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影評|輪迴盡頭是什麼?大反派拆穿真實民間信仰最大謊言?

撰文:方格子
出版:更新:

【月老影評/Disney+/柯震東/王淨/宋芸樺】《月老》是改編自九把刀自己多年前的同名小說作品,雖說是改編,不過劇本的情節主軸幾乎跟書中不太一樣;而這也正是這部作品成為電影的魅力所在,電影中不僅加入了反派的設定,也提及了更多關於生死、道德、與生命的輪迴因果觀,把愛情劇碼包裹在這些錯綜複雜的元素中,同時以絕美而特殊的視覺特效,建構了獨特臺灣民俗文化的的世界觀。

九把刀的《月老》就像科學怪人,是愛情、科幻、民俗的綜合體

《月老》從製作就可以看出,明顯的預謀了某種成功路線;在臺灣,電影的商業化是有一定脈絡可循的。臺灣電影如果要叫好的話(獲得獎項肯定、專業影評推薦),通常是走壓抑感情路線,題材不外乎親情、人生哲理等;而要叫座的話(商業上獲得一定程度的成功),幾乎就是青春愛情路線才有機會。而動作、或科幻類型因為成本考量,多半是以部分配套的形式出現在電影中。

【圖輯】網民一致認同這幾幕極催淚!點圖放大看更多《月老》經典場面及劇照👇👇👇

+19

青春愛情劇,一直是臺灣做為商業成功電影的主要手段之一、也是強項。

正因為動作、科幻拍攝的成本是可預期的耗費大,製作時製片方也就會考量,在整體劇情呈現上,有機會使用更多成本低的文戲畫面(對白劇情)撐過場,同時又是觀眾會喜歡的元素做結合。所以像是《艋舺》、《角頭》等,就是以江湖兄弟情來包裹動作戲,而科幻類型,可能就是以鬼或民俗作為製作特效的題材,像是《紅衣小女孩》或是《第九分局》、《緝魂》等。

臺灣電影中,看似大膽實則縝密安排的、嘗試性創新作品

《月老》兼具了臺灣電影商業成功的類型,同時也變化出了創新。

九把刀明顯並不想浪費自己的強項,故事中填滿主軸劇情的部分,就是以自身擅長的青春愛情為主,雖免不了令部分人覺得俗套的劇情,卻依舊是許多觀眾喜愛的重點;而負責電影中動作與科幻元素的部分,是以臺灣民俗建構的世界觀,有別以往使用『鬼』為題材的作品,多半會包裝成驚悚恐怖,這部電影以獨特的中二魅力與別緻的視覺呈現,扭轉這類題材,成為獨具風格的奇幻作品,也成為臺灣在製作同時可以發揮動作與科幻的類型片中,一種新的可能嘗試。

【圖輯】有大便又有「粗口」楷音?點圖放大看《月老》中阿綸的20次輪迴👇👇👇

+16

然而就個人覺得可惜的部分,新穎的世界觀建構並沒有得到很好的發揮空間,反派本身的劇情堆疊不夠、稍嫌沒有張力,整體愛情情感戲部分的情節偏多且老套;但與此同時,也是有看到許多九巴刀的書迷,反而評論感情戲的部分被刪除很多、覺得反派突兀,認為感情堆疊的不夠。這也許終究就是一個兩難,一部電影的主軸、重心想放在哪?又該放在哪?電影最終最好的呈現,其實就是每個人心裡天秤的重端。

儘管如此,我還是認為反派的加入替電影增添了厚度,包含一些對人生哲理與生命議題的思考,甚至覺得還可以刻劃的再更深刻一些。

【圖輯】點圖放大看《月老》呈現的「死後世界」👇👇👇

+7

劇情的最後,關於道謝與道歉

以下內容有劇透

看完電影後,想必有不少人疑惑反派最終消亡的理由。主角打敗反派的呈現方式,意外的沒有用純粹英雄救美式的驍勇情節,反而是主角因為想起了自己的前世記憶,突然向反派不停嗑頭道謝,反派就自己消亡了;也許一時看到會覺得莫名奇妙,但這在畫面上的呈現,意外地非常有力道,細想背後蘊含的道理,便會覺得那嗑頭更加深刻不平凡,它呈現的是臺灣民俗宗教裡有趣的課題,也就是關於因果報應與輪迴。

電影中,鬼頭成在陰間做了幾百萬年「牛頭」,一度認為靈魂反覆輪迴並沒有意義,讓靈魂脫離苦海的「彼岸」一直都看得見,卻永遠到不了。(《月老》劇照)

反派內心最憤恨不平的一直都不是當年遭到了背叛,若是如此,他根本不會答應月老要做牛頭馬面;反派自己最後也提到,數百年了,他從殺人變為殺鬼,為的究竟是什麼?看到自己的土匪夥伴們,各個都轉世、還轉世無數次,並在這當中還漸漸化解自身的陰德,在下輩子裡做個好人與平凡人,他心裡總覺得憤恨不平;然而也正是這個不平,反而證明了他其實不想再做惡;但偏偏,他不知為何而開始的、也就不知該為何而結束。輪迴盡頭是什麼?生命的盡頭是什麼?做這一切的意義究竟是為什麼?所為彼岸在何方?無法達到答案,就無法停止。

電影甫開場便說明了,「西方極樂」、「淨土」、「彼岸」等地方,靈魂至少在幾千萬年間都不會去得到。(《月老》劇照)

一個真誠的道歉,化解千仇萬恨;一句真心的感謝,值得世間美好。

最終男主角的道謝讓反派想起不殺的理由,生命是很微小薄弱又很可貴的,關於生命的意義,就是存在本身,能活著真好、能感受到活著就是件好事了。一個誠心誠意的道謝,用的卻是像道歉的下跪磕頭動作,也呼應了反派想要有人理解、記起他的仇恨與不甘;也許終究不知道當初是為了什麼而做的,可竟然不知道為何,那又何必堅持執念呢?曾經開心活過的日子,那是最值得的,我想反派最後放下,也不過於此。

因果輪迴強調的從來不是報應,而是此世此生、此時此刻,就做個好人,善良快樂而知足的人。

最終男主角的道謝讓反派鬼頭成想起「不殺」的理由。(《月老》劇照)

我很開心此生能遇見你這樣過

謝謝你、對不起、我愛你真心誠意的這三句話,是人生中最有力量的,而《月老》將這三個概念都包裹在這個主題裡。曾經被傷過的才會明白他人的痛苦;當有人真心的對自己說這三句話時,那是一種如釋負重、活著真好,就算人生真的好難,也會有被安慰的感覺。

男主角在最後不僅是用感謝感化了反派,也是因為想起那短暫的生為蟬的一生,那開心的七天讓他有所體悟;對應到此生能與女主角共度的時光,他明白了知足的幸福是什麼樣的感覺,所以他對女主角的感情也才不再有眷戀與堅持。與你共度的此生已是現在的全部,沒有必要再要求未知的來生與下段日子。生命的可貴在於一去不復返,所以活著的人要繼續過好當下,不是為了忘記死去的人,而是為了延續那段曾與之共處的開心時光。

死亡是所有生命的前提,也是活著的理由;所以在到死前的那一天為止,好好活著。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作者:Chen Han,原文:《月老》輪迴的愛情故事,包裹人生的課題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