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沙發客來港搭順風車?曾佔空屋、辦免費商店:不花錢改變世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搭順風車、做沙發客、打工換宿,在香港好像很難做到?但最近有個台灣人來到香港,搭了次順風車,當了沙發客,還「打工」,但不換宿。

他是「空屋筆記-免費的自由」部落格版主楊宗翰,同名臉書專頁有超過30000人追蹤,最近更出版了同名書籍,提倡以不浪費、少消費和互相幫忙而非金錢來換取更好的生活。

他曾經在歐洲佔領空屋、吃超市拋棄的剩食、在台灣搭便車環島、辦免費商店……來到香港,他卻說,便車搭一次就算了?

在台灣搭便車聽得多,在香港又可以嗎?(受訪者提供)

+6
+5
+4

在香港機場攔便車……

在香港機場的停車場,一個黑黝黝的男生舉起大姆指,一邊怡然自得地唱着歌。十分鐘、二十分鐘、一個鐘,期間有2架車停下,但都不方便。又一個鐘。在香港搭便車,不可能吧?——他想起朋友說的話。

忽然一架車停下,一個男人探頭問:「你要去哪裏?」

截便車的男生是楊宗翰,剛開展為期一年的旅遊計劃,會先在香港旅遊兩星期,再到歐洲一路旅行回台灣,參訪各地提倡共享的組織,期間會隨意地搭搭便車。

楊宗翰曾在這空屋生活,慢慢成為了Freegan。(受訪者提供)

住廢墟拾剩食辦免費商店

26歲的他畢業4年,這4年來,他在台灣搭便車環島,引介外國人到偏鄉學校做分享,出版《沙發客來上課》;又辦免費商店——讓人放下多餘的、拿走所需的,提倡善用資源,甚至要求讀者看完《空屋筆記》後不能私藏,要傳給下一個。

從前的他,對於資源卻只停留在「節省」——錢不多所以要省,也想省錢儲旅費看看世界,找到想做的事,而不是走「讀書考大學賺到錢才能自由」的路。5年前他到克羅地亞當交換學生,意外住進一個廢棄屠宰場,讓他由省錢變成不需用錢。當地人稱那地方為「Squat」,意指在沒有租賃或擁有權下佔領閒置土地,彰顯都市規劃的荒謬。

住進空屋的那段日子,宗翰和當地人一起回收剩食,在某超市的垃圾桶裏,「有各種各樣的豬排、牛排,還有兩隻完整的雞!」慢慢他成為了「Freegan」(免費素食主義者)——盡可能只使用多餘資源以求不破壞環境的人,如果要吃肉類,他們只會吃多餘的。「當freegan不是不想消費、不想花錢,而是因為意識到有太多的消費行為會造成資源浪費及環境的傷害,所以盡可能優先使用閒置的資源。」

禮物經濟:互助取代金錢

宗翰還看到這群「沒錢的人」竟可幫助別人——他們把多餘的食物分給有需要的人、收集多餘的衣衫雜物辦免費商店、辦自由定價的雜耍班,讓人獲得一技之長……

於是回台灣後,他到處推廣「禮物經濟」——「把自己擁有的當成禮物,無條件的送給這個世界,然後這個世界也會出現無條件為我們付出的人。」他說。「現在我們生活得很緊密,不會再看到隔壁的人,不會去在乎生活在周圍的人,我們一個一個都讓自己關在狹小的水泥牆裏面。」但當他旅行時,就跳出了那座牆,看到了別人的處境,「很多人懷着善意在破壞環境,——我們習慣買很便宜的衣服可是我們不知道這些衣服可能是血汗工廠生產出的。」

「禮物經濟正可以把人跟人的牆拆開,藉着交流,看到別人的需要和處境,而不是一直不自覺地傷害別人。」他曾在德國一個共產式的農場打工換宿,在那裏大家互相幫忙煮飯、帶小孩、一同生產食物,「也過得很好,錢都非常夠用。」他說。

然而,我們大部分的人卻習慣將我們的付出,當成一種交易,就算不是為了金錢,也是為了要獲得相等價值的回報。所以我們逐漸地學會用最少的付出來換取最多的回報,學會斤斤計較,學會將別人的付出視為理所當然。 但是,如果我們把付出當成禮物的話會如何?
《空屋筆記-免費的自由》節錄

香港也有各種資源共享的事默默發生,沙發衝浪這回事,應該也會有興盛的一天吧。(黃妍萍攝)

+5
+4
+3

遊走社區發現天台農場 上水似花蓮?

便車也是禮物經濟的一種,但宗翰說在香港應該不會再攔便車了——香港交通複雜,難以預估車主的目的地,他也不打算用禮物經濟完全取代金錢。雖然不攔便車,但他仍有當沙發客(couchsurfing)——借住當地人的沙發或多餘的房間。

當沙發客時他意外走進附近的天台農場,負責的伯伯甫見到他便熱情地招呼,宗翰很意外:「我原本都會覺得香港人很排斥陌生人。」——「在香港你周圍有各式各樣的人,可是你完全不會在意,然後就走自己的路。」他更笑說人們遇上派傳單的,會自動散開,好像看不到那人。

「好像我的存在對周圍的香港人來說是種干擾。」因此一開始他都有點怕問路,但原來最可怕的是對方也要倚靠手機,叫他看google map。「但香港的路很多是都是走在天橋、建築物裏,地圖上寫不出來,我就一直走錯路。」而且在台灣,他很容易就能找到一個特別高的地標尋找方向,在香港這方法卻派不上用場。

 

禮物經濟不是等價交換

不過「石屎森林」這標籤,卻在迷路後第二天就打破。宗翰去了一個朋友在上水鄉郊的家,竟找到台灣花蓮的影子。那天他其實是去幫忙的——裝太陽能板、除草。「打工」,但不換宿——禮物經濟提倡的,不是交換,而是單純付出。分享會完了後,參加者抓住他談了一會,之後還要受訪,記者問他不累嗎?他疲累地笑笑:「我在香港的作用好像只有說話(分享)啊。」然後扁了扁嘴:「好像很難幫得上香港什麼忙,大家好像自己就搞得定。」

走在路上時,宗翰常常左顧右盼,似是在觀察着這個城市。走着走着,旁邊一個男人捧着一大疊箱子,宗翰隨即問:「要幫忙嗎?」時刻張望,原來也為找機會幫人。在香港,攔便車、找沙發主不易,那我們可不可以先從幫助別人開始?把人和人的牆拆掉,可能有天,滿街都會是想分享車子空位、分享家中沙發的人。

「自己肚子餓還是先照顧比你更餓的人,如果人人都是這樣,這個社會不會讓你餓死。」楊宗翰說。(受訪者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