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熱話︱烏克蘭名宿一夜失業 前利物浦鋒將帶家人逃出莫斯科

撰文:吳慕兒
出版:更新:

烏克蘭的戰事,最受影響絕對是手無寸鐵的平民,曾效力利物浦的烏克蘭前鋒禾朗連(Andriy Voronin)正是其中一人。儘管他的3季英超生涯表現平平,他一頭飄逸金髮相信仍令人難以忘懷。
2020年10月他回到曾效力4載的莫斯科戴拿模當助教至今,日前當戰爭展開,他立即失業,還如電影情節一樣驚險地連夜帶家人逃出莫斯科。

禾朗連2020年10月回到曾效力4載的莫斯科戴拿模當助教至今。(Instagram)

「睇新聞如像恐怖片」

禾朗連2010年離開效力3年的利物浦後,轉投俄超球隊莫斯科戴拿模。退役後當上教練,2020年回到戴拿模當助教,一家人移居莫斯科。意想不到愜意的生活,隨俄羅斯向烏克蘭發動的炮火一夜摧毀。

家鄉受襲,令他感到不能留在莫斯科,「我們在莫斯科完全禁止出入前離開,我們不能直接飛往杜塞爾多夫,於是在阿姆斯特丹轉機。我的父親、外母、妻子和子女現在全已到埗。」職業生涯大部分時間效力德國球隊,人生兜了一個大圈,他又回到這個熟悉的國度。

點圖睇:禾朗連和家人在莫斯科生活

+6

他接德國《圖片報》訪問時感性地說:「連續4日我也很不舒服,狀態很差。當我看到祖國的照片,當我看到新聞,一切如電影那樣超現實,卻是一套恐怖片,我已說不出任何話。」

周二(3月1日)早上,莫斯科戴拿模確認禾朗連離隊的消息,指出他的合約已在雙方同意下終止。隨俄羅斯軍隊迫近烏克蘭首都基輔,外界憂慮無辜平民傷亡人數將急升。當記者提起普京及戰爭時,禾朗連忍不住批評,「或許他只想在歷史書中出現?但他永遠不會達到目的……或至多以罪犯身份呈現。」

禾朗連昔日曾效力利物浦。(Getty Images)

「我為我的國家感到自豪,我們擁有美麗的城市,偉大的人民。我們會一直戰鬥,並且獲勝。可是代價實在太大,所有死去的人……我們活在2022年,不是二次世界大戰。」禾朗連說,「我在哈爾科夫(Kharkov)、基輔和家鄉奧德薩(Odessa)都有朋友,每隔5分鐘便收到新訊息,實在令我難以承受。我只想用金錢或任何東西幫忙……」

禾朗連流落異鄉,現年53歲、1999至2003年間效力阿仙奴的烏克蘭守將盧茲尼(Oleh Luzhnyi),原本正計劃到英國展開教練生涯,但戰爭令他改變主意,決定留在家鄉隨時預備上戰場。烏克蘭被炸連日以來,他忙於在家鄉利沃夫(Lviv)的家與臨時防空洞之間穿梭,「戰事令無辜生命流失,家庭被拆散,我們全部人希望能盡快完結。」

曾效力阿仙奴的盧茲尼,為國家留守烏克蘭。(網上圖片)

烏克蘭所有18至60歲人士均可應召入伍,「每個人均已預備好戰鬥」。盧茲尼即使年紀不輕,阿仙奴的光輝歲月為他帶來知名度,烏克蘭人包括未看過他比賽的年輕一代對他極為敬重,若他加入軍隊,有望提升士氣。

42歲的禾朗連亦稱,「我不知道應否說出來,假如我現在身處烏克蘭,我手上或許已拿着槍炮。」全球體壇之中,擁有不少頂尖烏克蘭運動員和足球員,禾朗連、盧茲尼以外,AC米蘭一代射手舒夫真高早前已率先發聲。

烏克蘭美女柔道家Daria Bilodid希望戰爭盡快停止。(instagram @ dariabilodid7)

大部分選手如美女柔道家Daria Bilodid一樣,呼籲戰爭停止。網球女將絲慧杜蓮娜(Elina Svitolina)索性採取進一步行動,她是蒙特雷公開賽(Monterrey Open)的頭號種子球手,原定明早(2日)與俄羅斯球手寶達寶娃(Anastasia Potapova)進行首圈比賽,為迫使賽會向俄羅斯及白俄羅斯(又稱:白羅斯)球手採取行動,周一(28日)宣布退賽。

絲慧杜蓮娜宣布退出蒙特雷公開賽。(Instagram)

絲慧杜蓮娜在社交媒體發文稱,「我不怪責任何俄羅斯運動員,他們不是要為入侵我們祖國負責的人,而且我想多謝所有球手,尤其是俄羅斯及白俄羅斯球手勇敢提出反戰的立場,他們的支持尤為重要。」她已計劃捐出部分獎金,支持烏克蘭軍隊。在她退賽後,國際奧委會發聲明宣布建議禁止俄羅斯及白俄羅斯選手參加一切國際賽事,暫時未知蒙特雷公開賽會否禁止寶達寶娃參賽賽,令絲慧杜蓮娜改變主意打下去。

正當盧茲尼與禾朗連仍在考慮之中,前三量級拳王Vasiliy Lomachenko及WBA (超級)、 IBF、WBO重量級拳王Oleksandr Usyk均已率先行動,各自回到烏克蘭從軍,為國效力。全球希望戰事盡快停止,車路士俄羅斯班主艾巴莫域應烏克蘭方面要求,幫助俄烏兩國之間和談斡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