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足日與夜.哈利/馬特史密夫】兩個年代的袋鼠精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代不如一代」這句批評,部份香港人愛掛在口邊,認為下一代未夠經驗,動輒便輕易放棄、「唔捱得」,「我後生嗰陣⋯⋯」;同時又覺得上一代太守舊,過於依賴經驗,「今時今日呢套行唔通喇」。

馬特史密夫,36歲,傑志中堅,於英格蘭成長,30歲入籍澳洲;哈利,22歲,和富大埔前鋒,澳洲土生土長。兩人年紀相差14載,命運卻安排他們在香港相遇,嚴格一點,可說是重逢。

兩代澳洲球員的故事,代表着兩個年代不一樣的奮鬥精神,他們又如何看待分屬「上一代」及「下一代」的對方?

哈利與馬特史密夫(Matt)的故事,緣自澳職球隊布里斯班獅吼。

於布里斯班出生的哈利,自小因兄長而接觸足球,逐漸成為當地球隊布里斯班獅吼的支持者;Matt則於2010年加盟這支澳職勁旅,更於翌年起擔任隊長。

哈利家住獅吼訓練場地旁,年青時他總愛旁觀球隊練習,每逢假日更入場觀看球隊比賽,愛隊領袖Matt自然成為他心中的英雄人物。即使哈利20歲加入獅吼青年軍時,Matt已離隊,他卻一直視對方為目標,「雖然那時我私下不認識他,但作為一位球迷及年青球員,他場內的領袖風範,場外的專業態度,都是我學習的方向。」

兩人有對方的聯絡方法,私下卻少有相約聚會,誰知一見面便有各種談不完的話題。(余俊亮攝)

本是球迷與偶像的關係,在今年起了變化:哈利由菲律賓球會達沃鷹外借大埔,Matt在季中從泰國曼谷玻璃轉投傑志,雙方以「敵人」身份在香港重遇。訪問當日兩人甫見面便說個不停,對於小球迷在賽場遇上偶像的故事,Matt稱自己預計過,卻又意想不到,「作為有資歷的獅吼球員,我很留意新一代,希望認識更多他們的文化及發展。我相信獅吼的年青人定能有出頭天,有日可跟我遇上,可是沒想過地點是在香港。」

兩位在港的澳洲球員,有着差天共地的足球路,原籍英格蘭的Matt大器晚成,完成學業後於27歲才開展職業生涯,至30歲入籍澳洲且獲國家隊徵召;在澳洲土生土長的哈利,成長過程則「正規」得多,由青年軍走入職業球隊,22歲決定外闖尋覓足球夢。兩代球員在兩種環境下,遇上不同難題,他們如何成就今日自己?

攝影師希望兩人做出各種動作拍照,哈利不明所以,Matt便教導說:「你一直引球推前,我一直往後退吧。」他總是擔起照顧別人的角色。(余俊亮攝)

馬特史密夫17歲遭青年軍放棄 認清不足暫緩足球夢

我總是害怕失誤,在場上只會揀最易的選擇,那時我已在錯誤中上了一課。
馬特史密夫

誕於英格蘭東南部城市奇切斯特(Chichester)的Matt,10歲起加入樸茨茅夫青年軍,惟至17歲遭球隊放棄,他決定繼續學業,只因在英格蘭,成功登陸頂級聯賽的球員只屬極少數,「成功的球員可能佔整體的1%都沒有,那時我在錯誤中學到很多,相信自己在心理上仍未夠強。例如我總是很害怕失誤,在場上只會揀最易的選擇,踢得很『安全』。」在英格蘭機會多,但球員更多,有夢想亦需有實力,不自量力只會跌得更痛,Matt小時候上了寶貴一課。

