交易內幕。球迷普遍對轉會操作認識不深,往往將事情想得太簡單,覺得球員有實力、合適,球會願意出錢,雙方情投意合就必然成事,但事實未必如此。

熟悉行情的Kevin透露,經紀的收入「方程式」,是球員稅後人工的10%佣金。去年年中自立門户,Kevin的公司已收支平衡,每年平均營業額更可高達7位數。

Kevin投身經紀人已有超過5年時間,由最初為港超球隊引援,到現在專注中國聯賽的轉會交易,他雖願受訪暢談經歷,但仍決定不公開面貌。(高仲明攝)

由開會到陪睇樓 工作包羅萬有

Kevin公司規模不大,有幾位Freelancer(自由工作者)和實習生負責剪片與行政工作;Kevin前陣子還在網上招攬球探,但傾生意基本上「一腳踢」。

每日早上回到位於銅鑼灣的辦公室,他以一部手機走天涯,打電話、開視像會議,同時跟球探聯絡、安排翻譯。他又會與本地球員或公司見面,亦不時翻查文件,睇清解約及賠償條款,甚至為球員追討欠薪。

有生意夥伴來至歐洲甚至美洲,時差關係,他試過下班後回家OT到深夜,「最繁忙是轉會窗關閉前幾日,也有一次幫香港公司收購外地球會,要準備很多財務文件,做到凌晨4點。」

港足專題.經紀人1│本地足球轉會也不簡單 球會為何不信經紀人?

港足專題.經紀人3│不信本地經紀人因崇洋? 球會喊冤:只是錯覺

雖然工作大多只圍繞一部手機,但原來經紀人背後的工作卻相當繁瑣。(高仲明攝)

背後辛酸不為人道,Kevin用「專業」形容這份工作。

其實每宗轉會有既定流程,球會在季前提出預算及引援要求,包括位置、身高、年齡,甚至規定球員要跑得快。經紀人就透過跟行家聯繫或球員自薦,從數以百計的履歷及「球王片」中「揀卒」,再將名單交由球會定奪。

如果旗下球員「中獎」,經紀人就要展開一連串行政工作:處理合約、簽證等文件,同時為球員傾好個人條件,包括人工、住宿津貼及交通資助。不要以為這樣就完結,當球員初到貴境,經紀人又要出動:「陪球員買家俬、睇樓都試過。」

要數現今足壇最有名的經紀人,非佐治文迪斯(右)莫屬,他跟旗下球員C朗拿度情同老友。(Getty Images)

要做個好經紀人,做足以上功夫也未必足夠。

葡萄牙球星C朗拿度、愛華頓中場哈美斯洛迪古斯的經紀人佐治文迪斯(Jorge Mendes)有「金牌經紀人」之稱,他曾說過,做一個好的經紀人要有三大條件,分別是誠信、決策力及抱負。

(一)誠信:由低做起 真心相待

經紀人要跟各大球會建立關係,誠信當然擺第一。

這方面Kevin有深刻體會。他第一次與中國球隊(青島黃海)合作,正是牽涉月薪只得3000元人民幣的預備組球員,事成後無佣金落袋,但他甘願做「義工」:「球會見到你寧願自己吃苦,也要讓球員吃飯,覺得這個經紀人品好,才會有口碑。」

經紀人要跟球員及球會打好關係,生意才會找上門。(高仲明攝)

他每年都拜訪歐洲及東南亞球會;當合作夥伴來港,又要陪對方參觀或入場睇波。

直至2018年夏季,青島黃海終於再找上門,「轉會窗關閉前兩日,他們叫我推薦外援。我很快便說服巴西的基利奧(Cléo)簽約,再幫球會買機票,不足24小時就完成交易。」做實事、有效率,都是他「站穩陣腳」的原因。

港超近年最重磅轉會:前世界盃金球獎得主科蘭加盟傑志,重溫這位射手的一舉一動:

+3
+3
+3

球員也是經紀人的「米飯班主」,不過文迪斯曾這樣說:「經紀人要告訴球員真相,而非一味吹噓。」

例如英裔港籍的羅素在中國落班,希望球會支付北上的機票錢。Kevin知道這樣做的話,對來自國內其他地區、自費到球會報到的球員不公平,只好有話直說、「教育」對方,「國內很多不一樣的文化,例如聯賽實施『工資帽』(Salary Cap),球員人工大不如前,這些都要好好解釋,否則後果嚴重。」

