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港足新帥安達臣1︱ 前德甲神射手 誓重建港隊:沒戴偉浚也可

撰文:袁志浩
出版:更新:

傑志的亞冠盃之旅暫告一段落,本地足球焦點回歸已超過10個月沒正式比賽的港足身上。
港足6月份將先赴印度爭奪明年亞洲盃決賽周入場券,7月再到日本參與東亞足球錦標賽決賽周、決戰中日韓三強;若杭州亞運如期舉行,到9月便需再度遠征。
將帶領港隊連續迎接數個大型賽事的,是新主教練安達臣,來自挪威的他受疫情所限,上任3個月來跟球迷、記者接觸有限,猶如戴上了神秘面紗,這次有機會跟他在泰國坐下來聊,先談談其港隊藍圖及戰術理念。
【編按:安達臣上任後首個任務——亞洲盃外圍賽,港隊在他麾下創出佳績,自1968年後再次晉級決賽周,寫下54年來的歷史一頁。】

老實說,在傳出安達臣接掌港足帥位之前,記者跟大部份球迷一樣,對他認識有限;然而翻查資料發現,這位挪威人球員時代在家鄉及歐洲不乏名氣——90年代初效力法蘭克福時,是德甲首位外籍神射手。

安達臣球員時代在德甲享負盛名,1990年更問鼎聯賽神射手。(IG@andersen_jrn)
安達臣(右二)曾為挪威國家隊上陣27場,當中更試過跟已故阿根廷球星馬勒當拿(左)於場上交手。(IG@andersen_jrn)

擁有如此資歷,加上來自北歐的背景,一頭滲灰的白髮與藍眼睛,本以為安達臣無時無刻都十分認真、且帶點冷酷,但跟他在泰國武里南相遇後,又是另一番感受。

首次碰面是在球場看台上,記者在比賽完結後返回傳媒中心,安達臣剛好準備離開。我硬着頭皮主動上前介紹自己,他不但反應雀躍,也不介意當場分享對球員的看法,對於訪問邀約也是一口答應。

傑志首次鬥神戶勝利船的翌日,安達臣特別選了一間咖啡店,說是訪問實是聊天。這位教練履新已超過3個月,記者才有機會親身接觸,最好奇的固然是他這段時間做過什麼。

他不諱言,自己來港的時機確實有點糟,「作為一個很多事都不清楚的新人,我需要看球員比賽及練習,但遇上了疫情,一切都停頓了。」

安達臣抵港完成隔離後便遇上香港第五波疫情,港超聯賽及盃賽全部停擺,最終更腰斬,他只能把握時間跟不同持分者會面。(HKFA)

首要目標晉身亞洲盃 疫境下狀態先行

按安達臣原來計劃,港隊在過去的1月及3月的國際賽期都有搞作,但最終無奈取消。防疫措施日新月異,他困惑,但仍把握時間跟球會、教練、球員交流,分析每位球員、每間球會的每場比賽或精華片段,就是為了趕上進度,盡可能對各人認識多一點。

直至傑志跟理文到泰國集訓及比賽,安達臣總算看到曙光,飛到當地視察球員,連港足部份球員在香港集訓,亦放棄親自主持。外界因此有聲音批評他「白𢭃人工」、「去旅行嘆世界」,他反問:「這是我唯一的機會(了解球員),否則我怎樣點兵?這兩周(視察)對我很重要。」

傑志到泰國參加亞冠盃分組賽,安達臣在首兩仗均是座上客。(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安達臣日前公布31人集訓名單,有不少大港腳新面孔與「千禧後」,傑志則佔了最多的11人。他解釋,亞盃外逼在眉睫,同組對手印度、阿富汗及柬埔寨的本土聯賽如常舉行、球員一直練習跟比賽,唯獨香港落後於人,所以今次選將必須以狀態先行。

而「藍鳥」球員自3月復操、經歷亞冠洗禮,自然最符合要求,「首先,我只能選我有了解及觀察過的球員;第二,我需要能跑、衝刺、戰鬥的球員去踢出體系,傑志球員狀態也許未及頂尖,但肯定比留在香港的好。」

港隊今日起先在港練習兩星期,好讓安達臣跟其餘球員相處,之後決選25人赴泰集訓、友賽馬來西亞,再出發到印度。雖有指中國聯賽或在5月開鑼,但安達臣揚言,這次定會極力爭取外流內地的港將——辛祖、梁諾恆、李毅凱、勞列斯及陳俊樂出戰賽事,而羅素則因仍身處英國,未獲考慮。

他握緊拳頭、把右手放在胸前揮動着,變得語氣強硬,「這是國際賽期,他們必須放人,我一定會爭取到底。」

陳俊樂及梁諾恆等外流中超球員,今次亞盃外有望歸隊。(資料圖片)

之所以如此着緊,是因為安達臣不在意世界排名,反視亞盃外為今年最重要的任務,他希望助港隊自1968年後,再一次躋身決賽周。

東亞錦與亞運對他來說,只屬次要。「這兩個賽事非國際賽期,香港也有很多不確定因素,例如傑志是否仍要踢亞冠?(編按:傑志8月需赴泰出戰16強)若我們不能派出最強陣容,很難做點什麼,倒不如讓新人或年青球員,在國際舞台上獲取在外地比賽的經驗,為建立新港隊做好準備。」

未來任務重建港隊 從三方面選最好的球員

前港足主教練金判坤因重用入籍兵被球迷抨擊,最終意興闌珊離任;接手的加利韋特以世界排名為本,起用中鋒基奧一度惹來熱議;直至上一任的麥柏倫,開始派遣更多本土及年青球員。安達臣心目中的港隊結構,又是如何?

