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月經以為死亡」 殘障性權與性教育壓抑的現實

撰文:鄭秋嬋
出版:更新:

關注性別及殘障人士權益議題的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女協),過去一年曾到荷蘭、日本、台灣、北京四地考察,發掘荷蘭、日本及台灣三個地方分別提供什麼類型的殘障人士性服務;而北京的性教育工作坊內,發現有殘障少女在自己第一次月經時,誤以為是死亡的徵兆。各地的殘障性權實踐形式不同,爭取性權亦有不同策略,協會的成員形容香港的殘障性權仍是「BB班」,籲參考以下四地考察情況,推動爭取殘障性權。

香港婦女基督徒協會旗下殘障人士性權小組於會上發佈考察成果。(鄭秋嬋攝)

荷蘭:性福利只是謠言 殘障者成功爭取性津貼

荷蘭於2000年將性工作合法化,年滿21歲的人可以從事性工作。該國亦有較完善的性產業及性工作者工會組織。

不過,就殘障者的性權益,荷蘭則未有全國性統一的福利政策。網上流傳過荷蘭政府會提供殘障人士一年享有12次性服務津貼的消息,但經機構考察過後,發現荷蘭並沒有實施這項政策。不過在南部地區,殘障人士Marcel成功向政府爭取到每月170歐元的補助金,可供他召妓兩次,而津貼以報帳的形式向政府索取。Marcel事後更自發組織性服務中介公司,為其他有需要人士爭取權益。

另外,荷蘭亦有關注殘障人士的性工作者。她們會以優惠價錢為殘障者提供性服務,肯定殘障者的性需要之餘,亦樂於分享當中的服務經驗。

以下是協會在荷蘭考察拍攝的影片:

日本:性服務如醫療復康 醫護學生視為醫療實踐

日本為嚴重殘障人士提供性服務的機構分別有白手套及Noir。兩個組織均主要以異性戀男性殘障人士為對象。

白手套主張「輔助射精」的理念,亦強調提供的性服務為醫療的復康服務。他們會向風俗店宣傳教育,嚴格要求服務提供者遵守不脫衣、不接吻的規條,以避免與性有關的污名化問題。他們不認為自己是性工作者,服務提供者多是醫護學生,她們穿戴整齊,並會戴上醫用手套、為殘障者進行手淫服務。服務每次收費2800日元。

而Noir則由殘障者熊篠慶彥成立,機構主張協助殘障者自力解決性需要。機構透過義工提供輔助射精及自力更生支援等服務,如協助改裝自慰工具;同時,該團體亦設有網站提供資訊。

白手套的服務由醫護學生提供,他們強調服務的醫療化與宣傳教育。(有愛無陷-殘障與性研究工作小組提供)
Noir協助殘障人士改裝性用具。(有愛無陷-殘障與性研究工作小組提供)

台灣:倡議角色重 關注殘障者欲望與需求

台灣有手天使組織由一個殘障男同性戀者發起。手天使是免費的義工組織,為重度殘障人士提供一生中不多於3次的手淫服務。機構主張殘障者關注自身的欲望與需要,認識殘疾與性權的理念,因此,機構不主責提供性服務,會限制申請者申請次數。

同時,台灣的手天使服務沒有日本的嚴格規條,會尊重義工及服務使用者的意願,讓彼此自由發展。

北京:性教育工作坊 反思現存教育弊端

至於內地方面,普通青少年的性教育依然以壓抑性欲為主導。當中,殘疾人士青少年的性教育更是遭受忽略。有殘疾少女在主流學校的青春期課堂上,女同學都被叫去別的課室上課,她獨自被老師遺下與男同學一起上課。甚至有殘障少女在自己第一次月經時,誤以為是死亡的徵兆。

有殘障少女在自己第一次月經時,誤以為是死亡的徵兆。(陳焯煇攝)

香港:輪椅難上樓 輪椅人士指有性需求

小組成員陳志剛指香港缺乏對殘疾人士的性支援,即使想找一樓一,也因為唐樓樓梯狹窄,沒有升降機,令輪椅人士難以尋求相關服務。有在場的輪椅人士指,殘障人士容易被灌輸要有堅強意志,但他們亦需要釋放的空間,而性是自我釋放的重要途徑。他指一般人看見傷殘人士就會以為他們性無能;事實上他在居住的院舍觀察到有不少嚴重殘障及智障人士有性需要,他們會摸自己的下體,亦會有機能上的反應。因此,他希望香港能推動殘障人士的性權。

唐樓樓梯狹窄,沒有升降機,輪椅人士難以尋求一樓一服務。(余俊亮攝)
你可能感興趣