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動LetZ Goal︱遊走山野與都市間 放慢腳步為走更遠路︱Albert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跑步是跑手生命中重要的章節。然而,所謂人生,卻像一本書,由太多不同章節組合而成,凡事要求盡善盡美很難。有時不得不像一場馬拉松賽事,需要懂得收放,才能維持狀態,跑向終點。

對於疫情肆虐的2020年,不同跑手各有應對的方法和態度;從2018年開始,《齊動 LetZ Goal》跑團「跑將軍團」成員Albert本來就因為專心在工作中打拼,暫時放下訓練耗時的越野跑,轉戰路賽。正當路賽成績有所突破之際,今年卻因疫情,往日的跑步日常停滯,更令他把心一橫,早早休腳作罷。心中卻是深信,休息是為了跑更遠的路。他日,定必再戰。

《齊動 LetZ Goal》「12月MinPlay」虛擬跑活動,定下42公里和100公里的里數目標,作為每位齊動跑手的每月最低里數。今月我們找來「跑將軍團」團隊成員作為「領跑手」,藉分享他們對跑步的態度,一起燃喚初心,迎難而上,共同穿越跑季的征途!

全新運動App「齊動 LetZ Goal」登場!按此下載,將汗水換獎賞!

關於跑步,Albert表現得「大情大性」。(廖雁雄攝)

「要麼不做,要麼盡全力做!」

「我看待事情十分認真,要麼不做,要麼便盡全力做。就像過去對待越野跑的訓練般,每星期起碼一課跑班、一課路跑、一課40公里以上的山路長課,最少都跑3課;就例如這條由調景嶺出發,經魔鬼山(又名炮台山)、五桂山、小夏威夷徑、鷓鴣山、鴨仔山、釣魚翁,到達日出康城的山徑,就是剛好就是約40公里的長課,卻又不用離開將軍澳,甚有象徵意義。」Albert一邊介紹這條往日常跑,富地區特色的山徑,團跑的快樂如數家珍;一邊又形容自己在疫情肆虐的一年變得很「hea」。一星期慢跑一、兩次,盡量避開人群好好休息,兩種生活方式,形成鮮明的對比。

Albert曾為兼顧工作與讀碩士的日程,每天忙得只可以睡3至4小時。於是放棄跑步,卻寄情食量和脂肪。(受訪者提供)

事實上,如果對比Albert跑步路上的不同階段,不得不提那段「激情」日子。時間回到廿多年前,Albert還是中學生的時候,他形容身邊的同學朋友都開他的玩笑,籲他「一號風球也絕對不要外出」,怕他從不運動、身材消瘦,被風吹走。他決心增肥,卻又快速走到另一個極端,體重暴增,身型暴脹。

增肥任務完成,卻又時候減肥了。於是,他又從只得1、2分鐘耐力的體能,跑著跑著又入了D1水平學校的田徑隊,大學時代也是越野隊代表,堪稱神奇。他亦在不知不覺間,感覺自己已經對長跑時體內產生的「安多酚上癮」,無論是讀書、工作遇上壓力,只要跑個步,這種身體疲累,卻精神舒暢的感覺,十分滿足。

碩士畢業,時間相對許可之後,Albert果斷重投跑步「這位老朋友」的懷抱。(受訪者提供)

跑步亦需知所進退

回憶起跑步的開端,Albert直言十分喜歡那種團隊的感覺。雖說是長跑運動,歸根究底還是要「靠自己」,但當一班人能夠為著共同目標而奮鬥,這種團隊的競爭性,感覺太好。某程度促使他日後加入跑團,享受一班人跑步。他說:「我喜歡追時間,在這跑團的圈子當中,既充滿突破紀錄的氣氛,同時又俱備形形色色的社交生活。要不是疫情,我們每星期都會一起跑,冬季則一起跑海外馬,喜樂艱辛都有一班志同道合分享和見證,就像找回大學的團隊感覺。」

當然吧,再快樂的派對總有結束的時候,生活中太多事情需要取捨,Albert亦不是未試過將跑步暫時放下。2011年,他試過因為要兼顧工作與讀碩士的日程,每天都忙得只可以睡3至4小時,周六、日亦如是。生活充滿壓力,便轉化為食量和脂肪。畢業之後,果斷重投跑步這位「老朋友」的懷抱。

除著年紀增長,Albert有感長期密集地訓練,這樣的跑步模式很難長久。(廖雁雄攝)

