劏房圍城|百呎蝸居遇風災塌石屎險中愛女 慈父心存恨:累咗大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劏房質素參差,不少都存安全隱患。劏房住戶賴先生撐著柺杖,走進百呎的單位,貼在雪櫃的是全家幅、掛牆月曆是女兒寫上的「爸爸我愛你」。

颱風山竹襲港,這個家卻突然塌下大塊石屎,險擊中獨女;雨天總是漏水,堪虞的樓宇結構在他眼中已見怪不怪。他最記掛只是女兒的成長,亦不願這種畸形住屋繼續在社會存在:「累咗呢個家庭,香港累咗呢啲家庭。」

(系列之六)

一張碌架床,是賴先生一家三口的休息之處。(梁鵬威攝)

「我個女平時喺呢個地方做功課,好在打風跌石屎嗰日落雨漏水,唔喺嗰個位,唔係就好大件事啦。」賴先生撐著柺杖走向窗邊,颱風山竹吹襲時,曾經有石屎崩塌,窗戶對上仍清晰見到痕跡,「一方面可以掛衫,同叫個女就唔好走咁埋。」

正對著飯桌的上方,是山竹吹襲後的痕跡,塌下的石屎更險些擊中愛女。賴先生其後拉起一條線,提醒女兒不要走近。(梁鵬威攝)

三人居百呎劏房:好少坐埋一齊傾

賴先生一家三口居於約100平方呎的單位.單位內滿佈雜物,「有時食食下都要企起身。」房間內放有一個雙層碌架床,勉強擠得下3個人,「女女都已經1米5幾,呢啲碌架床好逼。」日常生活空間不足,遑論有家庭時間,「晚黑好少話坐埋一齊傾談,坐密啲都唔得。」

女兒剛滿11歲,賴先生形容正值反叛期,不時有所爭拗,「自己對啲仔女都有啲後悔…一返來除了做功課就要瞓覺,無自己啲細藝喜好。」愛女有時無意的提問,更觸動身為父親內心的痛處,「佢話爸爸,我地落來同大陸住嘅地方真係唔同,第一句說話就係咁,你自己認為呢?」

三人居於百呎單位,日常生活空間不足,賴先生指,「連添飯咁要就開個人。」(梁鵬威攝)

想像過就肯定有啦,我來到呢度,仔女讀好書,起碼係一個有建樹的人,為自己、為香港都係一件事。
劏房戶賴先生

輪候公屋五年無回音 家庭幻想破滅

賴先生從內地來港40多年,於早前接妻女來港一起生活,一心盼望是一個新開始,未料輪候公屋已超過5年,仍然不見進展。對於生活,他曾有過幻想,「幻想自己有個屋企就好完美啦,點知你房價又咁高,加上租又貴,點有得諗?」

他現時因工受傷,需要靠妻子打散工支撐家庭。家庭月入平均只有7000元,每月租金負擔已約6000元,經濟拮据可想而知。談到未來,他堅持拒絕申領綜援,只怕將升讀中學的女兒會被同儕看低一線。

眺望大廈外的私人住宅,搬離劏房猶如奢望:等到60幾歲都未必有公屋添,要等到何時呢?(梁鵬威攝)

斥政府利益輸送:是幫兇

現實令幻想破滅,賴先生直斥政府是「幫兇」。

「成個高爾夫球場130幾公頃,你話無得建屋咩?一蚊租畀人,你用一蚊租劏房畀我呀,我100年都同你租呀!」、「根本當呢20幾萬人,劏房戶都唔係人,唔好話幫,係再揼多腳呀。」
劏房戶賴先生

眺望單位外的私人住宅,離開這家劏房猶如奢望,

「要等幾多年?等到60幾歲都未必有公屋,要等到何時呢?」
劏房戶賴先生
+9
+9
+9

延伸閱讀:

劏房圍城|唐樓大火忘教訓消防未達標 住戶無奈:有得住已好幸福

劏房圍城|唐樓結構難裝水缸陷兩難 學者:住客防火意識更重要

劏房圍城|18呎的世界 更新青年:與監獄相比 只是多了自由

劏房圍城|住在山邊寮屋劏房 母親心酸:好想畀小朋友好啲環境

劏房圍城|地舖一劏十 住戶怨政府忘記基層:做官嘅唔記得我哋

劏房圍城|中風漢走不出劏房 蝸屋百呎萌死念:呢度似坐監

劏房圍城|中風漢走不出劏房 蝸屋百呎萌死念:呢度似坐監

劏房圍城|失業漢分租床位被控 罰款等同半年租金:見步行步咯

劏房圍城|賓館、床位設發牌機制監管 劏房獨無 業界指陷兩難

劏房圍城|劏房業主批坊間指控不公道 佘慶雲:遇過逾萬無良租客

劏房圍城|測量師揭四大危險位 騎樓間房或致冧樓 促訂設計標準

劏房圍城|基層苦境數據背後 租管只可是短期措施 出路在何方?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