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周永新嘆政治骯髒:凡事太盡有問題 籲李家超讓港休養生息

撰文:林嘉成
出版:更新:

林鄭時代踏入倒數階段,港大榮休教授周永新接受《香港01》專訪,回顧時指歷屆政府社福決策守舊,展望時卻再三呼籲候任特首李家超,未來兩年「唔好搞咁多嘢」,好讓港人休養生息:「畀兩年時間大家靜一靜,過去三年太亂,攰呀香港人,我都攰!」除了政治爭議不要碰,教育、醫療等制度都應該不變應萬變,「等大家都定一定,要做,就實實際際基層醫療做好啲。」

被譽為「社工之父」的周永新,曾經在「退保」一役中遭林鄭批評不懂經濟,但其實他是讀經濟及中史出身。周永新說,讀歷史就會明白政治很骯髒,自己回歸前已經退出所有政治組織,不搞政治、但不忌諱談政治。

一直是民主派大本營的社福界,自2019年後成整頓對象,周永新說,社工信仰「賦權」、持守「批判」價值都沒錯,但比喻香港正如一艘超載的船:「任何人傾去一邊,呢隻船都會翻沉;而隻船能夠平衡,就在於有啲人去得太盡,要返番嚟先得,隻船先可以穩。」

+1

林鄭標榜社福立功 周永新:推翻退保無解問題 長生津埋財政隱憂

嘆去得太盡政改落空

林鄭月娥任內堅持修訂《逃犯條例》,釀成回歸以來最大政治風暴,周永新說隨着政府換屆,各方都要重新思考。他說由反國教運動及「佔中」開始,這十年來社會「有時去得太盡,過咗火位」,要行穩致遠就必須同舟共濟,希望大家同坐一條船都反省一下,「唔好做一啲事情,對船嘅穩定有害。」

周永新說,無意判斷孰是孰非,但對的事情一旦過火就會出問題:「民主係啱㗎,但如果你認為只有『一人一票』嘅選舉先係民主,甚至話唔咁做就係不公義,咁就死火。」他憶述人大「831」決定,民主陣營堅持要「每個階段都『一人一票』,最後泡湯就係因為提名都要『一人一票』,去到盡咪唔掂囉!當時我寫嘢,我唔同意,啲人都歸納我係另一邊嘅人。」

修例風波後,北京在香港落實《港區國安法》。周永新說,亂局下用重典無可厚非,「點會唔啱啫,但任何嘢去太盡,就有錯。你話寬恕,咁就縱容,去得太盡,社會一樣亂晒籠。」他強調各方都要中庸,未來兩、三年要重建公民社會,聚焦無政治色彩的事情,譬如照顧老弱:「無人話錯㗎,建制都要關顧,社工更加要,呢方面多做,合作多啲。」

籲毋須自製恐慌 公民社會重建宜去政治化

被問到對時局大變的看法,周永新表示,《港區國安法》作為新法律,大家都會覺得很嚴厲,不過「有時係自己攞嚟驚」,舉例有學校圖書館將其著作《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和價值觀》下架,「都係自己嚇自己,關咩事啫?」他說身邊確有人向他表達憂慮、打算移民,學界、社福界、宗教界、甚至學生都有,但他觀察當中不少恐懼並無理據,「除非你呼籲過外國制裁中國,暴動嘅時候畀人捉過、抄過名,如果唔係,根本無理由恐懼。」

周永新多次表示在新政治形勢下,首先不要自己製造恐慌。對於被視為溫和派的立法會前議員張超雄、以及民主黨元老楊森都被捕判囚,周永新說,兩人被捕都各有事因,不到他去判斷是非,「我唔會答呢個問題,我係邊個啫?又唔係上帝,又唔係法官。好多事情,唔係話唔分對錯,有人一定話我和稀泥。但個事實係,每個人都要為自己所為負責任;至於第二人做事對與錯,唔係我說,係佢講!」

我想問一問,你簽過名、登過報紙,係咪真係要驚到一個情形,你會畀人拉?政府會唔會拉你?我唔係好確定知道,但係我講一定唔會,或者我犯咗一個錯誤,太過無知。你一定會畀人拉,我會犯另一錯誤,將恐懼傳播左出去。
周永新 談《港區國安法》
+2

張超雄楊森判囚 周讚正直:比以前更堅強

周永新與張超雄、楊森淵源深厚。張超雄90年代回流香港教書前,周永新在一個會議結識對方,更邀他到港大見面,邀請他回港任教,「不過佢收尾無申請我哋(港大),去咗理工。」楊森更是周永新的博士學生,早前在獄中都有書信往來。

周永新毫不遲疑地讚兩人正直、「係好好嘅人」:「我諗佢哋完全承擔後果,會為自己所做嘅嘢承擔。至於楊森,要坐監,預咗,咁你有咩好替我擔心呢?」被問到會否覺得可惜,他說:「我相信兩人會承擔,自己所作嘅選擇。由我嘅觀察裡面,兩個人都比以前更加堅強(become stronger than before),尤其是楊森。」

楊森出來話「我無悔、我無錯,不過我法律上犯罪。」你咪尊重佢無錯囉,我何必判斷對錯呢?佢自己覺得自己正確,都因為犯罪承擔咗後果,咁仲更應該得到人嘅尊敬啦。
周永新 談楊森判囚
周永新接受《香港01》專訪。(李澤彤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