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無王管」:比特幣社會應用的最佳實驗室?

撰文:伍振中
出版:更新:

中美洲小國薩爾瓦多周二(7日)正式將比特幣列作法定貨幣,但首日即迎來不少問題:電子錢包系統因過度下載導致一度下架;比特幣幣值大跌一成;同日引反民眾上街反對,充份反映這個大膽嘗試的箇中風險。
巴拉圭、巴拿馬、阿根廷等鄰近拉美國家的議員,早前都紛紛乘機倡議己國政府,應跟隨薩爾瓦多接納比特幣為法定貨幣。觀乎全球,歐美各國央行及金融機構普遍對加密貨幣仍持觀望態度。為何惟拉美眾小國,會如此敢於挑戰常規?

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的地鐵站,鋪滿了一幅幅商品海報。其中有一幅彩色海報特別顯眼:「來購買比特幣吧,讓自己不用再勒緊褲頭!」

Ripio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其中一幅街頭廣告。(網上圖片)

Ripio這間公司的廣告經常出現在地鐵站內,阿根廷人對這個名字也不陌生了。它是當地一間新創公司,經營加密貨幣平台,容許用戶買賣各種加密貨幣,並為用戶設有「熱錢包」功能,用以儲存加密貨幣。

它同時透過以太坊(Ethereum)公鏈的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特徵向用戶開放P2P借貸功能。Ripio現今在阿根廷、巴西和墨西哥擁有超過30萬名用戶,當中超過八成用戶來自阿根廷。

Ripio在阿根廷、巴西和墨西哥擁有超過30萬名用戶。

在阿根廷,加密貨幣雖遠未稱得上成為民間主流,但它似乎為國民提供了另一個「儲蓄的想像」。

另類儲蓄工具?

根據《彭博社》(Bloomberg)數據指出,阿根廷披索在過去四年已累積貶值超過80%。自本世紀初以來,阿根廷幾乎一直是全球最大的負債國。僵化貨幣體制及政府失當的公共財政政策,大大加劇貨幣危機。長期的貨幣貶值令本國居民收入長期追不上通脹,每天辛苦賺的血汗錢,往往很快就被通脹快速稀釋。

當地居民對阿根廷披索的價值幾乎完全沒有信心,故經常以美元作為主要儲蓄,以冀保值。然而,當地政府設有嚴格外匯管制,限制一般居民以披索兌美元的額度。

阿根廷披索在過去四年已累積貶值超過80%,令阿根廷成為全球其中一個通脹危機最嚴重的國家。(Getty Images)

比國家貨幣更保值?

於是,以比特幣為主的加密貨幣交易便在當地應運而生。對於一般阿根廷人來說,也許比特幣比披索更有支撐價值。

因為阿根廷政府設有美元兌匯管制,因此當地不少加密貨幣用戶選擇購買與美元掛勾的美元穩定幣,例如USDT和USDC。這些用戶首要重視的,不是追求加密貨幣的大幅升值,而是只求借助區塊鏈技術,獲得與美元類近的保值工具。

「在阿根廷,其實沒有任何一種適合儲蓄的合理選項……無論押注哪方面,都會面臨風險。」麻省理工學院(MIT)全球經濟及管理學系教授Simon Johnson 認為,阿根廷的貨幣體系千瘡百孔,本國居民即使持有國內流通的法定貨幣,也需承受巨大貶值風險,致使他們嘗試以加密貨幣作為其資產保值工具。不過,他同時強調,現今投資加密貨幣仍然有「非常實在的風險」(very real risks)。

長期的貨幣貶值令阿根廷國民收入長期追不上通脹,每天辛苦賺的血汗錢,往往很快就被通脹快速稀釋。(Getty Images)

「阿根廷貨幣市場十分波動,所以國民希望自行找到一道建立信任基礎的方式。第一個想到的東西,就是加密貨幣。」香港區塊鏈企業 Animoca Brands 共同創辦人蕭逸(Yat Siu)表示,他們在阿根廷設有辦公室。蕭逸透露,他們之所以選擇進駐當地,是因為那裏有很多本地區塊鏈專業人才,區塊鏈產業在當地有很大的發展潛力。「阿根廷其實擁有良好教育制度,而且每個人都有很好的英語能力。」他說道。

