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來的人唱留下來的人|歌詞心頭好|林綸詩專欄

撰文:林綸詩
出版:更新:

在本年最強的四人拉闊演唱會裡,Tyson、姜濤、阿Jer和林家謙合唱了C AllStar的《留下來的人》。

文:林綸詩 | 原題:(日本亞文化)世界系的(香港流行文化)廣東歌

在移民潮重來的一年、樂壇新舊交接的一年、社經及教育新規則落實的一年,這首歌自然中point到位。由相對年輕的樂壇新一輩唱出,更貼題。

「差不多三百日了 沉澱過又懷念
要記住你的一切 使世界亮了點
原來仍能活過來
仍能糊塗地愛悠然地笑 過著每天

許多人都相信離開的
人生走到該走的那時 痛著來話別
可知留低的與重生的 卻在這邊
只可接受 新生活的蛻變

祈求站在世界的終端相擁嗎
還能如常還能再對話
若到那天 地球還未塌下
尚能期待某種永遠嗎」

+1

這首原曲的MV是以電影《天能》作藍本,猶如以科幻的故事比喻香港實況。日本亞文化裡,包括動漫、輕小說裡,有一種叫「世界系」的主題,廣義來說是以處於成長探索階段的年青人個人遭遇,與某世界性危機掛勾。新海誠的《星之聲》、《你的名字。》,村上春樹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皆是代表。

【作者其他文章|男人的浪漫 Dear Jane的概念歌曲

+8

MV中他們如《天能》般分開兩隊人,一班順時間,一班逆時間,合作救出廢屋裡的人質,最終逆時間的一員要犠牲。配上以上歌詞,是一個很奇妙的觀影體驗。香港的時光概念對比其他地方一直有其獨特的曖昧性,「借來的時間」、「過期與限期」、「五十年不變」與香港的命脈相連。在流行文化中,我們反覆地「沉澱過又懷念」、「原來仍能活過來」、「糊塗地愛」、「痛著來話別」、「祈求站在世界的終端相擁」(詳看以上歌詞),這就是香港的命運。

《留下來的人》的歌詞與《天能》的救世,集合成香港最近代的「世界系」敘事,在一個不是什麼也可以或應該宣之於口的時年,更見趣味。世界系講究青年自我意識與世界終結的對立及因果,放在香港的文本,相信會越見空間。

【延伸閱讀——藝文打書釘:歷史文化藝術設計應有盡有

(專欄「歌詞心頭好」隔周刊出。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作者簡介|林綸詩,80後中大人,鍾愛香港流行文化。寫過樂評、做過評審,最喜歡合唱歌。

延伸閱讀——

喬木談攝影:你選擇聚焦的影像是帶有一絲自我投射

黃霑的遺物|論文戰後講到回歸 廣播道訪問四大天王粉絲極痛苦

李志清畫寫沙田大圍白田村細路舊時生活

文學新人葉秋弦散文記錄故鄉年代

三不管地帶|九龍城寨生活照﹕你有你墮落 小孩在天台玩得很盡興

書展尚未回復疫前人潮 開幕最矚目書種是......

黃霑和香港流行文化|林綸詩專欄

粵語「包剪揼」「呈沉磨較叉燒包」考證有書可查

80後男男因「生理需要」合租書攤?專訪望日、鄧賜民

梁慕靈:小說所寫的香港好像突然成為某種歷史

由危險荒島到知名東方之珠:形塑香港的旅遊文化史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