他相信「為所有人解決問題」,是經紀人最重要的角色。疫情間有外援在中國隔離,Kevin委托朋友購買健身單車送上門;又花錢聘專人負責統籌外援三餐伙食。一切都是以真心相待,他這樣說:「讓別人舒服的程度,決定你的人生高度」。

外援要在中超站足並不容易,經紀人除了要協助球員適應生活環境,也要就國內文化作思想教育。(新華社)

(二)決策力:知己知彼 提升球員身價

球員交易如投資買賣,但非人人眼光好。Kevin說幸好自己「夠現實」,「很多人說我寸嘴,但香港球員要外流,本身至少也要踢港隊或大球會吧。就像一間學校每年只得數人升讀大學,你考全級一百多名,我為何要花時間推薦你?」

客戶背景也很重要,尤其在中國球圈搵食,球會薪酬架構、人事關係等,都要暸如指掌。「某些球會未必會公平地選用球員,又或只會跟固定經紀合作;也有球會希望省錢,要好好分析,推介怎樣的球員才算合適。」為專攻中國港澳台內援市場,他特別深入研究有關政策,確保自己的「地位」。「球員怎樣才算合資格?有甚麼文件可以證明?找我就一清二楚。」

圖說香港足總現行經紀人註冊制度:

Kevin安排杜國榆外流芬蘭聯賽,背後原來別有用意。(KF Skënderbeu Facebook Page)

覺得投資在「優質股」有風險,也可選擇自己打造「新股」。說的是從社交網站入手,幫球員建立形象,這是香港球員特別弱的一環,「球員張貼飲飲食食、行街睇戲的相,在香港可能會被接受,但要再進一步,就應維持運動員應有的生活習慣。」

另一方面,球員有「靚CV」在手,「求職」也更容易。Kevin想盡辦法幫球員「包裝」,度身訂造留洋計劃。以港法混血兒杜國榆(Remi)為例,港隊在左後衛位置青黃不接,Kevin便建議Remi由防中改踢左閘,善用左撇子及身高優勢「上位」。

去年這位小港腳到芬蘭超級聯賽的赫爾辛基體育會 (Helsingfors IFK)落班,是別有用意,「芬蘭是港隊主教練麥柏倫的家鄉,簽約後麥帥立即打聽Remi的消息,這也是球員增值的方法。」

現在Remi效力阿爾巴尼亞聯賽,雖然比賽及薪酬水平不高,而且受傷患困擾,但一切盡在Kevin計劃之內,「混血、港籍、左閘、留歐,這些在港隊或國內聯賽都很吃香。」Remi也不乏球會問津,有指近期更一度有機會加盟中國球會,可見計劃慢慢奏效。

今季加盟中甲勁旅浙江綠城的梁諾恆,三年前已曾到大連試腳,惟最終因教練一句話而功敗垂成.此事對Kevin影響深遠。(資料圖片)

(三)抱負:覓新方向 打造外流港隊防線

外國經紀人公司想「刀仔鋸大樹」,致力發掘年青球員;但香港青訓系統未成熟,最終投身職業的小將有限,難以複製成功。

3年前一件事,令Kevin決定另覓發展方向。

當時梁諾恆到中超大連一方(現大連人)試腳,轉會最後因為主教練蘇斯達(Bernd Schuster)一句說話而功虧一簣,有份參與其中的他遺憾至今:「大連身陷降班危機,蘇斯達擔心香港球員在主場數萬人觀戰下能否頂住壓力,結果簽不成約。」

或許是關乎香港人的自尊,他訂下目標:希望旗下球員組成一條未來港隊防線、守和亞洲強隊。「杜國榆踢左閘,加上中堅羅素、梁諾恆,及另一位由我管理的右閘,若果能創造神話,全世界都會認識香港隊。」

港隊前年在世界盃外圍賽僅負亞洲一哥伊朗兩蛋。(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重溫香港足球代表隊於2022卡塔爾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之旅:

+34
+34
+34

只要絕大部份港隊球員外流,從商業角度來看,經紀人可從中獲利;對本地足球水平而言,也會帶來正面衝擊,是雙贏局面。

這個發展方向,能否有助解決眼前香港足球的難題?下一集,我們會聽聽本地球會及經紀人的意見,分析經紀人在香港的存在價值。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