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SEN仔仔字體潦草坐不定遭投訴 媽媽感無奈:家長係溝通橋樑

撰文:賴珮軍
出版:更新:

SEN學生在容易在學習上遇到不同難關,老師的理解和幫助固然重要,不過家長也應做好小朋友與老師的溝通橋樑。Minnie的兒子Russell是SEN,現時17歲,他於4歲時確診專注力不足、語言遲緩、讀寫障礙及亞氏保加症。10多年前學校尚未有支援SEN的措施,所以Russell在學期間面對不少難關。

對老師留下的負面評語感無奈

Russel較難專注,經常坐不定,上課時會經常睡覺、去廁所,老師會視他為曳學生,操行分長期低落。

他有讀寫障礙問題,所以中文科成績較差,也常遭同學取笑。Russell需要花費大量時間才能寫出一個中文字,字體也較潦草。雖然老師知道他有讀寫障礙,但未必了解他的難處,所以經常會寫下「字體潦草」、「注意字體」、「要用心做功課」等評語,但其實Russell已花了不少心機完成功課。「我有少少感覺係硬食老師對個仔嘅標籤」Minnie深感無奈。

讀寫障礙孩子的學習方式與別人不同

Minnie與Russell四處治療時認識了一位同為SEN的治療師周Sir。當時她才了解有讀寫障礙的小朋友的學習方式與他人不同,中文字於他們而言等於「干擾」:「有讀寫障礙嘅小朋友唔係透過寫或者望去了解字,而係透過故事,或者聽覺刺激去學,寫反而係最後嘅一步。」家長要從孩子的視角出發,用不同方式慢慢引導。

曾一小時教寫一個字 過程艱難卻對兒子奏效

起初Minnie質疑周Sir的教學方式,她堅持要用自己一套教Russell,但情況絲毫沒有好轉,也令兒子抗拒學字,所以她最後放棄了自以為是「對」的方法,轉為嘗試用周Sir的方法引導Russell。

她會將一個字拆解成多個部件,逐個講解和學習,也用說故事的方式幫助兒子深化記憶。過程費時,可能一小時才學懂寫一個字。不過用了說故事的方法學習後,Russell的創造力、思考能力及表達能力都有大幅進步,更於4年級時獲學校推薦參加故事演講比賽,最後榮獲全港第一名。

家長是老師和孩子間的重要橋樑

後來Minnie對SEN的了解加深了,會開始與Russell的中文科老師溝通,讓他們了解Russell的狀況:「我以前教過書,我好明白老師有既定嘅標準同要求,而當時嘅老師未必有能力或者方法去應對,唔知點處理。家長係好重要橋樑,要同老師解釋:『佢係咁㗎,佢係需要行一行、唞一唞氣,如果你覺得OK嘅就畀佢咁做啦,佢真係唔係特登。』」

有次老師再次向Minnie投訴,她只好直接道出Russell的難處:「佢只有兩個選擇,一係佢就瞓覺,一係佢就搗蛋,因為佢覺得悶、冇興趣。」儘管老師得知Russell是SEN,仍會經常問她Russell是否睡眠不足、打機,令她萬般無奈:「可唔可以接受有啲類型嘅同學就係咁,有啲嘢就算佢幾努力都真係做唔到。」

接受SEN孩子的不同

她也指出其實Russell只是中文科成績較差,他的英文及數學科成績較好,上課表現也良好:「有讀寫障礙嘅人本身就唔支援『寫字』,唔會好似我哋咁咩都寫到,佢哋寫一個字真係要諗成個鐘。佢口講同智能都冇問題,只係寫唔到。」

Minnie笑言Russell中二時竟被分派至精英班,但同學普遍乖巧安靜,而他卻是靜不下來,當時的班主任會經常標籤他。雖然Minnie明白老師是怕影響到其他同學,但這情況卻是難以解決,只能多溝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