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明天不要來》體現的文化衝擊|影島筆記|劉美兒專欄

撰文:劉美兒
出版:更新:

情節複雜的狗血劇近來或許看膩了,夏天一來,剛好有以校園為背景的劇集播出。《明天不要來》用處境喜劇手法製作,半小時一集,早已預設好的罐頭笑聲,大部份拍攝場景固定在學校。相比起只檢視青春、經歷初戀的情節,它的企圖心顯然再多一些。

文:劉美兒

《明》描寫一群生活在大學國際宿舍的學生,他們來自不同國家,不同種族,有因喜歡韓流的追星族,有為了愛情而追到韓國來的剛烈女生,也有土生土長的混血兒,每人皆說極流利的韓語。其實不少韓綜也起用能講韓文的外國人作固定演出,為觀眾而言,這劇應沒太大隔閡。各式各樣的笑料,歡樂氣氛固然不缺,可創作者要表達的,大抵並非純粹俊男美女偶像營造的亮眼畫面。不斷出現的反諷喜感,更為有趣。很明顯的例子,是來自美國的女孩Carson,在西方長大,卻完全是韓食的胃,平日大口大口吃拌飯和米餅零食。編劇甚或開了韓國社會傳統階段觀念一個玩笑,外國人如 Carson,同樣習慣使喚老么做跑腿,辦日常瑣事;說話語氣如上了年紀的老人,成天嘀咕,一句「라떼는 말이야」(想當年怎樣怎樣)老是掛在唇邊。然而火爆的Carson 也有可愛一面,夠義氣,大情大性,愛穿阿豬媽風格的婦女衣服,同學眼中看來很土,而她卻我行我素,忠於自己。

體現文化衝擊和身份認同,當然還有韓炫旻,黑皮膚的他本身確實為尼日利亞和南韓混血兒,韓文可說是其母語,目前已成為世界矚目的新一代模特兒。劇中,因為與生俱來的外表,常被看成「外國人」,他總氣急敗壞地澄清自己是韓國人,彷彿也為其過去真實遭遇而幽默一番。

+2

作為喜劇,心情上最重負擔的部份,仍然落在一位韓國學生身上。世阮因為家人坐牢和負債,課餘總要打散工為生,後因與名人之子交往,瞬間被網民起底,所謂不光彩的身世隨即被網路公審,此乃徹底的歧視和欺凌。一部 sitcom 取了淡淡哀愁的劇名,正是世阮的寫照。一直活得好累,為生計而放棄夢想,每個晚上都希望地球毀滅,不要再有明天(此意思更貼近韓國原劇名)。然而,年輕很好,活著也很好。這是後來世阮在一個充滿愛和體諒的多元群體生活裡,深深領略到的事。

(專欄「影島筆記」周三刊出。原題:〈在韓國生活的「外國人」。〉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影島筆記」其他文章:關於韓劇:不要忘記娛樂背後的勞動血汗

【「影島筆記」其他文章:韓劇與書紙上的遺物整理師故事

作者簡介|劉美兒。曾是記者,目前是書店策劃。白天打工,晚上讀書寫字。文章散見各雜誌報刊。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