往後6年,Matt在英格蘭完成市場及管理學學士,與體育管理及商業碩士學位,雖無法躋身成頂尖球員,但仍盡可能在最高舞台測試自己,期間他為大學校隊出戰聯賽,亦曾效力英格蘭第7級別的非聯賽球隊,實行雙線發展。直至2007年隨家人移民澳洲,Matt兩年間在半職業球隊打拚,曾因未有澳洲公民身份而遭球隊拒簽,更試過球隊突然退出聯賽。經歷種種打擊,他終在2010年贏得布里斯班獅吼的一紙職業合同。

在1999年曼聯成為三冠王那年代長大的他,職業夢遲了10年才圓,他說,簽下獅吼的合約,是人生至今最容易的決定,「足球就是英格蘭根深柢固的文化,那個年代的堅尼、史高斯及舒米高,成就了我童年的美好回憶,每個小孩的夢想都是成為職業球員。之前只是我沒有方法去達成,但這個夢沒從我腦中離開過。」

由英格蘭到澳洲,再在泰國及香港生活過,Matt坦言亞洲足球仍有很大進步空間,他透露在澳職聯賽,榜首跟榜尾球隊的差距沒有如香港般大。(余俊亮攝)

自律嚴謹力臻完美 為己承諾為隊犧牲

在這個普通足球員的「黃金年齡」才踏入職業球壇,等待着Matt的卻是一個接一個挑戰,無論體能、狀態及轉數,隊友皆將他比下去,不過Matt的性格助他戰勝了這重重難關。還記得訪問當日約了4點,Matt卻提早近一小時到達鄰近的咖啡店,慢慢看書消磨時間;他笑言來港前已做好資料搜集,清楚了解本地聯賽的人和事,閒談間腰骨亦總是坐得直直的;臨近4時他更主動指指手錶,提醒記者需起行前往拍攝場地,避免遲到,看着就是一位生活相當有規律,且自我控制能力極高的人。

所以對Matt來說,27歲才開始,只是一個較大的數字而已,現今足球世界有不少「大器晚成」的例子,如英超李斯特城的占美華迪,便同樣曾在低組別聯賽打滾多年,直至25歲才轉戰英超。「30頭」不再是退役指標,球員生涯在科學協助下大大延長,他認為讓自己更添優勢,「我不像那些由細到大每日踢足球的人,就如買二手車,我的好處是雙腳沒有太多勞損。我的身心及競爭力,仍跟自己17歲時一樣。」這位「袋鼠兵」的格言,是願意對自己作出承諾,為球隊作出犧牲,「我很喜歡在場內外搜集資訊,足球在科學、戰術及心理上都有很多研究,我很熱衷去學習,希望在操練及比賽時都做到最好。」

Matt於2012年以隊長身份帶領布里斯班獅吼,於澳職總決賽擊敗珀斯光輝奪冠,當年球隊以全新的踢法為澳洲足球帶來衝擊。(Getty Images)

踢法改變澳洲足球文化 實踐年代的信念

希望球迷會記得我是個誠實的球員(Honest player),總是將球隊放在首位,不再是當初那位只害怕犯錯的球員。
馬特史密夫

在獅吼那4個球季,Matt協助球隊3奪聯賽錦標,除寫下自己及球會史上最光輝一頁,更為澳洲足球帶來新定義,「以往澳洲足球很體力化,但我們以控球為主,高強度逼搶、短傳及走位等稱王;那時候陣中雖然沒有球星,但我們更專注於計劃及準備,每位球員對球隊的投入及參與,才是最重要,徹底改變了澳洲足球的踢法。」

球會的成功讓Matt引起國家隊注意,他終在2012年取得澳洲護照,並首度入選國家隊,可惜只曾代表3次後便受傷,自此未獲徵召。兩年後他以32歲之齡轉到泰國發展,再於今年投效傑志,他笑言感覺還未時候退役,「我真的認為這不會是我最後一份合約,若有一天起床,我只想留在舒適圈,我便會退下來,但現在仍跟那一日相差很遠,我仍很專注在每日的訓練及準備中。」