正如他所說,在亞盃外過後,港隊會重新開始,結合外流港將、具經驗球員及本地小將,建立一支新港隊;年青球員中,他特別點名東方龍獅前鋒孫銘謙及傑志的趙聡悟。

東方龍獅前鋒孫銘謙,相信是安達臣建立新港隊下的重要一員。(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而為組成一支最有實力的港隊,安達臣認為可以把握香港作為國際都會的優勢,發掘土生土長、但來自不同族裔的「潛力股」。

他也將目光放到外地,尋找有足夠能力及資格代表香港的球員,說起便忍不住拿出手機,向記者介紹父親為荷籍,母親則是香港人的阿積士青年隊成員菲慈佔天樂(Kian Fitz-Jim)。

這名於阿姆斯特丹出生的18歲中場,今季於荷乙披甲31場交出兩次助攻,也被列入過阿積士一隊的大軍名單,但不曾於荷甲上陣。天樂去年為荷蘭U19出戰歐錦賽外圍賽,但因該比賽只屬青年賽事,持有香港身份證的他仍可代表香港。安達臣曾聯絡對方,「可以的話,他還是優先考慮代表荷蘭。但他很有潛質,我會嘗試說服他。」

菲慈佔天樂(右)是荷蘭青年代表隊成員。(IG@kianfitzjim)

其實這種招兵方法,前主加利韋特都有試過,當時他意外地徵召香港尼日利亞混血兒霍斌仁,及仍在英甲落班的戴偉浚,後者衍生的故事相信不用多提。

而原來安達臣亦有聽聞,更透露在1月初戴尚未為國足上陣前,一度想透過中間人聯絡這位在港出生的球員、探討各種可能性,但獲告知對方希望代表中國、不會選擇香港,「沒有任何機會」。

戴終在李霄鵬執掌中國隊後被徵召,更已於世界盃外圍賽上陣4次;站在安達臣的角度,他不明白對方的決定,有點懊惱。

「以我多年在球圈打滾的經驗,相信是現在(中國隊)本土教練想讓新人多出場吧;中國有太多好球員,也有入籍兵,假如未來由外國人執教,他(戴)未必有機會。但若他踢港隊,足夠幫助我們,也許能上陣超過50甚至100次。不過,他非什麼大球星,沒有他,我們仍能勝出比賽。」

國足在今屆最後一場世界盃外圍賽,作客以0:2不敵阿曼。圖左為戴偉浚。(新華社)

前鋒出身誓踢出侵略性:傑志做到港隊也做到

球員心不在港,即使得人也無所用。而安達臣理想中的港隊踢法,正是要求球員付出所有、真心為港賣命。

這位前鋒出身的教練,20年以來一直以把皮球放入網窩為己任,進攻意識早已入血,聲稱執教理念始終如一;他抵港後首個記招,便狠批上任主帥麥柏倫踢法保守,希望港隊改踢高位逼搶,增加快攻及射門機會。言論一出,有評論指港隊受球員能力所限,過去才一直主守,認為安達臣的踢法不現實。

可是,即使到現在對球員有一定認識,安達臣仍深信港隊有力演活這種踢法。他以傑志在亞冠盃的戰術作例,形容其模式跟他想像中的十分相似。

「他們一起壓逼,而不是各有各做;早一點搶到球然後進攻,而不是全場縮後踢長波。傑志球員都能配合到這戰術,港隊為何不能? 」

「雖然我們中場沒有明加索夫、巴爾拿及基爾頓,但圍繞他們的,像謝家強、羅梓駿、安永佳跟陳肇鈞等,都是港隊成員。他們熟悉這個體系、知道要做什麼,我們再想方法彌補那空缺就好了。」

傑志在亞冠盃縱對神戶勝利船仍不時逼搶,第一次碰頭時更成功因此射入1球;安達臣認為隊中港隊成員已熟悉此踢法,相信港隊亦能做到同樣效果。(資料圖片/袁志浩攝)

要踢出這種戰術,還講求侵略性。安達臣慨嘆之前看過本地聯賽片段,發現部份球員所謂逼搶,只是跑到接近敵軍便收步,沒有真正「搶」的意圖。他嚴肅起來,氣得用拳擊向掌心,又用餐廳桌上各個調味料瓶充當「後衛」跟「前鋒」去布陣解釋。

談到逼搶戰術,安達臣按捺不住,把調味料瓶化作球員去解釋。(袁志浩攝)

「球員只是扮搶、沒有一起進逼的話,很容易被對方化解;我們需要全速衝刺、進擊他們,準確地拿到皮球。像是傑志對神戶(第二場分組賽)最後10分鐘那樣,結果就能追回一球。」這也呼應了,為何他需要徵召狀態最好的球員,「可能之前沒有人教他們這樣做吧,我會透過歐洲強隊的片段解釋,讓球員明白怎樣逼搶。」

其實不止代表隊,安達臣腦海中對香港足球亦有不同想法。他會繼續堅持走自己認為正確的方向,「我不在乎別人怎麼說,我來就是要做到最好。」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