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宿10年吃剩飯過活 維園犀利哥:現在生活比做中產時更滿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人Simon Lee露宿街頭10年,他沒有家,每晚住在銅鑼灣的維多利亞公園裡,人稱維園犀利哥。

2010年,Simon從原本的中產身份,跌到露宿街頭,在平常人眼中他是個Loser,被生活所迫。

但Simon眼中,這反而是他心靈感到最富足的人生階段。甚至,他還定期將自己被救助的錢,捐獻給其他窮人。

一条和Simon的第一次見面,在銅鑼灣的一家麥當勞裡,他說自己沒有錢,手機不能打電話,只能通過Facebook約見碰面的時間、地點。我們滿心忐忑地尋找衣著破舊的流浪漢,但見到的是頭戴針織帽、戴著框架眼鏡的Simon Lee,他正在筆記本上敲擊鍵盤,撰寫博客,看起來是一位學識豐富的中年男子。

Simon禮貌地講:“我普通話講不好,如果聽不懂,我可否講英文?”就這樣,一行人跟隨Simon四整天,踏遍了他熟悉的街頭巷尾,跟隨他體驗了一把“露宿人生”。

自述:Simon Lee 編輯:徐聰(一条)

從中產人生到露宿街頭

我是Simon Lee,今年52歲,住在街頭10年,在維多利亞公園(簡稱維園)住了6年,大家叫我“維園犀利哥”。我一天的行程很固定,基本是……

點圖看看露宿者Simon每天的行程↓↓↓

+6
+5
+4

我的生活一點點降級,從中產人生變成露宿街頭

我以前讀書很好,大學學的專業是化學,畢業後找了一份寫字樓的工作。工作賦予了我中產的身份,賺的錢能養得起一台車。但職場的壓力,讓我覺得很壓抑,喘不過氣來,我想逃離這裡。我其實並不喜歡這份工作,只是為了應付父母和社會對我的要求,才去工作。當時的我,並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歡什麼,只想走一步看一步,並沒有明確的目標。

從小我不是一個會與人打交道的人,我和父母的關係很疏離。我也不是個會討巧的小孩,我有兩個弟弟,父母更偏愛他們,更疼他們,對我卻常常打罵。我和家人價值觀不同,父親和弟弟喜歡賭馬,很愛享受,追逐名利。我不是一個愛錢的人,每到週末,看到他們看賽馬,我就背包出去露營。常常出去一周,他們都不會找我。我想盡子女應盡的責任,但感情是相互的,我感到非常受傷,覺得自己不屬於這個家庭。家庭生活的矛盾,想來是我成為露宿者的很大一個原因。

家庭生活的矛盾,是Simon成為露宿者的原因之一。(一条提供)

1997年,我辭了工作決定離開香港,離開父母。當時唯一讓我放心不下的,是我的女朋友。我們當時感情很要好,在一起三年多。我沒有見她最後一面,怕見了面會捨不得,我甚至連一句話都沒有說,就離開了。她是我這麼多年來,最對不起的一個人,之後的這些年,我再也沒談過戀愛。

1997年我離開香港,來到澳門,給學生輔導功課做了3年。2000年的時候開了一家小補習社。到了2004年,我想停一停去探索一下這個世界,便去了珠海,在珠海的2年沒有工作,靠積蓄為生。

開始露宿是在2006年,我花光積蓄從珠海回到澳門,原本想繼續做補習社。但當時正值澳門賭權開放,賭場間競爭激烈,紛紛推出免費食物招攬賭客。我對生活又沒有很高要求,能吃飽肚子就行,這讓我有了暫時不考慮工作的契機。我在不同的賭場裡吃飯,住在澳門的文化中心附近。那段期間,我很迷茫也沒有工作。我覺得工作是一份職業,要符合自己的興趣和志向,這樣對我才有意義。可我當時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Simon在澳門靠吃賭場的免費食物維生。(一条提供)

2010年,因為長期吃免費食物不賭錢,上了賭場的黑名單,我被遣返回闊別了13年的香港。踏上這片土地時,我對這兒感覺很陌生。我和家人斷絕關係十幾年了,其間他們沒有找過我,我在香港又沒有房產。只能去找社工,他們安排我住在“露宿者之家”,那裡每天早上趕人出去,到了晚上才可以回來睡覺,在這兒最多能住6個月,裡面魚龍混雜的什麼人都有,還經常打架起爭執。

半年後我領了香港的綜援,租了政府在西營盤的宿舍,一間房住6個人,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依舊很緊張。我不喜歡那個環境,平日不做工的時候,我很愛去銅鑼灣的中央圖書館,每日在西營盤和圖書館奔波,兩地間隔很遠。後來覺得,既然喜歡圖書館,那就索性搬到隔壁的維園裡住吧。