這一切代表的,正是Matt那一代澳洲球員,「永遠努力」的信念,他認為若要成為一位更好的球員,必需從心態出發,「我知道自己技術上未必是球隊中最出色的,但我希望球迷未來回顧我的足球生涯,會記得我是個誠實的球員(Honest player),總是將球隊放在首位,不再是當初那位只害怕犯錯的球員,而能在場上表現成熟且勇敢的一面。」

亞冠盃外圍賽對霹靂半場被逐,是Matt來港後的一大遺憾,惟他仍相信還未時候退下來,繼續當個honest player。(資料圖片)

哈利21歲展職業生涯 「缺乏機會是最大危機」

另一邊廂,年僅22歲的大埔中鋒哈利,在澳洲土生土長,在他成長的年代,足球的地位並非如英格蘭般強勢,澳洲國內由欖球、澳式足球(Australian rules football)與足球三強並立,而哈利的父親本身更是位欖球員。不過哈利自少便跟隨哥哥到公園踢足球,培養出對足球的興趣,16歲起便效力過多間次級聯賽球會,兩年後加入布里斯班獅吼預備組,再於2017年簽約紐卡素噴射機,21歲便踏足職業舞台。

可是澳洲的足球生態還未算成熟,現時只得澳職10支球隊屬職業球會,雖然兩年內有望增至12支,但機會對當地年輕球員來說還是太少,哈利稱:「這就是年輕球員在澳洲遇到的最大危機,足球只是項發展中的運動,還需跟另外兩項運動去爭取資源。年青人要若要達到夢想,必需有成功的自信。」前澳洲中鋒維度卡(Mark Viduka)年僅23歲便已外流蘇格蘭些路迪,往後更在列斯聯及米杜士堡大放異彩,位置相同的哈利受對方啟發,漸萌生離開澳洲發展的想法,「有了前人經驗,我知道就算不在澳洲,仍可以在其他地方實現夢想,發展足球事業,所以我股起勇氣出走,保持着每日奮鬥。」

哈利沒有前輩那種穩重,陽光的笑容中卻帶點純真,他笑言自己是粉嶺圖書館會員,不時閱讀有關昔日球星事跡的書籍,從中學習;更享受香港獨有的人情味,「雖然我不懂廣東話,但每次買餸只要走到同一間店舖,他們便會知道我想買甚麼,這種人與人的關係很奇妙。」(余俊亮攝)

遠離親朋 外援身份 一切都是挑戰

如果將我控制範圍內的事都做好,即使未來發生甚麼,起碼我不會後悔。
哈利

予人感覺陽光、親切的哈利,比上一代更勇於跳出框框,親手為自己爭取更遼闊的未來,可是年紀輕輕要遠離好友及家人,跨越近6,000公里,到一個語言不熟悉的地方為職業打拼,他坦言「思鄉病」時常發作,場外更容易因此影響思緒,是足球生涯至今的最艱難的挑戰,「需要自己煮飯、照顧自己,生活中突然缺少了家人在身邊支持,沒有朋友跟你吹水放鬆,這讓我心理上遇到很大困難。」但他認為凡事總有另一面,種種困境反讓鍛鍊自己變得更硬淨,有助場內表現,「所以我很享受。」

來到港超聯,哈利不再是本地球員,作為少數的「外援」,壓力更甚,「你必需不斷交出表現,向教練及球迷證明,你值得留在球隊、值得在香港落班。」不過哈利相信,假若沒有這股壓力,難以逼使自己進步,「即使是吃甚麼都會影響發揮,所以我無論在訓練、健身房,或是在飲食上,都付出100%。若我將控制範圍內的事都做好,即使未來發生甚麼,起碼我不會後悔。」

走着正規足球路的哈利,吸取上一代的經驗,加上自信及勇氣,決意出外闖一回,正代表新一代的價值觀。(余俊亮攝)

