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極速求生|Netflix神作第3季即將面世 誰是主角 誰又被遺忘?

撰文:高詩琦
出版:更新:

Netflix製作的F1(一級方程式賽車)紀錄片《Formula 1: Drive to Survive(港譯《Formula 1:極速求生》)》本周五(19日)就會推出第3季,以共10集的大作回顧瘋狂的2020年賽季。
一眾已先睹為快的外地媒體,在「封口令」屆滿後紛紛公開看後感,大部份盛讚今季是「最精彩一季」,並點出當中最精彩的集數,但亦有一些重要故事未被記載。

《Drive to Survive》(簡稱《DTS》)自推出以來大獲好評,車手的人性化故事、戲劇性的敍事手法及鏡頭運用,幫F1吸引大量新車迷「入坑」,即使不懂賽車運動也會投入其中。

雖然《DTS》第3季今周五才正式推出,但多間外地賽車媒體,包括F1官方網站、Racefans.net、WTF1都已率先看完,並簡介了新一季故事,亦點評他們認為最精彩的部份。令人無奈的是,其中一個最受關注的故事未被載入今季《DTS》。

以下會以盡量不「劇透」《DTS》獨有情節的方式,只綜合媒體評論簡介部份重點內容。

Netflix早前發布了《極速求生》第3季的預告片,新一季共10集在3月19日推出。(Netflix)

由於疫情關係,《DTS》製作公司Box To Box的攝製隊不能再如以往般自由行動,必需事先協調進入車隊「隔離泡泡」,拍攝範圍和攝製隊人數大大受限,Racefans指今季少了車庫裏的閒話家常,但對貼身追訪的對象挖得很深。

從傳媒報道,大約可以得知Netflix在哪一站拍攝了哪支車隊:

+1

焦點車隊故事:平治紅牛之爭、Juicy的法拉利恩怨、Racing Point抄車事件

早段劇情集中在兩大勁旅平治與紅牛場內場外爭逐,包括對平治DAS(Dual Axis Steering,雙軸轉向系統)的爭議,紅牛車隊主席漢拿(Christian Horner)將與平治的禾夫(Toto Wolff)大打口水戰。

焦點再移到平治二號車手保達斯(Valtteri Bottas),碰巧Netflix拍攝的俄羅斯站正是這名芬蘭車手上季勝出兩站中的其中一站,他賽後在Team Radio「爆粗」反擊批評者也是經典。Netflix跟隨保達斯到家鄕拍攝他的另一面,媒體Racefans指,他會有一些出人意表、卻未必人人懂得欣賞的畫面。

保達斯其貌不揚、也總是輸給咸美頓,Netflix又會發挖出他怎樣的另一面?(Netflix預告截圖)

至於法拉利的一集,據說相當Juicy,「馬王」在2019年的作弊引擎醜聞後,上季演出如何災難、尤其在Netflix拍攝的意大利站發生什麼事,車迷心中有數。

故事將圍繞法拉利的沉淪和與華迪爾的恩怨,報道指這位四屆冠軍尋找「下家」期間,有一段他與舊東家紅牛主席漢拿的精彩對話。傳媒報道指,華迪爾與法拉利在這一集中,一方保住英雄形象,一方卻被營造成奸角。

華迪爾慘吃閉門羹 回歸無望兩車隊齊聲說不

華迪爾與法拉利分手陷羅生門 「車隊從未與我溝通過」

【F1阿布札比站】華迪爾一曲別法拉利

華迪爾(左)從紅衣換上綠衫,轉投前名Racing Point、2021年重新包裝的Aston Martin車隊,夥拍「太子爺」史杜爾。 (Getty Images)

F1新賽季車手陣容:

+15

2020賽季車手市場流動極多,Netflix也不忘收錄另外兩宗互有關連的「轉會」故事——麥拿侖的西班牙車手辛斯季前宣布2021年轉投法拉利;澳洲車手列卡度則會接替其席位,離開雷諾車隊(今季改名Alpine)。儘管辛斯與麥拿侖及隊友諾里斯似乎關係極佳,但在Netflix鏡頭下事情並非如此;列卡度離隊也令雷諾時任總監Cyril Abiteboul暴跳如雷,直指他破壞車隊成為爭標份子的計劃。

Racing Point(現名Aston Martin)將成為第一集的重心,這支前身為印度力量的車隊去年被指「抄功課」,複製了平治2019年的W10戰車,也被嘲為「粉紅平治」,《DTS》也會探討這個爭議,有指車隊老闆老史度爾(Lawrence Stroll)被塑造成大奸角。

重溫:雷諾告Racing Point抄襲平治舊車 排除競爭者的角力遊戲

+1

焦點車手故事:兩個法國人的重生、紅牛席位爭奪戰

今季《DTS》除了用不少篇幅去說保達斯的故事,亦給予兩個法國車手加斯利和哥桑大量戲份。

2020年效力「金牛」艾法托利車隊(AlphaTauri)的加斯利(Pierre Gasly),在《DTS》第2季已佔頗重戲份,他在2019年獲提拔到紅牛車隊僅半季就被「降班」,回歸紅牛二隊後首戰,又有摯友Anthoine Hubert在同場的F2賽事戰死,谷底之際,竟又首次登上頒獎台。

