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之義.二】為少數族裔爭取廿年 王惠芬:我的功勞得1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個巴基斯坦青年11歲來到香港投靠叔叔,想找書讀。小學嫌他太大,中學嫌他只有小三程度。於是青年在重慶大廈找了一份送外賣的工,儲了點錢後,巴基斯坦的父母親為他相了個女孩等他回鄉訂婚,青年一回到鄉下,翌日撞車死了。

攝影:陳嘉元

王惠芬一直記著他的死。「生命應該有一條本來的軌跡吧?如果他來到香港走的是一條上學的軌跡,他的生命也是這麼短暫嗎?」當年王惠芬是那個在他身邊陪他學校失敗的人。「他們的生命消失不過一瞬間,好像沒有存在過。」每次當她問這些少數族裔青年,誰誰誰去了哪裡?他們通常會答:「disappeared」。很多人和巴基斯坦青年一樣,19歲人生一下消失無影,仿如螻蟻。

王惠芬開始覺得,她要趕在這些生命消失前為他們做點什麼。2001年她和兩位朋友成立融樂會,與少數族裔同行,自此她多了一群「細路」。

王惠芬總說自己有過度活躍症,貪玩,玩得比她的「細路」瘋狂。

少數族裔生命突然「消失」 成立融樂會力爭輿論及政策支持

以她這張華人面孔要進入巴基斯坦、尼泊爾等等族群,需要一點功夫。從家事、法律以至教育、政策推動,王惠芬把自己交托給少數族裔,穿花花裙,有時包頭巾。

最初她總在佐敦公園「蒲」,日頭猛曬時找失學青年吹水。她帶著無所事事的小孩四處找學校,,有些學生不被取錄,她就寫信給教統局(現時的教育局)局長,再召開記者會控訴。

試過有個尼泊爾爸爸跪在她面前,請王惠芬救救他吸毒的兒子。王惠芬後來救的吸毒青年不只這個兒子,她為吸毒過量死亡的尼泊爾青年辦喪禮、為被指藏毒而被捕的青年保釋。一個14歲巴基斯坦少女愛上男生,父母逼他們分開,且強把少女安排送回鄉。王惠芬試過阻止,那巴基斯坦爸爸找了30多個壯漢來告訴她一聲:「你不再是我們巴基斯坦人的朋友﹗」

這些也是王惠芬的「細路」,她把他們小時的相片收藏至今。

+5
+4
+3

她一方面找《明報》做一個「隱形人」系列,說出別人口中的「賓妹」故事、尼泊爾人一代人做啹喀兵一代人起地盤。另一方面從教育政策著手,第一步倡議主流學校也可以錄取少數族裔學生,第二步再改革少數族裔的中文考核,倡議用程度較淺的英國GCSE中文試取代DSE中文試。

歷時9年成功推動《種族歧視條例》  向政府爭取有心法

2000年一個晚上,白人Martin Jacques 的妻子癲癎症發作,被送到律敦治醫院。他以為妻子會得到照顧,離開醫院後卻被通知妻子已去世。Martin Jacques記起,他離開醫院前妻子輕聲說笑:因為她的膚色,醫院的人把她放在一邊(資料來源:Martin Jacques.com)。Martin Jacques起訴醫院,才有人看見種族歧視的後果。此時王惠芬合大律師吳靄儀、人權組織總幹事羅沃啟、民主黨劉慧卿及其他人之力,推動《種族歧視條例》立法,但草案、修例、過立法會的過程拖了足足9年才立法。

20年來在少數族裔中打滾、在官場中推動議題之大小事,記錄在近來的書《公義的顏色:王惠芬與少數族裔的平權路》之中。書中關於王惠芬個人只4章,另外的14章全關於她以及她的同行者如何令少數族裔被看見,如同一本充權手冊,讓下一手看著書的內容就能走上同一條路。王惠芬聽完這個說法笑得很開心,她說有一部分掙扎過寫不寫出來,最後決定刪走,就是與官交手的技巧。「不是指奸的技巧,而是如何令政府接受一個建議。例如前線可能想多一步方法,不一定要敵我,給一個建議政府,我有很多這些橋。」不寫出來是因為,路還很長,下次出手才能出其不意。

其實王惠芬是個大笑姑婆,不是自己喜歡笑,而是喜歡逗人笑。

議員媒體炒作南亞「假難民」  融樂會被抹黑為「溶落狗」

3年前王惠芬做子宮手術後離開融樂會,她離開之時說得上放心——政府人口政策開始有少數族裔的份、如2011年統計處以少數族裔為主題撰寫專題報告,大眾終於懂得分辨少數族裔也是香港居民,他們的廣東話應該比王惠芬的福建口音還標準。「若要說香港的種族平等,我的功勞只是0至1分,50分合格。」這王惠芬以及她的同行者用了幾近20年的時間才累積的分數,不過別人稍稍發功就強奪走這一分。

近幾年有議員提出遣返「假難民」,難民到底如何分真假?信服者沒有質疑難民和少數族裔的關係就攻擊,彷彿膚色相近就是一伙。融樂會英文名叫Hong Kong Unison,「要求遣返難民大聯盟」Facebook page中叫融樂會為「溶落狗」,取名為Hong Kong Unidog,貼文指假難民搶香港資源。「我們要不斷解釋我們的工作是服務本地的少數族裔,他們是香港的第三、第四代。」又有些報紙總說「南亞幫」,將南亞裔和「印巴籍」與罪惡扯上關係。這些有意無意的塑造,輕輕就把平權路上的1分推回0的位置。

王惠芬前半生的自傳。(受訪者提供)

「我有抑鬱,所以要多睡。」王惠芬離開融樂會後就發生雨傘運動,雨傘過後她發現乳癌,一下子跌進抑鬱之中,睡醒就流淚。請看下集。

《公義的顏色:王惠芬與少數族裔的平權路》

三聯書店攤位王惠芬簽名時段:

7月20日(周四)下午3至4時

7月22日(周六)下午1至2時

7月23日(周日)下午4至5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