為了「住」近一點圖書館,Simon情願露宿。(一条提供)

拿綜援的前兩年是不需要工作的,到後面需要做撿垃圾和掃樹葉的工作,我想這樣生命就浪費掉了。我想把時間都花在圖書館裡,這才有意義,於是我連綜援都放棄了。這個轉捩點,讓我真正變成了一個流浪漢,睡在大馬路上。從有居到露宿,跌了一級;再從有綜援到沒綜援,又跌了一級。

露宿人生

我在維園住了6年,附近的人都對我很友好,他們送我儲物櫃的鎖頭,很照顧我。每天早起,我會把大件行李鎖在體育場的儲物櫃中,晚上在關門前取回行李。我秉承環保的生活理念,對物質沒有欲望,吃的也很少。流浪生活,對別人不要的食物、衣服進行再利用,本身就減少了對物資的浪費。流浪漢常常給人的印象是,穿著又髒又破,行為沒有素質。但是流浪漢也有其它的活法,也可以活的很體面。

Simon相信流浪漢也可以活的很體面。(一条提供)

我一分錢都沒有,偶爾會在馬路上撿到幾角錢,也會在每週六的賣旗日上,捐給慈善機構。我身上的衣服都是在路上撿來的,在香港這個購物天堂,很容易撿到品質好又時髦的二手衣物。

夏天我經常洗衣服,但我不想佔用公共空間曬衣服,洗好的衣服直接穿在身上,一邊走路一邊用陽光曬乾。體育場提供免費公共浴室,我就常去洗澡,保持乾淨。以前在澳門的時候,吃得很好,每天健身,那時候我有二頭肌和腹肌,現在吃的沒那麼營養了,肌肉都消耗沒了。

到速食店吃二手食物的時候,我是有選擇的。不會吃太過油膩的東西,注重葷素搭配。畢竟流浪生活,要十分小心,不要生病,要認真對待自己的身體。多喝水,生病的時候,就多休息,身體會自己修復,過幾天就好了。我最熟悉銅鑼灣的馬路,知道哪裡有公用插頭可以充電,哪裡有飲用水器可以喝水。

Simon最熟悉銅鑼灣的馬路,知道哪裡可找到各種生活所需。(一条提供)

我的行李不多,生活需要斷捨離,只留下必要的,過多的物資會給生活帶來麻煩。我有三個包裹,分別裝衣服、食物和電子設備。

舊手機和筆記本是朋友送給我的,我偶爾用手機拍照上傳到博客上。我有兩個博客:“露宿一家親”和“露宿人生”。一個記錄我作為流浪漢的生活,記錄別人給我的幫助。另一個博客會發表一些對時事的觀點。

我沒有工作,但我把寫博客看作是我的工作,只不過沒有報酬。以前我不知道要做什麼工作,很迷茫。現在反而明白了,我感興趣的是可以自己主張的工作,像是作家、攝影家,或者是義務工作。只要可以幫助到別人,都是有意義的。

看看Simon的博客及工作時的樣子(點圖放大)↓↓↓

寫博客一是感謝與我分享物資的人,也想讓大家看到,不是所有的露宿者都是髒兮兮、素質低下,令人厭惡的。另一個主要原因,是因為香港人壓力大,常常覺得不快樂。香港在世界的舞台上,人要不斷努力,保持競爭力。在爭名逐利的過程中,很多人感到痛苦、麻木,甚至自閉。

我希望生活在主流價值觀裡的人,可以適當降低對名利和物質的追求,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活得輕鬆一些。並不是希望他們像我一樣露宿街頭,即便到了山窮水盡,像我一樣也可以活。不必為身外之物,痛苦煩惱,甚至了結生命。如果讀者看到我的博客會變得開心,那我的付出就有意義。

Simon希望香港人可活得輕鬆一些。(一条提供)

我的內在心靈,每降一級就會覺得富足一些

有很多人罵我,覺得我是一個Loser,由一個中產白領跌到做一個流浪漢。但這是從別人的角度來看問題。我覺得人,外在環境不重要,心態決定一切。流浪前,我不會與人打交道,過了流浪生活以後,與外面的世界接觸多了,我慢慢變得外向了,我開始分享我的生活和我的想法,是流浪生活改變了我。

從我的角度來看,雖然我的生活在一點一點的降級,但我的內在心靈,每降一級就會覺得富足一些,到現在是最滿足的狀態。我從一個迷茫、不懂得人生意義的人,到現在清楚的知道自己要什麼,這是流浪帶給我的最大財富。

家對很多人來說,是遮風擋雨,儲存物資的地方。對我來說,一個從心靈上能夠給你安穩,讓你心安的地方,就是家,其它都沒有關係。

+2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