蕭逸直言,正是當地政府官僚系統管治效能不彰,貪腐瀆職問題相當嚴重,令追求去中心化的創新區塊鏈技術在當地得以落地生根。

Animoca Brands總部設在香港數碼港,另外在歐洲、美國和拉丁美洲等地均設有辦公室。(伍振中攝)

拉丁美洲的「通病」

其實不只阿根廷,基於歷史和社會原因,通貨膨脹和本國貨幣貶值長年困擾各個拉美國家。為求穩定商品交易市場,大多拉美國家都會流通使用美元。

譬如巴拿馬從1907年起便使用美元作為國內流通貨幣,一來希望穩定國內貨幣基礎,二來亦有助發展國內所依賴的國際轉口及航運貿易產業(國際商品貿易至今普遍仍以美元結算)。巴波亞(Balboa)則是巴拿馬主權貨幣,惟僅為輔幣,與美元等值。

巴拿馬依靠國內運河河道致富,美元作為國際貿易主要結算貨幣,在巴拿馬也是暢通無阻。(Getty Images)

已落實以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薩爾瓦多,更加沒有自己的主權貨幣。它一直以來依賴美元來完成國內交易和國際外匯結算。近年美國聯儲局採取量化寬鬆政策,讓薩爾瓦多經濟危機雪上加霜。這才促使39歲的年輕總統布克勒(Nayib Bukele)決定以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布克勒堅定相信,引入比特幣將有助改善國民生活。

圖為6月6日薩爾瓦多總統布克勒在新聞發布會上發言。(Reuters)

在鄰國薩爾瓦多提出將以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後,巴拿馬國會議員Gabriel Silva便在Twitter發文表示,正在準備一份立法提案,希望巴拿馬能把握時機支持加密貨幣,促進本地加密貨幣及區塊鏈創業發展。

南美洲的巴拉圭,近日便有當地礦商和議員提出,善用本國水力發電資源(水電支撐當地接近100%發電量)發展需要消耗大量電力的加密貨幣挖礦產業,意欲追隨其他拉美鄰國,趕上加密貨幣風潮,建立起世上最大規模的比特幣環保挖礦場。

由於拉丁美洲國家的財政架構及官僚管治系統脆弱。這個「通病」,讓加密貨幣成為國民的新幻想,冀它能夠在地彌補國內財金系統的不足。薩爾瓦多首先當作全球首例,無疑將為其他拉美國家在未來試圖接受比特幣,迎來很大的鼓舞作用。

Bitcoin與環保・上|馬斯克忽轉軚 挖礦熱潮響起環保警號

Bitcoin與環保・下|挖礦的迷思:耗電必然加劇碳排?

巴拉圭伊泰普水電站 (Itaipu Dam)為全球最大水力發電站。可再生能源的廣泛應用,正好令巴拉圭擁有成為世界環保挖礦基地的潛力。

不得不防「黑暗面」

然而,一幣有兩面。加密貨幣市場至今仍未有明確的國際標準監管細則。加密貨幣跨境交易依然可能會造成重大監管漏洞,成為國際洗黑錢集團或非法投機人士的犯罪天堂。

像開創先例的薩爾瓦多,當地從事毒品、非法武器買賣的黑幫集團十分猖獗,政府將加密貨幣納入法定貨幣機制,將令他們從事海外非法交易及洗黑錢渠道變得異常暢通,不法份子更容易透過機制漏洞逃過法網。

更甚的是,加密貨幣市場十分波動,一旦比特幣價值大跌,無論像薩爾瓦多、巴拉圭之類的拉美小國,以至阿根廷這樣貨幣體系脆弱的區域大國,其國內經濟肯定將不堪一擊。

的確,拉丁美洲的獨特政經狀況,可能讓它成為比特幣的最佳實驗室。然而,加密貨幣普及化對當地經濟社會體系所構成的潛在威脅,同時需要高度警惕。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