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與書紙上的遺物整理師故事|劉美兒專欄|影島筆記

撰文:劉美兒
出版:更新:

從數年前的《驅魔者》(Priest),至最近的《驅魔麵館》和正在播放的《大發不動產》等,驅魔主題的韓劇,向來不缺。而下周(5月14日) Netflix 開播的《Move to Heaven:我是遺物整理師》,一樣觸碰死亡,同時彷彿從超現實世界,回到這個,眾人皆無法迴避的生命議題。

文:劉美兒 

據報此劇的創作靈感來自金璽別的散文集《離開後留下的東西》。同樣出自遺物整理師的文筆,另一作家金完的書在韓國亦受關注,最近推出的中譯本,剛好也取名《我是遺物整理師》(台灣遠足文化)。從事特殊清掃行業,金完在書中,一再強調自己只是一名清潔工,謙卑地訴說工作日常和感悟。受親人、房東或公營機關的委託,負責把往生者最後待過的房子完善整理。

《我是遺物整理師》(台灣遠足文化)

這顯然並非輕鬆的職業。金完從不否認這事實,但他希望告知公眾,每人的工作,本來就各具意義和價值。

親友不敢親自前往空房,可能害怕鬼神,可能純粹怕髒怕菌,又或不堪回首,避免觸景傷情。屍體歷時多天始被發現,蛆蟲滿佈,腐爛噁心的氣味籠罩住所;儲了數千個裝滿排泄物的瓶子,需逐一清理;從家中藏書或收集物,推考他們從前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自殺後留下的血跡,尋短見的工具和證據,恍如親眼目睹死者的累累傷痕。

《離開後留下的東西》(商周)

金完無意寫一部高舉話題、「人到底有多少死法」之類的獵奇書,他工作的世界,既是實況,也是對遠去的人的同理心。我們永遠不能全然了解逝者生前的真實生活,但清掃的過程中,細密心思加上身體勞動,金完儼如成為他們與尚存者之間的橋樑。廣闊如對社會的人文關懷,小如對每個個體的感傷與理解,遺物整理師默默審視一切,即使必須盡量拿捏突如襲來的巨大情緒,金完仍然感恩於工作帶給他的「解放感」。

首爾大學醫學院法醫系教授柳成昊在《每週都去看屍體》寫道,「我是他們死後才能見到的人」。讀來很遺憾,也很動人。金完的感受相似:「一個人不可能死兩次,所以我為某個人提供的服務也只能有那麼一次。真是非常特別又高貴的工作不是嗎?」書中常出現一個名詞:「孤獨死」。逝者已去,留下一片寂靜。清空,捨離,金完猶如陪伴往生者,好好整理畢生心事。

(專欄「影島筆記」每周日刊出,標題由編輯撰寫,原題:人雖不在,但房子還得好好清掃。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作者簡介|劉美兒。曾是記者,目前是書店策劃。白天打工,晚上讀書寫字。文章散見各雜誌報刊。

【「影島筆記」其他文章:韓劇厲鬼非因刻意作惡而是有冤未了

【「影島筆記」其他文章:《機智醫生生活》醫療體制異類的殘酷生活

【「影島筆記」其他文章:韓劇《Run On》申世景任時完跑步以外的事

+7

【「影島筆記」其他文章:韓國飲食紀錄片、五花肉與新生代獨食文化

【「影島筆記」其他文章:韓劇大叔國民妹妹上流IU下游寄生上班人生

【「影島筆記」其他文章:莫扎特巴哈舒伯特《Penthouse》音樂密碼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