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從性別定型到封建性教育 老師家長如何教授不一樣的性知識?

撰文:凌俊賢
出版:更新:

不少人覺得韓國的國家形象前衛,但正如很多地方一樣,當地仍存在「男仔要鍾意車,女仔就要玩公仔」的性別定型問題。
韓國不少偶像女團以性感服飾及舞蹈打出名堂,但其實當地性教育依然封建保守,教育部性教育指南惹來爭議,被指仍向學生灌輸「女性要靚,男性要有錢」、「不應該與異性單獨相處」等概念。
隨着近年女權及性別平權不斷發展,這些刻板的「性知識」不但跟不上時代,也帶有性別歧視意味。當地不少老師及家長開始另闢途徑,讓新一代接受與學校不同的性教育。

韓國保守性教育:韓國教育部2015年推出性教育指南,卻被批評內容忽視現實,有如「公然性別歧視」。(陳焯煇攝/資料圖片)

韓國教育部2015年耗資6億韓圜制定性教育指南,惟一發布即引發爭議,被斥內容忽視現實,有如「公然性別歧視」。教育部及後將指南由網站移除,並承諾會審視有關資料。不過英國《衛報》所得的資料顯示,相關指南仍在使用,而且沒有修訂時間表。

當地學生由小學開始,每年就需參加15小時性教育課堂,看似開明的教育背後,指南所教育的「性知識」,既是教導他們由出生到拍拖,由結婚到生仔撫養,都要作為封建社會中刻板的「女性」或「男性」。

韓國保守性教育:韓國學生由小學開始,每年需參加15小時性教育課堂,惟當局向他們灌輸的「性知識」卻刻板保守。圖為首爾一所小學。(VCG)

指南未能與時並進

當地初中學生被教導不應該與異性單獨相處;到高中則被告之,女性只能與特定一名男性發生性關係;男性則可以與不同有吸引力的女性性交。對於在公眾場合遭性騷擾,指南教育女性應該啞忍,唯一可反抗的就是性騷擾者的腳。

這些指南既不能反映現實,亦忽視多元化的生活方式。教育部學生衛生政策部門負責人趙明緣(Cho Myung-yeon,音譯)直言,修訂指南並不簡單,涉及很多工作,不可能在一夜之間發生變化。

韓國保守性教育:韓國性教育教道初中生不應該與異性單獨相處;高中生則被教育指,女性只能與特定一名男性發生性關係;男性則可以與不同有吸引力的女性性交。圖為韓國中學生。(VCG)

報私補學「性知識」

隨住韓國女權運動不斷發展,當地不少教師及家長,以課餘小組及私人課程幫助學生學習有別於教育部的「性知識」。

有家長選擇將孩子送到私人「補習班」學習性知識。首爾一所補習社開辦的相關課程兩小時盛惠5萬韓圜(約350港元),仍吸引不少家長為子女報讀,該課程2018年入學人數更大增一倍。

韓國保守性教育:隨住韓國女權運動不斷發展,當地不少教師及家長,以課餘小組及私人課程幫助教導學生有別於教育部的「性知識」。(VCG)

課餘小組討論LGBT

有老師則舉行討論小組,內容涵蓋性騷擾、月經及性小眾(LGBT)等問題。《衛報》引述當地教師任伊朗(Yim Yi-rang,音譯)指,她一年前成立「人權俱樂部」,並已接觸150名學生:「學生們對性別問題很感興趣,但這些問題不僅無在課堂上討論,有些老師甚至會對學生發表性別歧視言論。」

任伊朗明言,韓國有很多人認為「女權主義」是一個骯髒詞語,坦言糾正性別歧視是一項艱鉅任務,並對教育部修訂指南不抱期望。

(衛報 / Quar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