「黃金一代」已過 新時代更需展示自我能力

澳洲國家隊曾於2006年歷史性殺入世界盃16強,當年由維度卡、卡希爾及基維爾率領的一代球員,曾被國民稱為「黃金一代」,哈利認為當年的成功,在於澳職的前身NSL(國家足球聯賽 National Soccer League),最多曾有24支球隊於頂級聯賽角逐,即使在改制後仍有近15支球隊參加,讓年青球員早在16歲起便已接觸職業足球,到達20歲之齡便已準備好外闖,踏足更高的舞台,出產更多高水平的球員。

不過自從引入澳職後,球隊數目限制了年青球員的成長,說到自己這一代所代表的價值,哈利指:「這代球員在局限中生存下來,不停地被逼向外界證明自己,所以更有一種為夢想打拚的堅持。」雖未知自己的下一站會是何地,但哈利希望足球可將他帶往高處,或可如昔日偶像Matt一樣,穿起那件黃色戰衣,代表自己家鄉爭逐榮譽。

訪問完結後,Matt再次伸出友誼之手,雙方合照時他更一度欲站在椅上,笑言要追上對方的高度。(余俊亮攝)

新舊兩代袋鼠兵 香港相遇各為其主

現今足球世界,教練很快便會對球員失去信心,但球員若有足夠能力,最終必然獲得機會,所以要永遠相信自己。
馬特史密夫

兩年球員最終在港相遇,是機會亦是緣份,看到新一代茁壯成長,Matt有感而發,讚揚哈利肯為前途去賭博及捉緊機會,沒有輕易放棄理想。「現今足球更容易出現一種情況,教練及球隊很快便對球員失去信心及興趣,但我相信若球員有足夠能力,最終必然會獲得機會,所以要永遠相信自己,以及努力向前。」他誠懇地向哈利的新一代,提出個人建議,「不要害怕犯錯,否則你不會成為一位好球員,這句說話很易說,但很難做到。」

部份香港球迷對入籍兵「又愛又恨」,一方面希望球員為港足帶來成績,一方面卻擔心華人球員機會大減。不過哈利卻感激「入籍兵」Matt的經驗及貢獻,種下樹蔭,讓後人得以乘涼,「他們為國家及足球文化投資了很多,入籍代表他們願意關心及照顧這個地方,值得披起國家隊戰衣。很高興可以得到他的建議,相信對我往後的生涯有很大幫助。」

兩個人在高級組銀牌決賽曾交手,當時哈利未能為大埔貢獻入球,結果先輸一仗。(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亞協盃分組賽周三(4月3日)揭開戰幔,傑志及和富大埔將在旺角大球場合演歷史上首場「香港打吡」,Matt因在亞冠盃外圍賽領紅而停賽,未能親自上陣看管哈利,但兩人曾於高級組銀牌賽決賽交手,他坦言將向隊友傳達經驗,「我有位朋友在澳洲是曾指導哈利,他告訴我高大的球員正常雙腳移動得較慢,但哈利沒有這個問題,而且制空力不錯。他很有潛質,將來可到泰國或其他聯賽發展。」

哈利卻一直對失落高級組銀牌賽錦標耿耿於懷,揚言這次再要從對方手中拿下3分,「我們一季中遇上很多次,傑志總是個強勁的對手,很期待在亞協盃上擊敗他們。大埔時隔近10年再重返亞洲賽,我自己更是首次踢亞協,無論對球員及球隊,都希望在亞協舞台上表現自己。」
 
兩位球員的年齡相差14年,Matt的一代球員以踏實與自律為中心,強調緊守本份;哈利的新一輩在大環境局限下,吸取前人經驗,勇敢跳出舒暢圈尋求未知的挑戰,兩者同樣代表「袋鼠兵」,為圓足球夢的那份堅持。

「一代不如一代」?其實只是人類壓低別人抬高自己的藉口,吸取教訓互補不足,才可攜手進步。(余俊亮攝)

2019亞協盃分組賽I組(東亞區)

傑志 對 和富大埔

日期:4月3日(星期三)

地點:旺角大球場

時間:晚上8時正

門票:$180 (成人);$60(特惠)

Now 633台 晚上7時45分直播

+4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