「每當時間許可,我總會全情投入喜歡的事物。碩士畢業後,我幾乎每年都跟朋友參加毅行者,2014年走了17小時、2018年走了16小時,分別都取得了業界組別冠軍。但相對之下,比賽並不會佔用太多時間,更多時間花在日常訓練間。我試過為了應付環大帽山162公里的UTMT賽事,每個周末都要額外多走一個長課,維持了3個月,成績亦明顯進步。但實在累得要命,每個星期一上班,都疲倦得很。這次的經歷真正令我反思到,除著年紀增長,長期密集地訓練,這樣的跑步模式很難長久。可是不保持運動量的話,又很難繼續突破。於是跑罷2018年毅行者之後,我便再沒參加過越野跑,知所進退地專注路跑,反而有所突破。」Albert說。

2016年的HK100,大帽山山頂的馬路冷得被冰封。(受訪者提供)

難以預測才有趣

聽過太多跑手故事,為了尋找新刺激,漸漸從城市走上山野。Albert卻相反,從野外回歸道路,最大的好處,莫過於訓練日程更易管理。而且自從參加跑班之後,追時間的目標更是愈見成效,他還記得自己2002年首跑全馬時,時間是4小時2分鐘,十多年後,反而「逆齡地」跑出3小時21分。明明像是退後一步,反而開拓出全新的小宇宙。然而,在Albert心目中,越野跑的地位始終不能取代。

他說:「我記得自己最難忘的一次比賽經歷,大概是2016年的HK100。比賽當日是該年最冷一天,市區氣溫錄得攝氏3.1度,大帽山山頂更降至零下3度。山頂馬路都被冰封,連消防車都上不到山救人,怕在路上打滑。雖然我的賽前準備充足,也知道很冷,額外穿一件fleece外套,但從城門上到「白波」之後,就知問題大了,平日從山頂直衝扶輪公園,20分鐘左右就可以了,但這次卻走了足足1小時,還要尋找草多或渠位保持抓地,忍著冰凍的感覺,甚有絕境求生的感覺,卻正是這種準備多好,依然難以完成掌握的過程,也是我喜歡越野跑的一大原因。」

就算準備充足,參加者依然好儉「絕境求生」。(受訪者提供)

近年Albert的工作再次變得繁重,以為轉戰路跑,並準備再次突破之際,又遇上疫情,訓練難度倍增。即使上山避疫,人流隨時「多過旺角」。這種不可預測,彷彿跟越野跑一樣。反正現實如是,Albert當下的選擇,倒不如先放下跑步,善用網絡科技,維持跑步社群的生活,維持最低限度的慢跑作為應對作罷。因為他相信,休息是為了跑更遠的路,當下選擇稍退一步,就跟往日一樣,等待他日時間更充裕、社會環境更合適的時候,以更好的狀態繼續上線。反正,如果一切事情都可以盡如人意地在預測之中,這樣的長跑生涯也太悶了吧。

任何下載《齊動LetZ Goal》的齊動跑手都能參加「跑手接龍」虛擬跑團,並參加團隊活動一起努力。各位團員不妨以「42公里/100公里MinPlay」作最低目標,為不同的跑步目標繼續努力。如欲加入任何實體跑團或有疑問,歡迎登入「齊動 LetZ Goal」Facebook專頁,inbox我們查詢。

什麼是每月MinPlay?

齊動LetZ Goal「每月MinPlay」,每月邀請不同跑步人作領跑手,一起跑完「Level 2-42公里」和「Level 1-100公里」的「每月最低里數」,嬴取「MinPlay虛擬章」。

今個跑季「每月MinPlay」換上「跑向港馬」新主題,用虛擬章紀錄香港馬拉松路上的12道風景;

立即按此下載/登入「齊動 LetZ Goal」,一起跑、一起進步!

大迫傑跑步語錄,按圖放大:

+5
+5
+5

松浦彌太郎的跑步語錄

+4
+4
+4

村上春樹跑步語錄,按圖放大:

+7
+7
+7

訓犬師Derek Wong教你跑步遇惡犬如何應對:

跑步媒體《Runner’s World》曾就犬隻問題訪問了犬隻訓練專家Karen Peak,並總結了幾個「不」供大家參考。

「儲備心率」計算方法(按圖放大):

+3
+3
+3

「01測試」跑鞋評測評分(按圖放大):

+10
+10
+10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