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上流社會劇集裏的感情自主|影島筆記|劉美兒專欄

撰文:劉美兒
出版:更新:
《我的上流世界》首集開場就發生命案。(Netflix截圖)

描寫上流社會生態的劇集,只要你沒看膩,這幾年隨手可見,長看長有。從《有品位的她》、《天空城堡》、乃至仍在熱播的《The Penthouse》,無不以貴族和富二代作為劇本背景。

文:劉美兒

《我的上流世界》(Mine)亦進入結局階段,發生在富豪世家的懸疑劇,前設非常清楚,既是男與女的角力,也是操控者與被操控者的鬥爭,而背後,眾人皆有著追尋自己生活的渴望。金瑞亨(大家必定記得《天空城堡》裡那個恐怖家教)和李寶英撐起整部劇,外貌及氣質上一剛一柔,看起來倒有種互相依靠的溫暖。妯娌二人,分別嫁進那座豪華大宅,固然是「下人」眼中穿戴整齊的「主人」,同時也是家族裡必須循規蹈矩的所謂媳婦。經過各種背信與不甘,兩個女子決定聯手,向密謀搶奪企業繼承權的次子復仇。

+2

如何體現「掙脫枷鎖,追求自由」的情節套路,宣示「不被認可的愛」肯定是最直接的安排。橫跨三代,且一代比一代直白勇敢。首代富豪年輕時深愛一名已懷有別人孩子的女人,他把跟自己沒有血緣的小孩帶回家撫養,又偷偷與女子繼續見面,對之,到老仍有思念之情。金瑞亨演的二代大媳婦,擁有掌管家庭及公司業務的能力,當然這也是很典型、世俗加諸於媳婦角色身上的負擔。然而,她一直無法向別人透露自己真正的性取向,直至最後終於承認面對。富三代自小處於被動的狀態,從出國留學至婚約,老早已被設定。他更加直白,為與少女傭人交往,毅然放棄奢華生活。

另一種體現方式,就是在既有權力分配上,反其道而行。在傭人世界裡,本來同樣以權力劃分地位高低。出身貧窮的少女傭人,因愛上富三代而被欺凌和打壓,但她不願被誤會,堅持留下;女管家作為頭目,賴以生存的伎倆,是偷錄家中各人私隱,出賣情報。被二代次子不公平對待後,身份上的尊卑,頓時變得模糊,靜候時機反擊成為她最大的野心。

劇中,兩位女主角在一次交談中這樣說的:「你想打破的是什麼?」「世人的偏見。」李寶英作為繼母(是的,狗血劇裡的兒女角色,多半非家族親生),即使對孩子視如己出,仍一直被質疑其母愛的深厚,只因她不是「生母」身份;金瑞亨時刻暗自掛心識於微時的同性戀人,為此一直過著憂鬱低落的日子。他人之見,非自己所願,能不能跟隨自己的心走下去,才是真正的抉擇。撇開所有華麗鋪排與情節起伏,此劇最想表達的,大抵如此。

【「影島筆記」其他文章:關於韓劇:不要忘記娛樂背後的勞動血汗

【「影島筆記」其他文章:韓劇與書紙上的遺物整理師故事

(專欄「影島筆記」周三刊出。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作者簡介|劉美兒。曾是記者,目前是書店策劃。白天打工,晚上讀書寫字。文章散見各雜誌報刊。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