未料他的「過山車人生」未結束,Netflix當然不放過——第3季,加斯利將獨佔一集,據說將「毫無保留地」說出被紅牛降班的感受,WTF1聲言是「最精彩、最令人滿足的一集」,Racefans亦稱車迷即使已知道整個故事,反而會「更加享受」。

加斯利谷底重生的故事,繼續成為《極速求生》的焦點。(Getty Images)

重溫:F1意大利站│加斯利奪首勝 咸美頓被罰三甲不入

另一成為主角的法國車手,自然是「奇蹟之男」哥桑(Romain Grosjean),2020年薩基爾站,其戰車撞攔後爆炸,他由熊熊烈火中死裏逃生,成為整季最令人恐懼、深刻又感動的事件,對於《Drive to Survive》而言更是點出「求生」這主題。

除了預告片事先張揚、哥桑與妻子Marion受訪的溫馨鏡頭,Netflix亦花了不少功夫在他的不幸事件之上,據說短短數十秒的意外,在片中變得更加戲劇化,「但相信反應會很兩極」,WTF1如此評價。

重溫:哥桑遇近年最恐怖爆炸意外 及時逃離火球保命 全靠生死五秒

《極速求生》第3季預告片中,可見哥桑與太太Marion一同受訪的有趣鏡頭。(Netflix預告截圖)

哥桑的恐怖意外:

+6

F1席位競爭的殘酷再獲載入《DTS》,2020年下半季,話題圍繞紅牛車隊二號車手位置,泰裔車手艾邦(Alex Albon)坐在這位置卻交不出表現,紅牛努力保住他卻不得不面對現實;另邊廂,墨西哥車手佩雷斯(Sergio Perez)效忠7年的Racing Point決定與他解約,換上離開法拉利的四屆世界冠軍華迪爾。

對佩雷斯而言,艾邦的席位是他留在F1的唯一選擇,艾邦想爭取表現卻愈感絕望,兩個車手,為一個席位死鬥。Racefans指Netflix未有給予兩人太多篇幅,但WTF1透露Netflix對艾邦的處理頗為無情,「艾邦本人大概不會看」,而佩雷斯「出場最多才贏分站」的故事則甚為感人。

F1的殘酷「爭櫈仔」遊戲:

佩雷斯宣布離開Racing Point 華迪爾轉營夥拍史杜爾

紅牛最艱難的決定 佩雷斯以實力贏信任 來年取代艾邦

新一季,艾邦(左)仍在紅牛卻退位做後備車手,他的席位被佩雷斯(右)取代。(Getty Images)

沒在《DTS 3》出現的重要事件

2020賽季太精彩,但《DTS》只得10集,無法拍出所有故事。其中一大遺憾是未有記錄佐治羅素(George Russell)出任平治「替工」,賽季尾聲,咸美頓確診新冠肺炎,要由平治青訓車手、威廉士車隊新星羅素頂替出戰薩基爾站。

羅素勉強擠進比他矮半個頭的咸美頓的座駕,仍然跑得比保達斯更好、甚至幾乎奪冠,直至末段車隊災難性出錯,加上爆軚意外,才將冠軍拱手讓予佩雷斯,但已足夠令「人與車哪個更重要」、「咸美頓沒了火星車還能贏嗎?」等爭論更白熱化。

重溫:【F1薩基爾站】佐治羅素黑爆失落頒獎台 佩雷斯開齋首奪分站冠軍

佐治羅素暫代咸美頓、和平治百年一遇的犯錯,都未入載入新一季《極速求生》。(Getty Images)

另一曾任「替工」的車手侯根保,先後跳進Racing Point戰車代替確診的史杜爾和佩雷斯,交出好成績成為一時佳話,但《DTS》同樣未有提及,估計是因為疫情下的拍攝限制令Netflix無法記錄有關故事,而羅素的故事則在賽季末段發生,Netflix或許已沒有足夠篇幅再提。

佐治羅素和侯根保的替工故事:

【F1分析】平治給羅素的考牌戰 沒有咸美頓保達斯仍有得震無得瞓

侯根保隨傳隨到頂替肚痛史杜爾 包尾起步竟完成不可能任務

侯根保奔波的一天 代佩雷斯戰英國站 力爭童話式登頒獎台

2020年失去席位的侯根保,以Racing Point後備車手身份英雄式回歸,交出亮麗表現,卻還是未能終結「F1出場次數最多而沒有上過頒獎台(179場)」的尷尬紀錄,2021年也未能獲得正式席位。(Getty Images)

另外,歷史悠久的威廉士車隊近年陷入財困,終在上個賽季賣盤予一家美國私人投資公司,威廉士家族——創辦人Frank Williams及其出任車隊副主席的女兒Claire Williams,在意大利站後,正式離開擁有了43年的車隊,也離開F1。

諷刺的是,Claire Williams在《DTS 2》曾稱,威廉士家族在可見未來「不會離開F1」,來到《DTS》第3季這承諾已守不住,歷史性時刻卻未獲太多鏡頭。

不會出現在《DTS》第3季的威廉士車隊易手故事:

威廉士結束43年家族經營 美國財團入主以原名續戰F1

威廉士家族最後一戰 堅毅個性締造輝煌歷史

Claire Williams在第2季《極速求生》曾矢言威廉士家族不會離開F1,不足一年後卻已守不住諾言。(Getty Images)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